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根据真实案例改编,部分情节来源于网络,情节有润色;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仅为配合写作效果;部分人名为化名;情感性阅读,理性看待。

清晨,周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目光落到床头的旧木梳上,那木梳已经磨得发亮,就像她日复一日重复的枯燥生活。

周梅起身,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黝黑的皮肤,粗糙的双手,还有那身洗得发白的旧衣服,无一不在提醒着她,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一个被困在田野和家务之间的女人。

然而,周梅的内心深处,却燃烧着对城市生活的渴望。她幻想着穿着时髦的衣服,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享受着都市的便利和精彩。这种渴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烈,就像一团火,在她心中熊熊燃烧。

这一切,都源于周梅的表妹王丽。王丽在城里工作,每次回乡探亲,都带着一股城里人的气息。她穿着时髦的衣服,说着新鲜的见闻,谈论着城里的生活,这一切都让周梅羡慕不已。

王丽的每一次到来,都像是一颗石子,投入周梅平静的心湖,激起阵阵涟漪。她开始留意王丽的穿着打扮,模仿她的言行举止,甚至偷偷地攒钱,购买城里流行的衣服和化妆品。

“你这是干什么?”丈夫怀世生看着周梅对着镜子涂抹着鲜艳的口红,脸上写满了不解和不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我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 周梅慌乱地解释,眼神闪烁不定。

“精神点?在田里干活需要涂脂抹粉吗?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怀世生粗声粗气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责备和失望。

周梅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口红,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和苦涩。她知道,怀世生永远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他只希望她安安分分地做一个农村妇女,相夫教子,侍奉公婆。

然而,周梅的心已经飞向了远方,她渴望摆脱这种单调乏味的生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体验城市生活的精彩。

周梅决定偷偷地去城里找王丽。她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物,趁着怀世生外出干活的时候,悄悄地离开了家。

怀世生回家后,发现周梅不见了,顿时慌了神。他四处寻找,询问邻居,但没有人知道周梅去了哪里。

怀世生的内心充满了愤怒和恐惧,他认定周梅是跟别的男人跑了,于是骑着摩托车,疯了似在村子里四处寻找。

两天后,周梅回来了。她穿着新买的衣服,脸上洋溢着笑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去哪里了?” 怀世生怒气冲冲地质问她。

“我去城里找我表妹了。” 周梅淡淡地回答,眼神中没有一丝愧疚。

“你......你竟然背着我偷偷去城里!” 怀世生气得浑身发抖,他一把抓住周梅的胳膊,大声吼道:“你是不是在城里找野男人了?”

“你胡说什么?!” 周梅用力甩开怀世生的手,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厌恶,“我去城里怎么了?难道我去城里就一定要找野男人吗?”

怀世生被周梅的反应吓住了,他愣了一下,然后更加愤怒地吼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农村妇女的样子?你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吗?”

“我打扮得漂亮一点,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凭什么管我?” 周梅毫不示弱地回击道,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反抗和不屑。

怀世生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扬起手,狠狠地打了周梅一巴掌。

“啪”的一声,周梅的脸被打偏了,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周梅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怀世生,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痛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你竟然打我?!” 周梅的声音颤抖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打你怎么了?我就是打你了!你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怀世生怒吼道,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仿佛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

周梅的心彻底凉了,她意识到,她与怀世生之间,已经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了。

她擦干眼泪,冷冷地看着怀世生,说道:“你打吧,你打死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说完,周梅转身跑出了家门,消失在夜色中。

周梅跑出家门后,漫无目的地在田野里游荡。夜晚的田野,静谧而寒冷,只有蟋蟀的鸣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