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回忆:爱恨交织的黄土高原,我一生难以忘怀的眷恋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似乎就在转眼间,五十五年的时间就转瞬即逝了,五十五年前的那个春天,也就是1969年的3月间,我怀揣着梦想,离开北京,离开父母,来到了革命老区陕北,开启了我下乡插队落户的知青生涯,那年我十七岁。从此,丘陵起伏、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成了我一生爱恨交织、难以忘怀的眷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我当年插队落户在陕北延安地区的郭家塬大队第三生产小队,深情的延河水日夜在村前流淌,因为村前有一片平坦肥沃的川地,郭家塬大队乡亲们的生活相对其他大队要好一些。

记忆最深刻的是刚参加生产劳动的情景,春耕春播和麦收是陕北农村最忙碌的时节,刚来到陕北,我们就赶上了春耕春播,第一天往山上挑粪,就有一名女生累哭了,两天下来,我们知青的肩膀就都压肿了。紧接着就是拉犁耕地、耙地,刨挖土地,抓粪撒种,肩膀上的红肿还没消退,手掌上又磨起了水泡。多少寂静的夜里,我们的泪水打湿了枕头。

看我们知青可怜,善良的乡亲们就宽慰我们说:刚参加生产劳动都这样,慢慢也就习惯了。

春耕春播结束后,我们以为农忙总算结束了,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可过了没几天,手上磨破的水泡还没结痂,地里的麦子一夜之间就满川金黄了。割麦子要起早贪黑趁着晴天抢收,割完麦子还要抢农时播种荞麦,那可真的是抢收抢种,吃饭都要送到地里。

割麦子又苦又累,弯腰时间长了,腰疼的都直不起来。到了中午,空中的日头像个大火球,胳膊脖子晒的黝黑,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到了晚上躺在炕上,才感到胳膊和脖子火辣辣地疼,老乡告诉我们那是毒日头给晒的。

苦累中也有感动,老乡们割完自己的那两垄麦子,回头就来帮我们知青割麦子,婆姨们送来了解暑的绿豆汤,乡亲们也是先让我们知青喝,抢困难让方便,这就是陕北老乡的淳朴和善良。我们北京知青在陕北插队落户,乡亲们给了我们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这份温暖这份关爱,我们永远难忘。

麦收时节虽然又苦又累,可麦收时间短,十来天的时间就收完了麦子打完了场,该抢种的麦茬地也播种了荞麦或谷子,有的耕地还点播了玉米。川地平坦,土壤肥沃,一年基本都种两茬庄稼。土壤贫瘠的山坡地,有的只栽种一季红薯。

忙完了麦收夏种,地里的农活不那么忙了,总算不用披星戴月抢收抢种了,赶上雨天,队长就让社员们在家歇上半天或一天,我们疲劳的身躯总算得到了缓解。趁着那段时间地里的农活不多,队长抽调几名有经验的社员,给我们知青打了新窑洞,我们十多名北京知青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园—知青点,大家也就不在老乡家借住了。

一晃就到了秋季,满山的谷子都低下了头,成熟的高粱也涨红了脸,玉米干了缨子,秋收的农忙时节又到来了。秋收虽然不用像收麦子那样赶时间,但也要起早贪晚紧忙活,割完了谷子收高粱,收完了高粱掰玉米,还没等刨完红薯,又该播种冬小麦了。

经过了两个月的紧张忙碌,播种完了越冬小麦,交完了公粮,一年一度的秋收秋种才算拉上了帷幕。老队长体恤乡亲们,农活不多的那段时间,就让大家干半天歇半天,等大家疲劳的身体得到了缓解,又该起牛圈挑牛粪给川地里的冬小麦松土保墒追施越冬肥了。

入冬以后,地里确实没有什么农活可干了,社员总算可以歇歇了。可陕北的乡亲们勤劳惯了,没活也要找活干,利用冬季农闲,老队长带领社员们垒砌一下地堰,平整一下坡地,还要准备下一冬垫牛圈的干土,社员们还要抽挤时间去打柴。总而言之一句话,陕北农村的乡亲们,一年四季都在忙。老队长常念叨一句话:人勤地不懒,人懒木(没)吃穿。

经过了两年的劳动锻炼,我们知青的身体强壮了,学会了干各种农活,大家也不惧怕干农活了,春耕春播和秋收秋种的农忙时节,我们知青也能坦然面对了,淳朴善良的陕北乡亲教会了我们干农活,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他们的淳朴和善良,陕北人民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经过了两年多的朝夕相处,我们和陕北老乡渐渐熟悉起来,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渐渐习惯了陕北艰苦的生活方式,我们也渐渐爱上了这片黄土地,爱上了这里的人们。男知青和这里的年轻后生成了好朋友好兄弟,女知青和女子婆姨们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有一个年龄大的男知青还和一名漂亮女子偷偷摸摸谈起了恋爱。

