美国想要以台湾问题遏制大陆的发展,他们在台湾岛内培养了大量的代理人。生于日本,长在台湾并曾长期拥有美国国籍的萧美琴就成为了人选之一,现在的台湾政坛中盛传萧美琴将成为赖清德的副手角逐2024年的大选。萧美琴曾经参与过4次立法机构民意代表的选举,她的背后也有着庞大的政治献金体系。2016年,一共有66家企业为萧美琴提供过政治献金帮助她成功胜选。而这些金主大部分都在大陆投资设厂,他们为何还要支持民进党的萧美琴呢?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在立场上摇摆不定,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政治献金可以抵税,同时还能和政治人物攀上关系,一举两得。一些企业想打通政治关节就需要有人护航,他们有时甚至还会两面下注,确保自己的胜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萧美琴

2016年萧美琴回到了父亲长期工作的花莲县参选立法机构民意代表,她的对手是国民党王廷升。萧美琴在那一年的政治献金总收入达到了2711.6万元新台币,其中,来自于企业的献金为998.6万元,捐赠的公司一共有66家。其中排名第一的是远东集团的徐旭东。他的亚洲水泥工厂就在花莲县,他向萧美琴提供政治献金自然是希望得到萧美琴的政治援助。当时的亚洲水泥正想在花莲县开挖新矿,并且延长开矿权。徐旭东甚至还希望在森林公园内开矿,这引发了当地民众的抗议,民众向台湾行政机构投诉亚洲水泥。萧美琴在2016年战胜了国民党的王廷升,亚洲水泥的官司逐渐转向。2017年台湾行政机构正式驳回了居民的诉求。而远东集团在大陆的生意可谓是盘根错节,在大陆有30多家分公司。比如1997年亚洲水泥就在江西瑞昌设立了“江西亚东水泥有限公司”,徐旭东担任主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远东集团在大陆和香港的公司(来源:凤凰网)

萧美琴在2016年的第二号金主是裕隆集团,裕隆集团也是台湾岛内向政治人物提供政治献金的大户,每一次立法机构民意代表选举都会拿出数千万的政治献金加以资助。裕隆集团有“台湾车王”之称,创始人严庆龄在1953年成立了裕隆机器制造有限公司。1957年其与日本日产汽车达成合作,1960年裕隆公司更名为“裕隆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汽车行业。严庆龄病逝后,其妻子吴舜文、养子严凯泰、儿媳严陈莉莲先后接管裕隆集团。2009年,“纳智捷”成为了裕隆集团的自有品牌,并销至大陆。裕隆集团从上世纪末开始进入大陆市场,其先后参与了东南汽车和风神汽车(东风日产前身)等整车项目,但是其在大陆的销量却不太好。根据资料显示2020年11月,东风裕隆负债19.58亿元,走向了破产之路。

2016年萧美琴接受政治献金情况

萧美琴的第三号金主是优耐电子公司,它成立于1979年,是一家专注于铁氧体磁芯、电感线圈研发与制造的企业。其于本世纪初进入大陆,并在深圳、广西、江苏等地设立了分公司和研发实验室。这些公司进入大陆生产以后,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当地的各级部门也对于他们关怀备至,但是他们为什么还要为民进党萧美琴等人提供政治献金呢?对于大企业来说,政治和商业的交界领域仍是灰色地带,需要政治人物帮他们保驾护航,也就是大陆人比较熟悉的“政坛保护伞”。我们从2016年的萧美琴金主名单中还能够看出,有不少小企业捐助了几千到几万元不等的款项。这些钱自然是入不了萧美琴的眼,也不可能指望这些钱会走通萧美琴地关系。这些小企业之所以会提供捐款,主要还是因为根据台湾的规定,缴纳政治献金可以抵税,这对于小企业来说还是十分实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6年提供政治献金的企业清单

自从台湾进入了选举社会之后,政治就和经济有了高度的联系。台湾当局为了让选举能够运作下去,便鼓励民众和公司向政坛捐款,这可以让一些小型政治团体得以生存下去。但是如今这却变成了政治人物敛财的工具和手段。根据台湾岛内的规定:“个人捐赠政党、政治团体及拟参选人,得于申报所得税时作为当年度列举扣除额。营利事业捐赠政党、政治团体及拟参选人,得于申报所得税时,作为当年度费用或损失”。有了这样的政策推动,自然有很多人开始向政坛投入政治献金。一来可以抵税,二来还有可能和政治人物攀上关系,很多人甚至开始两边押宝。在2016年的花莲县立法机构民意代表选举中,国民党王廷升和民进党萧美琴的金主名单之中,相同的企业一共有四家,这就是典型的两边押宝。同时,官商之间的利益交换也在政治献金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0年为萧美琴提供政治献金的企业名单(前九名)

税收政策的推动就注定了政治献金的金流不会枯竭,至于能够吸收到多少的政治献金则要看政治团体在当地的影响力。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岛内都有自己的优势选区和艰困选区,在优势选区内政党的提名人可以赢得很轻松,因为他们很容易就能吸收到当地金主的支援。但是在艰困选区,情况则完全相反。这也是为什么国民党的老将费鸿泰和悍将徐巧芯争夺台北市第七选区的出线权时会打得鸡飞狗跳,因为台北市是国民党的优势地区,如果他们一旦到了艰困选区,金脉就会受到影响。花莲县是民进党的艰困选区,所以很多民进党内的同伴便扮演起了商人的角色,为萧美琴提供献金支持。2016年,萧美琴的第四大金主居磁工业就是民进党要员郑丽君和其丈夫沈学荣的企业,为萧美琴的提供了50万元新台币,算是互相帮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益鼎集团邱德成

2020年,萧美琴再度挑战花莲县的立法机构民意代表,遇上了素来有“花莲王”之称的傅崐萁,最后无法连任。萧美琴地金主之中除了原本的远东集团之外,第二名变成了益鼎集团。益鼎创投集团是岛内有名的投资公司,董事长是曾经岛内最年轻的创业投资人邱德成。而许多民进党的成员和粉丝都是这家公司的股东,其中还包括了陈水扁昔日的大金主奇美集团。蔡英文现任的办公室秘书长林佳龙就是奇美集团创始人许文龙的外甥女婿,所以益鼎集团会支持萧美琴也在情理之中。2020年的萧美琴金主中,远东集团地徐旭东已经接受了惩罚。而其余的益鼎集团、佳光企业、峰昌投资都在大陆有投资项目或是分公司,和大陆有很深的经贸往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远东集团徐旭东

台湾企业就算是为了避税也不能“吃饭砸锅”,就算是为了要争取政治人物的支援也不能没有底线。如今大陆对于萧美琴的制裁已经加重,这实际上是给萧美琴的金主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台湾岛内的大选即将到来,萧美琴如果要是作为赖清德的副手出战,那么又会遇到政治献金的问题。2024年不仅是两岸政治的考验,同时也是经济领域的考验。除了萧美琴之外还有顽固台独分子苏贞昌的女儿苏巧慧也要参与选举,根据大陆的制裁规则,台湾商人也不能向苏巧慧提供政治献金。如果这些企业继续冥顽不灵地向萧美琴等人和民进党提供资金,那么只能说是咎由自取,作法自毙。等到大陆的制裁大棒落下,这些企业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苏巧慧和苏贞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