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事都能引起公众愤慨,也是服了。

南方医科大的俞莉老师,发现其科室患儿病情危重,疑似脑出血,遂留下来处理,导致未能及时赶到教室,上课迟到29分钟,最终被认定为教学差错,予以扣除当月奖金、全校通报批评以及取消年度考评评优评先资格。

不知道谁放出来了,相关话题登上热搜。

大家嗷嗷的方向,不外是,救死扶伤第一位,上课算什么东西。这就是最好的上课。

不得不承认,国人都是无为而治、无政府主义,甚至,以德治校的德治主义。

不管哪种主义,实际的承受者管理者,只能是大学本身。

对任何一个大学来讲,都希望规则式管理,而不能是这种开放式管理。

学校这么多老师呢。

以后这样一开放,多少老师要迟到,早退,旷课……说起来道理不用多,一个就成:报告老师,俺在路上,学雷锋做好事了。

是咧,任何学雷锋做好事,比如扶老太太过马路——要是不扶,老太太被车撞了,咋办?——都是价值优先。

以后学校得组织一个德治调查队。

就是这个老师,没有任何报备,没有任何招呼,就迟到29分钟——在任何高校,都有相关制度。

跟刑法判刑差不多。

迟到五分钟是教学差错。

五分钟以上就是教学事故。

而教学事故,又分一般,严重,特别严重。

按照俞莉老师的29分钟,怎么也是特别严重。

但学校已经对她够照顾,按最低的教学差错。俞莉老师也认可。结果,公众不买账。

按学校的解释,俞莉老师不在现场,也有其他医生,对患儿有足够保障,一样治病救人。

俞莉老师只不过课前查房,自己选择不去上课而已。

而且不去上课,应该报备。

自己打不了电话,吩咐身边小护士,谁都能替你打个。

这样教学秘书可以第一时间安排,要么让学生自学,要么让其他老师顶上去。

否则一教室的学生在里面大眼瞪小眼。他们是教学事故,而且还是严重教学事故下的受害者。

网上这么多人叫唤。

我分析,第一没做过管理者,第二没做过高校管理者。

最后我说下那个处分。

确实是最轻的。

扣除当月奖金不过两千元;

全校通报批评不过告诉其他老师,你们以后也这样迟到,请务必报备,不能这样无故迟到29分钟。一节课总共才几分钟?

至于取消年度考评评优评先资格——别说取消这资格,就是有这资格,年度优秀,一般人也轮不上,二般人,比如你评职称了,职称评审条件中,若有三年连续评优或者一年就行,那么有些人会通过人事努力,去挣这张票。当然还有一些科室,可能是职称优先,比如你够评职称了,那么集体给你让道,这个年度优秀就给你。总体来讲,用处不大,除非你走的是高校或者医院的仕途,以后靠这个,往上混官帽了。

对管理者来讲,再有突发情况,也可以电话报备。

自己打不了,吩咐身边其他医护——对于医科大这样的,老师既为医生,医生既做老师的情况下,常态性的,两边应该都有方便快捷的联络系统。

俞老师为什么不呢?

南方医科大是医生包干制么?

就是谁收的,就是谁的患者?

我只知道一些小医院这样搞。

不知道南方医科大是咋样搞?

否则我都有理由怀疑,患者与俞莉老师有啥私人关系。

这下可把南方医科大逼到道德高地上,下不来了。

一边是学校规则管理,这个不能乱开口子。以后教学一片混乱,你们替我管理呀。

一边是以德治校管理,公众嗷嗷叫的一片红口白牙:不许下来,俞莉老师,最美医护!!!下来干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