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清心”发布《雨夜思绪》的时候,我所在的城市也正下着倾盆大雨。倾盆大雨下的一间套房里,我正进行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电话突然响了,是清心,让我去看看她新发的这篇文章。于是,我便从“战局”中退出来。

和清心一样,我们从小到大,一定也曾有过很多次的雨夜思绪。夜雨款款地剥夺了我们的活力,所以夜雨中的思绪又特别敏感和畏怯。在余秋雨的笔下,这种畏怯又与某种安全感拌和在一起,凝聚成对小天地一脉温情的自享和企盼。

在夜雨中与家人围炉闲谈,几乎都不会拌嘴;在夜雨中专心攻读,身心会超常地熨帖;在夜雨中思念友人,会思念到立即寻笔写信;在夜雨中挑灯作文,文字也会变得滋润蕴藉;在夜雨中用手划玻璃窗,划着划着,就会划出了思念中的名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这个雨夜,清心和我都似乎被剥夺了或诗意或温情的片段。我耳听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正凝神与命运做再一次的对视;清心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点,心头浮现出了多少前尘往事、亲人温情。

清心在这篇文章叙述的所有让人心痛的往事,我此前就已从清心的其他文章里知晓。人世间最让人绝望的,莫过于在刹那间得知自己或者亲人患了绝症。我很能理解,清心在听得到父亲、哥哥和自己这些接二连三的晴天霹雳所表现出的无奈、心痛和绝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我更愿意相信,即便心里充满悲伤,清心已以坚强克服了;即便眼中奔涌泪水,清心已用微笑掩盖了。清心在用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一种感恩戴德的情怀对过往的人和事做了某种诠释,这篇《雨夜思绪》就是很好的例证。

清心文章下面的评论里说生命是一个过程,进一步说,生命其实是一种历练。生命存在的方式,在我的解释里,按纵的看,便是历史,按横的看,便是人生。

生命无论长短,既然还存在着,就应该继续享受生命存在的快乐和痛苦。这是任何人和任何势力都不能剥夺的。我们无法左右他人和病魔是否在对我们的生命构成某种威胁,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如既往地微笑地站立着。

清心在文章里也有同样的意思,想离开的我们其实并不是最绝望的,最绝望的是最爱我们的人,因为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离开,却无能为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虽然比清心小8岁,但自认在人生阅历上,应该比清心大几岁。

叔本华多次阐述过,人生其实就是在爬山,爬过了山顶,就要走下坡路。可在我看,这里应该涉及到一个原路返回还是翻过山头的问题。

我相信,答案已经在清心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