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北青网报道,五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落下帷幕。随着选举结果的出炉,欧洲政坛遭遇了议会解散、内阁辞职等一系列“震荡”,这给欧洲未来的政治走向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令不少欧洲民众感到担忧。作为欧盟“轴心”之一的法国,其执政党复兴党在此次选举中明显失利,得票率不及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的一半,总统马克龙随即“面色凝重”地宣布解散国民议会提前选举。欧洲知名智库欧洲政策中心首席执行官法比安·祖莱格认为,马克龙此举着眼于2027年的总统选举,但结果难料。

据悉,欧洲议会的党团就是各个国家政党组成的联盟。比如说欧洲议会现在第一大党团是欧洲人民党党团,它就是由德国基民盟,法国共和党,西班牙人民党,罗马尼亚国家自由党等等十几个国家的政党组成的联盟。马克龙所在的法国复兴党,它在欧洲议会里面也是隶属于党团的,隶属于欧洲议会的第三大党团:复兴欧洲。同属于复兴欧洲党团的还有德国自民党,西班牙公民党等等。这次异军突起的右翼和极右翼,也有自己的党团,比如:认同与民主党团。

欧洲议会基本常识,包括四个方面:(1)欧洲议会,是欧盟三大机构(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之一,每五年举行一次。(2)第十届欧洲议会,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举行,选举720名议员;各国当选议员,根据各自主张,归入相应的跨国党团。(3)欧洲议会产生后,当即投票表决选出,新一任欧盟主席。(4)议会各政党政治主张,大体分三派:左翼,倾向于民主社会主义;右翼,倾向于维持现行社会制度;极右翼,倾向于极端威权主义,曾用于描述法西斯主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EPP)卫冕第一大党团地位,共获得189名席位,增加了13席,这对该阵营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来说是个好消息,利于她的连任;中左翼的“社会与民主党”(S&D)以135席继续保持第二大党团地位,但失去4席;亲商团体“复兴党”获得 83席,减少19个。绿党议席则从71席大幅缩减至52席。两大极右翼党团则双双增加席位。“欧洲保守派和改革派”党团(ECR)增加3席,取得72席。“身份认同与民主”党团(ID)增加了9席,获得58席。

上个月月底,马克龙作为24年来首次前往德国出访的法国总统,在与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完成会晤之后,公开发表了一番令人颇有些震惊的言论。马克龙和施泰因迈尔一同参加了在柏林举行的“民主节”活动,以庆祝德国宪法颁布75周年活动。活动过后,马克龙当着面前的一众采访镜头直言:“我认为我们的欧洲正在经历一个事关生死存亡的时刻,因为我真的相信我们的欧洲会消亡。”这番话语顿时让在场许多人吃了一惊。

欧洲正在经历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乌克兰冲突已成为有效的催化剂,但并非风暴进程的起因。至少15年来,欧盟一直处于持续的危机管理过程中——从债务和货币问题到当前的军事政治对抗。公正地说,欧盟的架构尽管极其复杂,但却相当稳定。然而,局势也变得越来越紧张。乌克兰冲突激烈阶段的开始是一个更大的冲击,因为它牵涉安全、社会、经济、移民问题和政治一致等方方面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表明,欧洲一体化进程,无法在带来欧盟整体利益的同时,给普通民众以正向的激励,从而形成良性循环,让一体化朝前发展。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选择快刀斩乱麻,通过解散议会重新选举希望在短期内再次确认民意,这样的做法相当冒险。尽管欧洲议会和法国国民议会选举方式不同,但玛丽·勒庞领导的法国极右翼势力获得加强的趋势是明确的,马克龙很难在短期内扭转这一局面。因为如前分析,极右翼的加强,它是有现实因素支撑的。

有分析认为,保守主义会带来几个变化和加深。1.加深的是世界贸易战,对中国的经济遏制纵深加大。2.俄乌冲突接近终点。西方保守派是否反感俄罗斯未知,但拒绝投入巨大成本支持乌克兰,以符合民意基础。3.欧美支持以色列,打击伊朗。4.新能源产业将会遭遇迟滞,但不会停止。5.各国加速让制造业回归本土,而非再全球化,也就是 向越南印度转移的全球贸易重构会被迟滞。6.尽管保守派会更加反对中国经济,但是台海如果发生冲突,美国保守派会拒绝参战。因为不符合孤立主义原则。

马克龙领导的复兴党在2022年大选中虽然在国民议会的议席领先其他党派,但未能达到绝对多数,这使得执政党的改革计划在国民议会一直受到来自反对派的巨大阻力。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执政党的低支持率,更暴露了执政党在选民中的“信任危机”。马克龙解散国民议会的决定多少有些出人意料,有法国舆论将其称作“危险赌博”,称他冒着风险将明天的权力交托给他曾承诺阻止其发展的政党,这一史无前例的决定使国家跃入未知世界,带来的后果将无法估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散国民议会是一场危险的赌博。当行政部门认为一个过于多样化的议会不再可能执政时,或者当议会不再被认为代表公众时,就会使用它。解散将重新塑造议会和政府,因为任命总理是众议院的多数团体权利。如果总统的党派在议会中不占有多数,那么就造成了总统与议会中占多数的党派共同执政。总统实际权力将大受限制。这是总统第六次解散议会。戴高乐在1962年和1968年两次解散了议会下院。密特朗还在1981年和1988年两次启动了宪法第12条。

近日,法国以“运输到法国会产生碳排放”的理由,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取消。随后,美国总统拜登在6月对法国进行访问,期间与马克龙进行会谈。在拜登提出所谓“中国产能过剩”论时,马克龙当场认同,声称西方要进行协调,对这一情况采取行动。显然,马克龙已经对华“翻脸”,要联美“遏华”了。

近期,中国商务部部长在葡萄牙里斯本主持召开葡萄牙中资企业圆桌会圆桌会上,有些企业代表反映,近期欧盟以所谓“公平竞争”为由,持续打压中资企业。部长表示,有关国家对中国“不公平竞争”的指责完全站不住脚。公平竞争是世界各国的共识和国际交往的基石,不能任由少数国家来定义。部长指出,真正的公平竞争,应当是自己努力跑得更快,而非想方设法绊倒别人;应当是开放合作、平等互利,而非封闭排他、拉帮结派;应当是遵守已形成国际共识的规则,而非随意破坏和篡改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