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诡异没?

南方医科大,迟迟出不来情况通报。

你们使劲儿推理——不要瞎猜哈,你们推理一下,是发生了什么?

还有一个诡异点,俞莉老师停诊了,你们再推理一下,又是发生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为高校退休老教师,我还是得向你们声明,我们迟到五分钟,就是教学事故。五分钟以下的,叫教学差错。她一节课40分钟,她就迟到29分钟,而学校呢,给她的仅仅是教学差错。

一句话,处理得那是相当的轻。

这种相当轻的处理,中间有没有人为的因素,或者其它因素?

通报模糊地说明,她治病救人了。

可是没有一个人问:当天上午她四节课。临床那边自有临床医生,根本没有她的事。那么,她在上课时间,跑到临床那边,是什么意思?

查房?

查房你知道的,医院查房时间,是不是一般是在8点至9点?

那么我要问了,按一般大学规定,授课老师需在上课前10-20分钟到达授课岗位,则俞莉老师应该在7:40-7:50到达她的授课班级。

则她的查房,是什么时候去的?

何况还是儿科。她总不会在7点,别人都没睡醒,就一个人去查房吧。

所以,查房时间,顶多是八点以后。

那她八点以后,不在讲台,为嘛跑去了根本不属于自己值班时间的临床?

学校如果现在查出,她就没去查房,她就是忘了上课,然后找了个查房理由应对这场重大教学事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觉得学校咋办?

现在,临床那边干脆给她停诊了。

一个可能,是她自己要求的;

一个可能,是临床那边给她处理的。

临床那边,咋不大张旗鼓的表扬呢?

就是有患儿出了紧急情况,临床一群值班医生对付不了,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需要上课的老师冲了过来,抢救了这个孩子——孩子不能出面,孩子的爹娘呢?

咋不送个锦旗,叫大家瞅瞅呢?

所以我想说的是,南方医科大,可能遭遇了,更严重的内情,这种内情,可能直接影响学校形象,所以它一直不作声了。

当然,南方医科大,还遭遇了严重的外情,这种外情,就是中国网络大革命,加严重的,网络外行领导实体内行。

我说过了,很多人既没做过高校老师,也没做过高校管理,当然,更不懂得认识事务的相关常识。他们就是讨论,火箭升天,用精煤好,还是用煤球好的那种乌合之众。

他们会从一个小学教材插图,一个小男生的裤裆折皱处,貌似有个小突起,而指责教材太黄。

他们还可以从杨丽萍徒弟的孔雀舞中,发现流氓的意味。按他们的观点,即使是孔雀,也不能穿那种衣服,不穿羽绒服,至少穿俩大棉袄,遮得严严实实。当然更不勾勾搭搭,黄,太黄了。不堪入目。

当然,他们还可以从一个零食产品,貌似卖松子的广告宣传中,发现辱华的意味,那咋把我们的女人,画成那种小迷迷眼,明明我们都是重眼利皮,水灵灵雪亮亮大眼睛。

所以呢,这次的处分俞莉事件,居然也有了卖国嫌疑。

有人说,俞莉耽误的那次课,是给留学生上的,里面的学生都是印度的,毛里求斯的,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知道大家是对印度有误解,还是对毛里求斯有误解,甚至是对自己的肤色也有误解,结果呢,这个班的学生,都全成了黑人。

而国人中的某些品种挺有意思,一方面大骂白种歧视我黄种,另一方面,他们又明目张胆的歧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相当于什么呢?

相当于塌房的那个王妈呗。一方面,表演着打工人的嘴替,一方面呢,自己在背后又是黑心老板。

是吧。如果你反对别人歧视你,你就先不要歧视别人。

否则你多双标,而且多么分裂。

其实,这个事儿,与学生是黑还是白,有一毛钱关系么?

弄得俞老师的教学事故,反而成了扬我国威,坚决不给黑种上课的义和团红灯照大师姐?

这咋走着走着,就从网络大革命,走向了网络义和团?

且容我偷笑一秒。

我现在比任何人都盼望,南方医科大,赶紧出通报。

你们说调查一下俞老师当天是否查房,是否遇到紧急病儿,抢救的哪个病儿,其他值班医生为啥扎着手,自己分内的工作让一个上课的老师拐着弯儿去抢救,有那么难么?

更不可思议的是,别的老师上课前有了事由,微信群都能打个招呼,结果到俞老师这里,愣是半个钟头内没有报备?

学校的处罚,不是说,她不能迟到,而是迟到的时候,报个备,通个知。处罚的其实是这个。

难道由于学生都是黑鬼,然后,咱就可以懒得报备,懒得通知了?

若按正常情况,俞老师这边都被处分了,而且,网上动静这么大了,患儿家长,还在装傻不成?

不送锦旗不说,咋网上也不招呼一声儿呢?

嘿,大家好,我是俞老师抢救的患儿家长。

如果没有俞老师,俺家就——停,停,停——现场还有哪些医生,你且给我们讲讲?这些医生是吃闲饭的?临时拖一个有课的下水?他们是技术不高,还是德行不够?

最后再说一下我坚持的规则主义。

我所说的规则,是管理规则,是秩序规则。

而你们所说的救死扶伤,生命至上,是伦理规则,道义规则。

它是两回事。

而且,两种规则,可以相对,可以分离。

一句话,一码是一码。原因的原因不是原因。

三楼往你家漏水,你家往一楼漏水,一楼找你了,你二楼就得解决,你不能说三楼也漏,而三漏说四楼漏。

那是扯蛋。而法律一大功能,就是拒绝扯蛋。一楼找你,你先解决你家的漏水的问题,至于三楼往你家漏,那是另一个案子,你自己做原告的案子,而且你不诉,它就不成立。

再举一个更容易理解的例子。你欠张三钱,你就得还,你不能说,李四也欠你,你就不用还张三了。

同理,她可以上课迟到,不管救没救人,但迟到有迟到的处罚措施。

至于这边救人,救人有救人的成就感,与道德光辉感。那边学校全校通报加处分,这边临床也可以全院通报,加奖励。那边罚款两千,这边奖三千呗。家长再送个锦旗,再在网上写个表扬信,家喻户晓,世上最美医生,加最差劲老师,相得益彰。

我说的这种相对,与分离,很多时候都是法理逻辑。

你别给我说,你在路上学雷锋了,扶老太太过马路了。

你扶老太太过马路,撞了其他行人,你该负责任还得负责任。

张三遇到强盗,说,李四,我欠你的250元,我这会儿先还你,还你了,咱再让强盗抢。

没有这么不要脸的。

道德,不能如此欺凌技术。

我现在心疼的是南方医科大。

实际情况,可能跟通报不一致,或者说,还有更难为情的。

谁来救救南方医科大?

一个通报都这么难产,比接生一个婴儿还难。

憋死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