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7日,农历腊月二十六。

在外地打工的老庞夫妇打回老家,河南南阳邓州。

读大学二年级的闺女已经先回。

夫妻俩发现,平时消瘦的女儿胖了不少,干家务时还有些气喘。

闺女告诉母亲,肚子有些疼,没有其他不适症状。

老俩口带女儿就近去了邓州市人民医院就诊。

邓州市人民医院给姑娘的诊断是:颜面浮肿,双下肢重度水肿。结论是:肾病综合征、胸腔积液、心包积液、肺炎、贫血。

姑娘入住了肾内科。

第四天,2月11日晚,也就是大年初二,闺女呼吸困难昏迷不醒,肾内科邀请其他科室医生进行会诊。

一顿操作猛如虎。

医生建议给予呋塞米静脉注射、多索茶碱+甲强龙静脉点滴对症治疗,并进行气管插管和呼吸机治疗,无效。

邓州市人民医院没辙了,2月12日凌晨五时,患者转院至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过程中,发现不对头。

姑娘这肚子大的,与孕晚期相仿,但家属否认怀孕。

幸亏医生没信家属的邪。

给姑娘采取床旁彩超,天灵灵,地灵灵,她姥姥的,这姑娘确实是怀孕。孕31周+。且胎死宫内。

我们不知道这胎儿啥时候死在宫内的。

是在邓州医院就医之后,还是在邓州医院就医之前?

这个很关键。

对邓州医院来讲。

而对患者一家来讲,如果正确应对,是不是大过年的,就喜提外孙,喜当姥爷姥姥了?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单子显示,患者庞冯茹,职业农民,年龄23岁。

不说的是大二学生么?怎么变成农民了?

还有年龄,农村是用虚岁,但再虚也虚不到23岁。正常年龄不应是20岁么?

当然,更正确的应对是——这个大二女生,怀孕七八个月,她自己咋就不知道呀?

别说例假不来了,别说肚子鼓了,别说孕期恶心呕吐了,只说胎儿在腹里,从四个月左右,就开始胎动。前期感觉不明显,但随着胎儿的长大,它在里面各种运动,转头、转身、张口、挠脸、打嗝、哈欠、吞咽、踢腿……31周的时候,胎儿12个小时胎动20次,孕妇起、卧、翻身都开始困难,呼吸当然也有困难,而且很多孕妈的乳房开始分泌初乳,甚至直接流出初乳。

我的意思是说,女生得有多傻,才怀孕七八个月,自己都不知道?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估计也懵,告诉家长,怀疑是怀孕,他们还不承认。你彩超了,他们没法否认了。但是迟了。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也对付不了了。你们转院吧。得赶紧把肚里的死胎提取出来。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这顿操作更猛。他们凌晨五点接诊,上午11时,就把患者转至南阳市中心医院急危重症孕产妇救治中心了。

立即安排进行剖宫取胎手术。

术后姑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19日上午出现消化道出血、休克。

20日上午心脏骤停,抢救无效,宣告临床死亡。

后两家医院无责,家属就只能逮着第一家医院邓州人院薅了。

俺们闺女是怀孕了,是隐瞒了怀孕的实情,但难道医院检查不出来吗?这话问的掷地有声。

再说你们就不是中医院。中医院才望闻问切。中医院才是患者自我诊病。你们是西医,俺说俺头疼,你们也得诊断一下是不是俺脚上生疮导致的。

记者说,他看见了邓州人院医患双方签署的《糖皮质激素应用知情通知书》,上面显示,由于病情需要,需要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但激素存在许多不良反应,包括流产

这就让人胆颤了。

胎儿胎死腹中,难道是在邓州医院用药所致?

胎儿姥爷申请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但邓州市人民医院没有提交鉴定材料,致鉴定中止。

胎儿姥爷说我们想走法律程序,但医院不配合我们也走不了。

咋走不了呢?

你走了法律程序,法院就会出面主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医院的责任且等鉴定,只说女生本人,她得有多愚昧。而家长呢,看见闺女肚子大了,先想到了水肿?

在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他们能否认怀孕。那在邓州市人民医院,他们能承认么?

打死也不能承认。

要不是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把彩超打在脸上,估计他们还得坚持,俺好人家的闺女,没结婚,才大二,咋可能怀孕。是吧。

关键是这个闺女更有种,致死也不说。

其实我很纳闷,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不管哪种不知,都愚昧得让人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