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网报道,今年1月,沙特、埃及、阿联酋、伊朗和埃塞俄比亚成为金砖国家正式成员,金砖机制发展迎来里程碑,而“金砖”大家庭的扩员仍处于“进行时”,目前有意愿或正式提出加入金砖机制的国家达数十个之多。土耳其外长费丹6月访华时表示,土耳其希望加入金砖国家;5月底泰国政府批准了申请加入金砖机制的意向书草案。外界对这两国的“北约成员国”及“东盟国家”身份抱以极大兴趣,释放出“大金砖合作”独特的包容性信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此前宣布,应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王毅邀请,土耳其外长费丹于6月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费丹表示,“当然,我们希望成为金砖国家成员。我们将关注今年在这方面的进展情况”。费丹提到,尽管土耳其与欧盟建立了关税同盟,但土方也在积极探索与多个伙伴在不同国际平台上合作的机会,其中包括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他表示,金砖国家可以为土耳其提供欧盟之外的“良好替代选择”,以提振其经济前景。

土耳其政府去年就希望能加入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当时埃尔多安在乌兹别克斯坦宣称,土方“当然”愿意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并为多国的发展问题出一份力。该表态迅速引起西方媒体舆论热议,因为他们是北约成员国的身份非常特殊,所以对于埃尔多安的加入引起舆论热议;西方媒体认为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土耳其似乎越来越倾向于和中俄走到一起。美媒认为土耳其频频释放出想加入上合组织、北约的信号,根本上还是他们对于欧盟的不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身为北约一份子,土耳其本该是西方阵营的坚定盟友。然而,金砖国家的队伍里,满满的新兴非西方势力,他们携手并肩,对传统的G7秩序发起了挑战,甚至在多个领域,让西方的老规矩显得摇摇欲坠。现在,金砖不仅GDP总量超越了G7,而且还在讨论如何进一步减少对西方的依赖,特别是在西方对俄罗斯发起全方位制裁的背景下,打造属于金砖国家的结算体系,已经被提上了议程。土耳其这番“表白”,美国可不敢等闲视之。

而就在费丹在华表态的翌日,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就回应称“欢迎土耳其希望加入金砖”,并指出该议程会出现在下一次金砖国家峰会上。不过佩斯科夫也强调,“很难满足全部有意向加入的国家”。目前土耳其是北约的正式成员国,在军事层面是名副其实的“西方国家”,然而在经济层面,欧洲始终将土耳其拦在门外,导致后者数十年申请加入欧盟无果,因此在去年9月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扬言放弃申请加入欧盟。

土耳其对欧盟的长期不满是一个重要因素。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土耳其就一直在努力加入欧盟,但始终未能如愿。尽管土耳其在政治、经济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就,但欧盟却以种种理由推迟了土耳其的入盟进程。这种长期的不公平待遇让土耳其政府感到失望和愤怒,他们开始寻求其他的合作机会。金砖国家的吸引力也是不容忽视的。近年来,金砖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日益提升,其合作机制和发展模式也备受瞩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罗斯对于土耳其加入金砖的态度,可谓是一副"明牌暗游"的打法。表面上,对土耳其加入的意愿竖起了一面"欢迎旗帜",并承诺将在下次金砖峰会上讨论这一议题。但是从俄罗斯的反应中感觉到一股不对劲儿的意思。俄方的发言人佩斯科夫直白地指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正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欢迎,但不太可能满足全部有意加入的国家"。这番话细品一番,就能感觉到里面不一样的意思,仿佛是在提醒他们加入金砖并非易事。

对于俄罗斯来说,土耳其是其实施上百年的“南向”战略中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两国在苏联解体后已经没有陆地边界直接接壤,但是通过黑海相连,这里有着俄罗斯梦寐以求的不冻港,而土耳其把守着俄罗斯黑海港口出入地中海的咽喉要道。此外,由于土耳其拥有北约成员国的身份,俄罗斯同土耳其搞好关系,就能够在北约内部打下一个“楔子”。要知道几年前土耳其还因为采购了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而被美国踢出了F-35战斗机项目的合作国队列。

金砖国家的概念自2001年由美国高盛公司的奥尼尔提出以来,经过2008年的经济大萧条后不断发展,在2024年更是迎来了扩员高峰。可见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在经贸、金融、科技、文化等多个领域的合作成效是有目共睹的,对于东南亚国家和亚太国家的影响力是有目共睹的,甚至对于全球范围内的发展中国家是有较大吸引力的。这就和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游戏规则有所不同,更利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也就是“第三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事实的角度上来说,土耳其外长的这一系列表态非常值得令人关注,因为土耳其身为一个北约成员国,却公开反对“阵营对抗”,反对遏制打压中国的路线,这几乎是在和美国政府唱反调,给美国总统拜登拉血压。不过这也不难理解,在埃尔多安上台之后,土耳其的外交路线开始呈现出了多元化的属性。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土耳其逐渐意识到,即使成功加入了北约,土耳其依旧是一个受到歧视的“编外国家”。

土耳其申请加入金砖的最大动力恐怕是欧盟不肯接纳它,于是便寻求起了欧盟的“替代品”。土耳其从1987年开始正式申请加入欧盟,1999年才获得候选国资格,在此之后又过了6年后才开启入盟谈判,到现在还没有结果。整整37年时间,土耳其也该明白欧盟不会接纳自己这一事实了,于是寻找另一个国际组织也在情理之中。又因为七国集团的成员限定在了“主要工业国”上,土耳其也不满足这一标准,剩下来的可供土耳其参与的组织就只有金砖国家可选。

当然,土耳其不至于与西方完全决裂,毕竟他还是北约的一份子,但从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也的确看得出它对西方多少有些失望。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如今土耳其加入金砖的意愿和必要性,其实是比2018年那次要强的。而对于金砖来说,土耳其地处亚非欧咽喉地带,是中国“一带一路”沿线的关键节点,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战略意义,并且土耳其还拥有北约成员国这层身份,如果将土耳其纳入其中,无疑能够提升金砖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