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承认,在贵我国的地盘上,公益事业也是蛋糕之一。

否则郭美美这姑娘,当年就不会以姿色,以干闺女的关系,卖力啃进。

只是吃相外露,忘了只能在闺房,在私处吃,这才有了惊人一爆。

现在又有中华儿慈会。

中华儿慈会外露比较惊悚的,一是女大学生吴花燕募捐事件——如果当年跟着看我公号,应该知道我自始自终就在质疑这个事件。

当然,我当时的方向,并不在中华儿慈会。因为我没看见它们的小手。

我就看见了吴花燕及其亲人及社会网络,有诡异的地方。一是故事的夸张煽情变形,二是当地政府兜了底,却各种募捐的小手满天飞……

可惜,姑娘迅速走向了生命的终结。

否则,满天的小手,到最后,也依然是鸡毛一地。

中华儿慈会外露比较惊悚的,还有一个,所谓的中华儿慈会9958儿童大病紧急救助项目河北负责人柯善孝卷走千万救命款。

无论这个姓柯的,是临时工,还是志愿人,甚至是项目负责人,都暴露了儿慈会的管理混乱。

坊间认为,他至少做过中华儿慈会项目四部9958廊坊团队主任,儿慈会公众号上曾挂过他这个名头,而且他还获得儿慈会理事长王林颁发的“中华儿慈会2022年度最佳领导力奖”。

看来理事长也是挤着眼发的。

最吊诡的是,这个姓柯的,居然之前也是患儿家长。其第三个儿子得过白血病。

所以我们只能有两种推理。

一是,自己的孩子治走了,或者治好了,自己也想参与这种慈善事业,回报社会,甚至是给自己的孩子积些阴德阳德。

二是,正是从自己接受的救助过程中,发现这也是一个利薮,所以,事后就奋不顾生的参加进来,也有了啃蛋糕的机会。

你们觉得,这个姓柯的是哪种呢?

我们只能祝福,他与他的其他儿子了。

中国的公益事业之公信度,容易招人狐疑,原因何在,每个素人都有朴素的判断。

第一朴素,中官官场都能越反越贪,何况公益事业呢?谁信谁呢?

第二朴素,不是我怀疑官员,而是我连我自己都怀疑,因为我当了官第一可能也是贪污,是吧?这个咱得承认。那公益呢?飞蛾扑火地投入公益事业的人,在他者视角,都有饿虎扑食的嫌疑。谁哄谁呢?

而事实也给出了大家朴素的答案。

今天,有司是揭开了儿慈会的一角面纱。

但我们朴素地相信,它并不是全部。

儿慈会这种公益机构,民政注册,然后,它的执行机关,就两架马车,一个是理事会,一个是监事会。

来,我们看看负责人都谁。

理事长:王林。

副理事长:王佳、李圣泼、姜莹。

监事长:莫天全。

当然,还有党支部书记王佳和副书记靳剑惠。

按惯例,这些都是门神吧。

真正负责日常的,秘书长:姜莹

副秘书长:舒伟红,卫中,王昱,靳剑惠。

这次有司披露的,是副秘书长中的第三个,王昱。

何德何能,进入儿慈会,做上了副秘书长?

监事会和监事长,又是如何负责监的?

第一,从事前防范来讲,进入慈善事业主要阵地的这些人,就是小圈子里一开会,就定了么?

第二,监事不力,要不要负相应责任呀?

公益团体,财团法人,在中国乃非营利法人。但在我们朴素的视角看来,不营利,一些人巴巴的凑过去,干嘛呢。

我们可以不怀疑人做坏事的动力,但人做好事的动力,真得怀疑。

不要轻易相信某些人外在的美德——只不过也是一种表见代理。内里,这些美德不过是某些人用来发财与成名的道具。

那谁早吼过了,我不相信,天空是蓝的。

这吼的,天空到底啥色,谁知道。

不如干脆全改成营利得了。

正大光明地挣钱。

包括那啥啥筹,啥啥凑,直接都成公司算了。

直接就是抽成。你捐十块,我平台抽五块——当然可以招标,人家报价抽一块,一毛,一分的,中标。

这样方便统计,还方便审计。

你一个募捐平台,就是口子一开,口子一束,然后募了几个金豆豆,系统自动出现。然后你只能取走你的抽成,用于你的行政支出与薪酬,然后剩余款子,由患儿家长,上传报销凭证,你们再实地考核加审批,款子如水管滴水,用多少,报多少。

至于善款投资及收益。

天啦,这个另需要一套系统。

一是你束口之后,不能自己拿走款子;

二是这个投资能不能另请专门的投资机构呢?这样就不用自我投资自我审计这一块了,投资机构每年出报表得了。我收到多少善款,收益多少。

是伐。

当然,请哪个,或者请哪些投资机构,也容易有寻租的机会,也不是没有漏洞。

只是得承认,蛋糕越大,觊觎的越多。

公益,对很多人明明是名和利,结果非得打公益旗号,公益得罪谁了,小脸给打得啪啪的,快给打成屁股了。不要脸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