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下旬,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再次踏入新加坡,距离他在此担任外交官已过去40年有余。这也是其2019年上任以来首次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

在访问中,托卡耶夫提到,已计划在哈萨克斯坦建设一座全新的大都市——面积接近1000平方公里的阿拉套经济特区,一个“中亚的新加坡”,距离前首都阿拉木图市以北40多公里。

听起来让人颇感惊讶,但其实,无论是前总统还是现总统,哈萨克斯坦的领导人从不掩饰自己对新加坡的欣赏。

托卡耶夫在《光与影》一书中,就评价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是自信、强硬、目标坚定的政治家。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哈萨克斯坦就开始借鉴新加坡经验。

如今,这座新城——“中亚的新加坡”项目总规划正是由新加坡盛裕集团公司制定,而后者隶属于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公司(Temasek Holdings)。

只不过在哈萨克斯坦经济疲软的当下,这座人口、产业规划比肩首都阿斯塔纳的新城,能否如期推进,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新加坡模式在哈复制

短短几十年里,新加坡就成长为世界瞩目的花园城市,其发展模式成为许多国家政治、经济改革的模板。

在不足800平方公里、比西咸新区面积还小的土地上,新加坡完成了工业化的起步与进阶式发展。此后投资建设海外园区,成为新加坡的另一种战略,中新苏州工业园、中新天津生态城、无锡新加坡工业园均属此列。

其中,苏州工业园的批准时间最早,也最受关注。这是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间的首个合作项目,于199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面积达到278平方公里,其中中新合作区80平方公里。

2006年,托卡耶夫就曾访问过这里,他惊叹于“这里发展成了一个强大的工业中心,拥有制造从波音配件到洗发香波各种工业品的能力”。

无锡新加坡工业园与苏州工业园时间相近,但面积只有3.5平方公里。即使这样,在三十年间,该园区也累计引进各类投资超150亿美元,完成进出口总额近2000亿美元。类似的成果,也为新加坡持续在海外合作建设产业园打下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哈新关系不断发展的当下,在哈建城似乎也合情合理。

但不太一样的是,这座被托卡耶夫称为“中亚的新加坡”的城市,面积是常规工业园区的数倍,比新加坡国土面积还大,几乎相当于再建一个首都阿斯塔纳。此外,新加坡盛裕集团为何能拿下此大单,也得益于哈新关系的不断升温。

去年5月,中国-中亚峰会之后,时任新加坡总统哈莉玛·雅各布就赴中亚访问,并将哈萨克斯坦设为第一站。这也成为双方建交30年以来,新加坡总统首次出访哈萨克斯坦。

据媒体报道,托卡耶夫曾说:“新加坡在哈萨克斯坦经济领域的投资额超过了14亿美元。即便有着经济上的困难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去年(2022年)两国双边经贸额仍达到了20亿美元。”

今年5月22日,托卡耶夫又应邀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期间签署五项谅解备忘录和一项协定,将在经济、高等教育、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安全等领域加深合作。这些文件与此前新加坡总统访哈时签订的各项协议,一同构建了哈新合作的贸易框架。

访问期间,托卡耶夫直言不讳地说:“哈萨克斯坦渴望成为像新加坡一样值得信赖的商业、金融、人才和创新中心。”

再造一个“首都”?

被托卡耶夫称为“中亚的新加坡”的城市前身,是规划于2007年的阿拉木图卫星城——G4city,后来几经推迟,在2024年初,托卡耶夫签署了建设阿拉套市的法令,面积也由此前的3万公顷扩展至8.8万公顷。

与此同时,整个阿拉套市+科纳耶夫市的部分领土被划为经济特区,总面积达到9.65万公顷,即965平方公里,相当于1.33个新加坡。

阿拉套经济特区位于阿拉木图-科纳耶夫高速公路沿线。这条公路是西欧-中国西部国际走廊、中亚区域经济合作组织(CAREC)、南北走廊的锚点,并受益于丝绸之路战略。

特区由4个现代主题区组成:商业金融中心;教育医疗中心;创新工业、贸易和物流区;文化旅游和休闲中心。

其中,商业金融中心又被称为Gate District,将为企业经营提供特别条件,例如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土地税和财产税的零税率。签证程序也会持续简化,经合组织成员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马来西亚、摩纳哥和新加坡的公民可享受长达30天的免签政策。

对于该区域的发展,哈萨克斯坦预计在2030年人口达到19.56万人、就业人数7.28万人。到2040年,哈萨克斯坦的金融要素将完全转移到这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外,创新工业、贸易和物流区也是一大重点,该区域被称为Growing District。这里靠近哈萨克斯坦边界,地理位置优越,是发展工业的不二选择。在哈萨克斯坦的规划中,未来,这里将会建设有一个国际机场、一个陆港,成为中亚的主要物流枢纽。

托卡耶夫也提到,要建设一座新加坡风格的全新综合大都市,成为符合全球标准的领先国际商业中心。正值国家改革之际,大规模的新城建设必然伴随无数的商业需求,托卡耶夫在访问期间呼吁新加坡企业积极参与到这一项目来。

在此次访问中,哈新两国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在物流方面,哈萨克斯坦邮政与新加坡邮政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哈国铁快运公司与新加坡港务集团子公司Global DTC启动数字走廊。

哈新之间的联系确实也变得越发紧密。据联合早报消息,截至2023年底,到哈萨克斯坦发展的新加坡公司约30家,业务主要集中在教育、贸易和互联互通、食品安全、旅游、城市规划和咨询,以及科技和数码领域。另有180家哈萨克斯坦公司在新加坡注册。

新城建设挑战颇多

上世纪70年代,托卡耶夫曾作为苏联外交官在新加坡驻外。在会见新加坡总理黄循财时,托卡耶夫说:“我仍然记得这条街的名字——纳西姆路51号”。

他还感慨道:“通过在新加坡生活的那段岁月,我学会了坚持与创新。这些品质也影响了我在当前动荡的世界中对哈萨克斯坦未来的看法。”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助理、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韦进深说,其实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哈萨克斯坦就对新加坡模式非常推崇,试图学习新加坡来推动哈萨克斯坦的发展,学习新加坡经验是哈萨克斯坦一以贯之的行为。

尽管如此,在建设这座“中亚的新加坡”的过程中,还是充满了各种挑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哈萨克斯坦工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称,2008年至2019年,还未变为阿拉套经济特区的G4 city项目已经总共拨款了369亿美元。但当2019年10月,TengriNews记者前往当地调查时,这里还是略显荒芜的模样,施工场地只有零星的工人在干活。

在Gate District的相关文章下,民众写下疑惑,“我不知道为什么需要它,最好还是开发现有的新城”。

此外,在官方计划中,阿拉套经济特区将会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到2050年人口超过200万。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4年3月,整个哈萨克斯坦的人口也只有2003万人。而根据北京外办2023年初的消息,阿斯塔纳的人口也仅有150万人。

也就是说,这座号称“中亚新加坡”的新城体量,不管是从人口、产业规划上来说,都是比肩首都阿斯塔纳的。

韦进深也指出,从2014年开始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发展一直比较疲软,在近几年,招商引资和扩大出口就成为哈萨克斯坦发展经济的两大措施,也拉近了新加坡和哈萨克斯坦的往来。

接下来,新加坡模式能否成功复刻,它如何参与哈萨克斯坦阿拉套经济特区的建设,如何在跨里海国际走廊与哈萨克斯坦协同发展,镐媒体·《中亚观察》还将持续关注。

(图片来源:苏州工业园区官网、阿拉套经济特区官网、哈萨克斯坦总统官网、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