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长江下游左岸一级支流滁河南京浦口段出现大量死鱼烂虾。

当地村民虽然仍在打捞,但水体的恶臭味,尚未完全散去。

到底什么原因导致河上漂死鱼烂虾呢?

央视记者就去调查去袅。

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吓一跳。

当地政府与官员,居然比死鱼烂虾还摆死摆烂。

记者采访了滁州市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局长窦平。

窦平的意思,初步分析判断,滁河水质异常主要与企业失火导致仓储的物料泄漏排入水体有关,也结合着小龙虾的养殖尾水、集中的退水综合形成,还有一些天气的原因,比如高温、雨情等。

记者说,老百姓们非常担心流入滁河的污水具有毒性,也期待生态环境部门的水质检测结果能够给出专业答复。

没想到窦平的回复是:这方面我也没看到哪个法律法规要求必须做毒性分析。

记者:于是你们没有做?

窦平:确实没做。

记者:那么水进入到河里,是不是有毒的,咱们环保部门也不知道?

窦平:对消防的水,我认为没有必要做。喝茅台也能喝死人。喝死人以后,需要对茅台做毒性分析吗?我认为没有必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话说的,多实在,一跌一个坑儿。

于是有读者说,这人是喝茅台喝多了么?

附议一下:这要不是酒精中毒都打不出这比方。

生态环境分局,就是负责生态环境的,水质有毒,虽然不是直接饮用,但它确实属于生态。结果你给抡上茅台了。

再看第二个官员。

下面的管理处管理所,层层上报,上报到全椒县水利局党组成员杨俊这里,说水体异常,水体发黑。

结果杨俊给记者说的是:他们问我水有点发黑是什么原因。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只能凭我的经验说,可能最近5月正好虾田换水,加上前几天襄河下游水位比较低,又是航道,船在里面搅。往年也有这种情况,应该没有其他情况,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晕死人不偿命。

下面人报告水体有异,你不派人再去检查,结果你凭经验,就在办公室有奖竞猜了。

用你的说法,凭经验。没问题。

于是这事就没人管了。

没人管也就罢了,没想到杨俊这么实在,他是不是把央视记者当神父,他这是临终忏悔,需要实打实的汇报了?总之他给记者加了一句:还一个,我说真话,我还两个月就退休啦。我也不该过多地问这些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次晕死人不偿命。

人家还有两个月就退休了。所以,退休前两月的事儿,咱就不该过问。

难道是怕其他官员说咱恋栈贪权。可问题你明明还占着茅台——不,你还站着茅坑呢。

咱也打个比方吧,一个士兵上了前线,坚决不打仗,人问他为什么不打仗,他的回答是:还有两个月俺就要退役了,所以,俺就观战,你们打吧。

同理,一个教师呢,还有两个月就要退休了,就不上讲台,不工作了。

再看第三个官员。

有老百姓,打过滁州12345,投诉河水问题,得到的回复是:

您反映的全椒县襄河镇老观陈村襄河水质发黑发臭问题,12345热线高度重视,立即交办并督促承办单位认真办理,全椒县政府反馈:环保局工作人员至现场查看,近期小龙虾养殖正集中向襄河退水,加之长时间高温无降雨,造成襄河部分河段水质下降,存在部分发黑发臭现象,导致鱼虾死亡,未发现企业工厂之类的污染源,您反映情况属实,承办人为杨仁义。

于是记者就找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办公室主任杨仁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咋承办的?

结果他回的是:他完全没有接到过热线转交的群众投诉。

那到底是谁回复的,杨仁义说不清楚。

记者:那证明滁州12345的回复是假的?

杨仁义:可能是因为政府12345平台,都在政府这边。应该是统一回复的,这我还不是太清楚。

这就是记者采访官员的结果。

我知道现在的官场生态是摆烂。

但我不知道严重到这状态了。

终于知道尸位素餐是什么意思了。

官场污染与河水污染一个生态。

记者还不如采访死鱼烂虾胡鳖呢。

喂,兄弟们,醒醒,你们这是咋了?

死鱼说:兄弟,我马上退休,别问我。

烂虾说:兄弟,你问我我问谁?我都不知道我是谁。

胡鳖说:兄弟,茅台大大地好喝,大大地无毒的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