记得是1972年的秋天,那天吃过早饭,我们到沟东的塬上割谷子,走在我前面的年轻女子郭秀秀突然停住脚步,塞给我一把红枣,笑着说:“我家院子里树上结的枣,可甜哩,你尝尝。”

郭秀秀是我们小队会计家的二女子,长得很漂亮,也读过书,她是郭家塬三队出了名的俊女子。这么漂亮的女子突然给我枣吃,我有些受宠若惊,看看身边没有旁人,便红着脸冲她笑了笑,赶忙把郭秀秀送给我的枣装进了衣兜里,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去。郭秀秀却紧跟在我身边,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那天中午收工后,我们挑着谷子回家,刚到场院,我还没撂下担子,郭秀秀猛然来到我身旁,塞给我一把酸枣说:“长安哥,我在地畔酸枣树上摘的酸枣,又酸又甜,你尝尝。”

来到陕北三年多的时间里,第一次听到漂亮女子喊我哥,我心里很激动也很紧张。接过郭秀秀给我的酸枣,我冲她笑了笑,小声说了一句谢谢。郭秀秀看有社员挑着担子走了过来,她赶紧躲开了。

之后的日子里,郭秀秀总是找机会和我拉话,有一次我们在地头歇歇的时候,她还把一根甜玉米杆(没结玉米棒的玉米杆,像甘蔗一样甜)送到了我手里。那根甜玉米杆虽然被旁人抢走了,可我心里还是很高兴。郭秀秀是我们三队最漂亮的女子,她当着大伙的面送给我甜玉米杆,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就这样,我渐渐喜欢上漂亮又大方的郭秀秀,郭秀秀也明显对我很热情,我们知青点的男同学都对我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很快,村子里就有了闲话,说我和郭秀秀相好了,说我要做郭会计家的上门女婿了。村里人之所以传这样的闲话,是因为郭会计家就三个女子,没有男娃。

对于这样的传言,起初我还真难以接受,因为我对郭秀秀只是有好感而已,我俩还没谈恋爱,那时我刚过了二十周岁生日,似乎还不到谈对象的年纪。再说了,就算我和郭秀秀真的恋爱了,我也不一定要做郭会计家的上门女婿呀,他家可有三个女子啊。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和郭秀秀并肩走在延河畔,我牵了她的手,亲了她的嘴,还……梦中醒来,我再也难以入眠,郭秀秀俊俏的脸庞总会闪现在我的眼前,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从那天起,我总是想见到郭秀秀,一天看不到她,心里就像少了什么似的。

1973年秋后的一天,那天我去公社供销社为我们知青点买食盐和自己的洗簌用品,刚走到村口,只见郭秀秀就站在路旁,我问她在等谁,她说等我。

原来,头一天我跟队长请假说去供销社给知青点买食盐等生活用品,郭秀秀听到了,她也请了假,说和我一搭去公社供销社。我怕旁人说闲话,劝她不要和我一起去,她却说谁爱说啥就说啥,她不怕。

从公社供销社回来的路上,郭秀秀拉了我的手,我也拉了她的手。就这样,我俩恋爱了,有时晚饭后,我俩还到我们三队场院旁边的那棵老杜梨树下拉话。郭秀秀总爱问我:“长安哥,你见过毛主席吗?北京也有土窑洞吗?这延河水能流淌到北京城吗……”对于郭秀秀的这些问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那天傍晚我刚来到郭会计家的土硷畔下,郭秀秀就跑了下来,从外面回来的郭会计恰巧看到我拉了郭秀秀的手,郭会计很生气地吼道:“刘长安,以后你再敢对我家秀秀胡骚情,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郭会计骂了我一顿,又骂郭秀秀:“你个死女子,还不滚回去,咱先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从那天起,郭会计看到我就像见到仇人,足有半个月,郭秀秀也没出工劳动。听旁人私下里议论,说郭会计打了秀秀,打得不轻。过了不久,郭秀秀和一队马队长家的大小子就定亲了。当年年末,郭秀秀就出嫁了。

第二年春天,我被招工到县农机铸造厂当了工人。离开郭家塬那天,老队长一直把我送到公社汽车站。分别的时候,老队长强行塞给我两块钱,他很难受地说:“长安,你也不要怨恨郭会计,要不是那些难听的风言风语,郭会计也不会那么生气,当初你要是托个媒人,就不会惹下这样的麻乱。”

恢复高考后,我考上了北京钢铁学院,离开了陕北,回到了北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时隔这么多年,每当想起我在陕北插队落户的日子,每当想起淳朴善良的乡亲们,每当想起郭秀秀,我心里有温暖、有忧伤也有感动。当年我深爱上了漂亮的秀秀姑娘,却被她父亲棒打鸳鸯。一想到郭秀秀,我心里就如刀割一样难受。爱恨交织的黄土高原,那里有我一生难以忘怀的眷恋和忧伤。淳朴善良的乡亲们,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

作者:草根作家(根据刘长安老师讲述编写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