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武汉大学出了一个选调生。

顾姓女。

一顾倾人城,二顾选调生的,那个顾。

在网上发一篇非常二逼的文章:《山花寻海树,不如就春风》。

二逼劲儿不弱于常艳同学的《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都文艺范儿,都卖了自己卖导师,捎带着卖自己所在的学校。

当然也有不同。

就是常艳睡了自己导师。

而这个顾姓女,她的导师也是女的。但看顾姓女的文章,与导师算是一类货。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师门。

先说顾姓女吧。

武大2023年的选调生。

选调生什么意思?

是各省党委组织部门有计划地从高等院校选调品学兼优的应届大学本科及其以上毕业生到基层工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和县级以上党政机关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的群体。

这里的品学兼优又是什么意思呢?

根据中组部有关政策规定,主要是全日制普通高校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优秀应届毕业生,要求是党员(预备党员)、一定身份的学生干部、应届毕业生,校级以上奖励等。

除了以上硬件要求,还有软件: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人民,适应基层艰苦环境,等。

武大这个顾姓女,你觉得她符合哪条呢?

怎么混进选调生队伍的呢?

如果她是党员(或预备党员),建议组织重新考虑她的合格性。

选调生是公务员,也建议组织考虑,她是否还有进入这个门槛的合格性。

不管是在嘉峪关,还是在迷人眼的繁华地。

女生超级自恋。

会唱昆曲,还知道游园惊梦。

户籍兰州,大学武大。

虽然没有搂着琵琶,但感叹自己旗袍倒是常在身。

关键还是美人——虽然是自封的。

顾美人。

如此条件,怎能委屈自己?

繁花地不要自己也罢,落难公主,再不济也得落难到省会兰州吧。

结果组织不会怜香惜玉,愣是把要公主绑架到了鸟不拉屎的地级市嘉峪关。

女生哭得梨花带雨。

说:我并没有地域歧视的意思,但是实在也是不想愧对武大对我的培养,不想愧对导师对我的培养……我不能对不起自己。

笑死人吧。

这架绑的。

去嘉峪关做公务员,就对不起武大,对不起导师。

请问武大与武大导师,你们平时如何教育学生的?

女生扯大旗拉虎皮半天,最后落脚不还是:我不能对不起自己。

这才是真心话。

你说在网上公开这样出卖自己也罢,还连学校带导师,一起出卖。

家人觉得公务员大如天,劝她选择嘉峪关,还说找个男人在当地嫁了也挺好。在她笔下,导师是这样劝她的:

不要去。

你家是省会的,又在武汉接受高等教育,你怎么甘心去那边偏远落后地区。

那边能有什么好的男人能配得上我的学生,你嫁过去我都不同意,什么当地成家,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不允许我的学生当野妇。

这是什么二逼导师呀。

学生嘴上说着不地域歧视,但已经不是一般的地域歧视。

结果二逼导师比学生还不堪。

学生去嘉峪关上了几天班,都想到了王昭君,想到了固伦公主——虽然不知道她说的固伦公主是哪个,但从与王昭君并列,那肯定是政治和亲,下嫁边疆的皇家公主了。

就差没点文成公主的大名了。

武大这学生的脸得有多大。

比别人的屁股还大。

自比王昭君可以,毕竟就一个宫女。

这上了一下武大,就自比皇家公主了。

去嘉峪关当了一下选调生,天哪,文成公主与王昭君这种野妇不得出来撕你们的嘴。

文成公主嫁松赞干布。

不得不承认,松赞干布这汉译名太妙。

掐二字,送给这位武大公主:公主干布。

这嘉峪关绝对不能去,打死也不能去。

但公主最后还是委屈了自己。

嘉峪关那边,政审的来了,来到了学校。二逼妞的导师,比二逼妞还二逼,直接闯进去,要第一个和那边的组织谈话——你就把这导师,想像为妓院老鸨吧:俺家姑娘金枝玉叶,可是没吃过山野之苦的,到你们那穷逼旮旯,不是给你们干活的,你们一定要小心伺候了。

当然她原话不是这样说的。

我们现在换成她原话:

你们不会让我的学生一天到晚端茶倒水打扫卫生吧,我学生也有文人风骨,有学术骄傲,一天到晚干这种工作的话那我觉得还是算了。

笑死吧。还文人风骨,还学术骄傲。

也不知道组织咋考虑的。居然政审过关。

一对二逼,貌似不知道选调生是干嘛的。

当然更不知道公务员是干嘛的。

真是一对国家重器。

用女生的话:她不愿意我受委屈受气,她还是明白武大学生的骄傲和自由。

恩,确实骄傲自由。

王昭君出塞后,又还塞了。

固伦公主下嫁后,又上归了。

你们放心吧。

公主已经结束了,在嘉峪关的日子。

公主2023年6月上岗, 2024年4月就申请取消录用资格,组织也已批准。

亲生了。

春风不度嘉峪关,

选调沙深锁二逼。

在嘉峪关工作,让顾大美女觉得自己像妓女,出卖自由和灵魂。

现在,她自由了吧。

重回高贵的繁花公主。

但灵魂呢?

吓得武大都出来表示遗憾了。

俺优秀的选调生多的是,可不只这一个,别让这一个苍蝇,坏了俺全锅的好汤。

是咧是咧,武大要不要处理一下那个导师呢?

在人民群众眼里,这种导师,也严重地,不合格。

让导师也自由一下吧。

还有导师的灵魂。

不知道被自己的学生吓飞了没。

一对二逼,两套语言系统不会切换也罢,关键是在自己的一套语言系统里都做不到自洽。露头不顾腚的,是为二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