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个亚欧大陆的版图之上,哈萨克斯坦是当之无愧的“矿车国家”。

然而,对哈萨克斯坦来说,迎接矿产资源出口带来的“泼天富贵”,却没有其他沿海国家那么容易。

作为一个与海无缘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没有直接的出海口,但却阻挡不了其出口的决心。2023年前10个月,哈萨克斯坦出口的加工铀总额达24.6亿美元,占全年GDP近10%。

但目前既定的两条出海路线,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和借道俄罗斯,均容易受到外部环境影响。于是,哈萨克斯坦将目光锁定中国,意欲借道中国送铀出海。

谈及经中国转运铀产品的国际战略意义,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助理、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韦进深说道:“从国家层面来看,这一举措有着双重意义。其一是极大程度上提高了中国在国际铀矿产业链中的地位,也有利于中国企业更加顺利地在哈萨克斯坦开展能源合作;其二是在中美博弈的过程中,中国将拥有更多话语权。”

通过中国向外转运

铀,是自然界中能找到的最重元素。它不仅是核能产业的基石,更是国际能源战略中的关键要素,这一度让铀成为了全球能源市场上的“香饽饽”。

近日,据哈萨克斯坦国家通讯社消息,全球最大的天然铀生产商——哈萨克斯坦国家原子能工业公司(Kazatomprom,以下简称“哈原工”)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旗下的中国铀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正在进行磋商,意在达成一项通过中国领土提供铀转运服务的协议。

目前,协议具体条款尚未公开披露,但通过借道中国进行铀转运,无疑将使哈萨克斯坦铀资源出口通道持续拓宽。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助理、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韦进深预测,如果哈萨克斯坦的铀产品从中国过境,将以铁路运输的方式,运至连云港之后出海。

图注:哈萨克斯坦某铀矿开采现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注:哈萨克斯坦某铀矿开采现场

进一步来看,哈原工作为铀、稀有金属和核电站核燃料进出口的国家运营商,透过其业务战略方向,不难看出哈萨克斯坦加快本国铀资源出口步伐、深度融入国际能源市场的决心。

在全球核电行业复苏的背景下,许多贫铀国纷纷选择从海外进口铀。由于哈萨克斯坦目前还未建设核电站,所生产的铀全部用于出口,这也使其因铀矿出口而赚得盆满钵满。

2023年前10个月,哈萨克斯坦出口的加工铀总额达24.6亿美元,占全年GDP近10%。

一直以来,哈萨克斯坦都是全球最大的铀矿供应国。世界核能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2022年,哈萨克斯坦共开采铀矿超22万吨,以一国之力达到全球四成以上的开采量。

哈原工2023年年报显示,哈原工及其子公司向全世界9个国家的23家公司销售铀产品,其中美洲市场占比26%、亚洲市场占比45%、欧洲市场占比29%,主要出口对象为中国、俄罗斯、加拿大、法国、印度、美国等国家。

如此看来,向东借道、送铀出海,哈萨克斯坦与东亚、美洲地区的铀进口国,将会建立更加安全可靠的贸易通道。

稳定国际能源市场

如果不经过中国,哈萨克斯坦出口的所有铀产品,几乎都只能从现有的两条路出海。

根据哈原工官方报告的信息,2023年,该公司所有运往西方国家的铀产品中,有64%通过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TITR),以铁海联运的方式,经阿塞拜疆、格鲁吉亚,最终到达美国、加拿大和罗马尼亚等国家。

还有一条传统的运输线路是借道俄罗斯,先将铀产品通过铁路运至俄罗斯境内,经由圣彼得堡港口转海运,从而将货物运至美国、加拿大、法国、印度、阿根廷等国家。

上述两条线路,在哈萨克斯坦对外出口铀产品的过程中,的确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均易受到外部环境影响。

比如,通过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TITR),哈萨克斯坦可无需经过俄罗斯,跨过里海直达土耳其和欧洲,但沿途需要穿越多个国家。另外,地缘冲突、政治风险等因素,也使得哈萨克斯坦正在逐渐减少对于经俄罗斯路线的依赖性。

图注:中欧班列部分线路图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注:中欧班列部分线路图示

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哈萨克斯坦在全球铀市场中的地位愈发重要。此前,哈萨克斯坦遭遇洪灾,铀矿产业遭受重创,直接导致了国际市场铀价格大幅上涨,引发了全球市场的广泛关注。

生产端因素之外,铀产品供应通道的稳定性,同样会引发市场波动。譬如,俄乌冲突爆发后,地缘政治局势变化导致了铀供应链的不确定性增加、铀产品价格波动加剧。因此,寻求稳定的铀运输通道,就成了贸易双方共同面临的重要话题。

对此,韦进深表示:“以向美国出口铀产品为例,如果走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从运输时效和便利性上来看,远不如直接穿越中国、通过太平洋航线的运输效率。”

如若着眼于全球视野,过境中国的转运方式也将是维系全球能源市场正常秩序的一剂良药。

正如韦进深所说,随着转运线路开通并常态化运行,哈萨克斯坦更多的铀产品出口至国际市场,作为能源输出大国,其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将得到提升,会更有利于国际能源市场稳定。

利好多个行业领域

与两个国家直接开展跨境贸易不同的是,过境转运往往会涉及第三国(甚至更多国家)参与到贸易中。

对于过境国来说,这不仅为进口国与出口国架起了贸易桥梁,同时也带动了其国内相关产业的配套与发展。

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为例,自2013年起,双方就开始共同筹备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多年来,该基地的建设和运营,不仅放大了港口城市发展优势,还推动了连云港在民用核能、清洁能源、高新技术和现代农业等领域的产业集聚。

相比以往哈萨克斯坦过境中国出口的矿产、小麦等商品,铀产品在特定领域将具有更强的产业带动效应。

韦进深坦言:“由于铀本身具有放射性,产品运输和储存都具有更高的技术门槛,如果从中国转运,这就需要沿线城市做好技术与产业配套。”

图注:哈萨克谢米兹拜伊铀矿现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注:哈萨克谢米兹拜伊铀矿现场

毋庸置疑的是,核能发电的关键原料——铀,作为过境运输的标的产品,有望带动所经节点城市诸多产业,可以借此契机布局核能发电与燃料、特种材料储存与检测、应急响应与环境监测、运输安全与监管甚至国际贸易与法律服务等行业领域。

谈及经中国转运铀产品的国际战略意义,韦进深说道:“从国家层面来看,这一举措有着双重意义。其一是极大程度上提高了中国在国际铀矿产业链中的地位,也有利于中国企业更加顺利地在哈萨克斯坦开展能源合作;其二是在中美博弈的过程中,中国将拥有更多话语权。”

值得一提的是,自2006年起,中广核集团与哈原工开展了多项合作,涵盖铀资源开发、天然铀贸易、核燃料芯块加工等方面。据哈通社早前消息,哈萨克斯坦计划建设首座核电站,并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作为备选合作方之一。

目前,哈萨克斯坦与周边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正在加强合作,共同建设交通基础设施、提高区域互联互通水平,诸多举措有力助推该国矿产资源,更加便捷迅速地进入国际市场。

对于中国“一带一路”沿线的主要节点城市,如乌鲁木齐、西安、连云港等,也将带来更多的经济机会。

(图片来源:哈萨克斯坦能源部官网、国家发改委、中国广核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