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雅楠 鹿青松 戚云雷 济南报道

近日,济南壹粉殷女士向齐鲁晚报官方客户端齐鲁壹点情报站反映称,2023年11月自己在济南市历下区茂楷婴童学苑购买了半年的托育服务,今年5月,店家声称要修两天空调,没想到直接闭园失联。殷女士发现,这家托育机构的关联公司贝思乐(济南)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韩某名下有三家托育机构,都在5月底陆续闭园失联。6月11日至6月13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壹点帮办》栏目先后探访了韩某名下的茂楷婴童学苑、初之光国际婴幼儿托育中心、蒙爱国际婴幼中心,三家门店均处于闭店状态。律师表示,托育机构跑路的情况可能涉及合同诈骗,家长们可向监管部门和公安机关投诉反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好的要修两天空调却直接闭园

不久前刚举办过两周年庆活动

“我家里有两个孩子,二宝才11个月,在这家托育机构报名之前我也看过他们的资质与备案,当时没看到有问题,我们筛选出来这家当时认为是最优质、最好的。”据殷女士介绍,她在这家历下区茂楷婴童学苑共支付了23814元的学费,另外还支付了630元的餐费。如今本应在7月8号结束的托育服务,却在店家声称要修理空调后再无音讯,甚至从监控中可以看到5月21日夜间有人员在搬运物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月11日,帮办记者来到茂楷婴童学苑(保利华庭店)进行探访,园区大门紧闭,店面上已张贴出一则“吉房出租”的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这个园区很多家长选择托育机构就是家里没人带孩子,而且孩子们对这里的环境、老师都有感情,如今这一跑路很多孩子都没地方安置。”殷女士说,发生这样的情况,家长们都觉得很突然。

茂楷婴童学苑跑路后,家长们发现这家托育机构的关联公司为贝思乐(济南)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他们多方寻找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韩某,却始终杳无音讯。而与殷女士陷入同样境况的,还有同样在该园区报名的赵女士,赵女士在缴纳了半年的学费后,孩子甚至还未曾开始课程。

“我之前在这里上过早教课,当时觉得很不错,没有任何人和我们说存在经营异常的问题。”赵女士告诉帮办记者,前段时间园区内刚刚举办了两周年庆的活动,自己觉得合适才报了名,没想到孩子一天课都没上托育机构就跑路了。

仅一个园区的未消费金额就达23万元

家长质疑更换法定代表人后未及时备案

通过爱企查可以看到,贝思乐(济南)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韩某名下有多家公司已被列为“经营异常”。与另外两家园区不同的是,茂楷婴童学苑刚开始并非由韩某经营,而是在今年三月份刚刚更换了法定代表人,更换法定代表人后茂楷婴童学苑一直未向有关部门进行备案,“我们是在和其他园区沟通时才发现存在未备案的情况,在这期间我们家长也没有任何怀疑。”赵女士告诉帮办记者,通过同一园区家长们的初步统计,目前仅茂楷婴童学苑未消费的金额就有23万余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今年3月后茂楷婴童学苑未备案的情况,殷女士同样表示不知情,“在报名后,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在和老师接触,并不知道在这期间更换了法定代表人,更不知道这家店3月之后竟然一直未备案。”殷女士曾对此情况向主管部门历下区卫生健康局反映,历下区卫生健康局回应称他们曾多次督促,但商家一直未积极配合进行备案。“为什么没备案还能正常经营呢?”殷女士对此不能理解。

6月13日,帮办记者前往韩某名下的另外两家托育机构——初之光国际婴幼儿托育中心及蒙爱国际婴幼中心探访,两家门店均处于闭店状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于无法联系上商家,各个门店的家长们选择了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截至目前公安机关仍未受理。在初之光国际婴幼儿托育中心报名的王女士向帮办记者表示,“我们各个园区的家长都联系过,确实已经联系不上了,而且那几天凌晨有人来搬东西,问了说是装修公司。”王女士向帮办记者描述的情况与茂楷婴童学苑情况相近,同样是声称修空调后凌晨搬走,无法再取得联系。

卫健部门曾介入处理

但解决方案让家长们无法接受

门店跑路后,各个园区的家长们纷纷走上维权之路。殷女士告诉帮办记者,自己曾向主管部门寻求解决方案,但有关部门提出的方案让家长们难以接受。“方案就是把孩子们安排到附近的园区,说是给个优惠的价格,但是我们自己去了解,也是这个价格。” 殷女士说。

“我们在这家园区已经受到了实际损失,还要去其他地方继续消费,我们没法接受。”赵女士也表示。

针对茂楷婴童学苑是否存在更换法定代表人后未备案以及向家长们提出解决方案是否还能调整等情况,6月20日上午,帮办记者来到济南市历下区卫生健康局,相关工作人员留下帮办记者电话后称会再回电,但截至发稿前,帮办记者并未收到回应。

不少家长交了半年及以上的学费

国家规定不得一次性收取超3个月费用

“躲着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会更加激化矛盾,还是要尽快面对面解决问题。”赵女士告诉帮办记者,针对这种情况,目前家长们都希望负责人尽快出面解决问题。

6月13日,帮办记者曾多次拨打茂楷婴童学苑、初之光国际婴幼儿托育中心、蒙爱国际婴幼中心三家托育机构法定代表人韩某的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对于目前的状况,王女士称,他们正从多个方向进行努力,不会放弃用法律途径争取合法权益,同时家长们也已将证据材料递交至派出所,希望公安机关可以介入调查。“我们家长统一的诉求就是要么给我们拿回来钱,要么就是让跑路的负责人接受法律的惩罚。”

近些年来,培训机构跑路的情况时有发生。帮办记者查询发现,早在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曾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文件中明确规定:早教等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不过,帮办记者通过查看家长们的协议却发现,所拟定的协议中明显违背了该规定要求的费用收取期限。家长们缴费的时间跨度很多已超过了三个月。“在搞活动时园区会设置价格差异,可能一个月是2600元,但是如果一次性交三个月,算起来平均每月就是2400元,一次交的时间越长每个月会更便宜,所以很多家长都选择交的学费在半年及以上。”现场一位家长向帮办记者解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律师说法:

托育机构跑路涉嫌合同诈骗

家长可向监管部门和公安机关反映

针对托育机构跑路家长维权难的情况,6月19日,山东瀛岱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吴震告诉帮办记者,“对于这种跑路的情况,在民事上机构需承担无法继续履行合同的违约责任。如果该机构明知无法继续提供服务仍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收取费用,涉嫌合同诈骗,可能构成犯罪。”

吴震表示,普通消费者往往无法完全避免机构跑路的情形,因此在选择机构时,一定要选择资质完备的机构并签订正规合同,对提供服务的内容、质量、期限、费用及退费方式与标准等条款进行明确约定,并索要正规发票。同时,还应注意尽量选择预付费的服务期限时间跨度不要太长,金额不要太高,即便遇到机构跑路情况损失也相对较小。

对于家长们下一步该如何进行维权呢?吴震给出了几点建议:第一是向当地监管部门进行投诉、反映,寻求行政机关的帮助;第二,准备相关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中同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及时查封、冻结机构的银行账户及其他财产;第三,若该机构涉嫌虚假宣传、诈骗等行为情节严重的,消费者可以向公安机关报警要求立案侦查,追究机构及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家长们的维权之路进展如何?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壹点帮办》栏目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