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岁月:知青返城之际,他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留在了橄榄坝

生活在昆明市盘龙区的庞庆坤师傅原本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年过七旬的庞庆坤师傅为什么会生活在云南昆明?原来,庞庆坤师傅是一位老知青,十六岁来到了美丽的西双版纳,他曾在云南橄榄坝农场生活了多年,后来在橄榄坝农场结婚成家,留在了云南。有关庞庆坤师傅的知青往事和情感生活经历,还要从当年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说起。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正是上山下乡运动的高峰期,庞庆坤初中毕业后,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和同学们一起乘坐火车离开北京,来到了美丽的西双版纳,来到了橄榄坝农场。他们到达橄榄坝农场的时间是1969年的盛夏,也是西双版纳多雨的季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来到橄榄坝农场后,北京来的知青被分散开安插到分场的各个生产小队,庞庆坤和几名同学被安置在了分场六队,当了一名砍坝烧荒的农场工人。橄榄坝的景色很美,橄榄坝的天气很热,农场的劳动很累,生活条件很苦,这是庞庆坤初到橄榄坝的深刻体会。

一晃就是三四年,有过砍坝烧荒的体验,也有了挖树穴和冒雨栽种橡胶树的经历,橄榄坝农场的苦和累,庞庆坤他们基本都经历过了,大家也从一个柔弱的书生渐渐长成了体格健壮的大小伙子。虽然生活很苦,劳动很累,可他们正值青春年华,正是荷尔蒙沸腾的年龄,男女青年都渴望得到异性的青睐。

到了1974年秋天,庞庆坤就发现有的知青在偷偷谈恋爱,看着他们成双成对走在暮色的小路上或在操场上散步,庞庆坤有羡慕也有渴望,他也渴望得到爱的温暖和浪漫。可当初一起来橄榄坝的那几名熟悉的女同学似乎都名花有主了,农场倒是有几名漂亮的女生,但她们都是农场老工人的子女,多为湖南籍,还没看到有北京或上海的知青和她们谈恋爱,具体是什么原因,庞庆坤当时也不清楚。

1975年春天,李队长安排庞庆坤到场部参加了拖拉机驾驶员培训,培训结束后就让他跟着一名叫祁小东的拖拉机驾驶员熟悉驾驶技术,祁小东也就成了庞庆坤的师傅。

李队长和祁小东都是湖南祁东人,李队长是1960年携带老婆孩子来到橄榄坝支援边疆建设的,祁小东也是1960年跟着他父母来到的橄榄坝,当年他才七岁,他是和坝子内那一棵棵橡胶树苗一起长大的。

祁小东没有多少学问,可他很勤劳很聪明,也有湖南人的淳朴善良和热情,庞庆坤很快就和祁小东成了好朋友好哥们,但他还是习惯性地管祁小东叫师傅。

那年冬季,祁小东结婚办喜事,是庞庆坤驾驶队里的拖拉机帮祁小东把新娘子接回的家,他也喝了喜酒随了礼金。当晚祁小东的父母又专门招待了李队长和两名副队长还有会计和记工员,也把庞庆坤叫到家里喝酒吃饭表示感谢,因为这些人都为祁小东的婚事操了不少心,受了不少累。

就是那天晚上在祁小东家吃饭,祁小东的妹妹祁小英一眼就看上了高大结实长相又好的庞庆坤,她还特意给庞庆坤倒了一杯茶。

过了几天,祁小东问庞庆坤:“庆坤,你还没对象吧?我想给你介绍一个对象,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庞庆坤吭哧了半天,红着脸问祁小东:“师傅,你说的是谁啊?”“我妹妹祁小英,就是那天晚上在我家给你倒茶的那个姑娘,扎着两条辫子,长得挺好看,你有印象吗?”祁小东笑着说道。

一个漂亮的大姑娘给自己倒过茶,庞庆坤肯定有印象啊,之前他也见过那个姑娘,也听到过别人喊她小英,只是不知道她是祁小东的妹妹。

祁小东看庞庆坤没说愿意也没说不同意,他就笑着说:“那天晚上你肯定看不清楚,要不这样,抽个时间你和我妹妹谈谈,你俩都满意最好,要是不满意也不能强求。”

1976年2月15日,那天是春节过后的正月十六,正好是星期天,祁小东就邀请庞庆坤去他家喝酒。当时刚过完春节,再加上是冬季,成熟的橡胶树是休眠期,不用上山割胶,挖树穴也不像之前那样忙碌了,春节前后的那段时间是工人们最清闲的日子,拖拉机手星期天没有特殊任务也不用加班了。

那天去祁小东家喝酒,庞庆坤到供销社买了两瓶酒和两个罐头,还买了半斤糖块。吃饭前,祁小东让他妹妹陪着庞庆坤说话,他就借故到厨房帮忙去了。听祁小英说她是农场中学的初中毕业生,庞庆坤就问她:“你们学校有一名叫何如超的老师是我同乡,你认识吗?”“你说的是北京知青何老师啊,他语文课讲的很精彩,给我们代过两节课,他当时不教我们班。他教七年级的时候,我们就毕业了。”祁小英笑着说道。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聊到饭菜端上了桌,庞庆坤和祁小英感觉还有说不完的话。第一次交谈,他俩就感觉很投缘,彼此之间都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庞庆坤决定和祁小英继续交往,彼此慢慢相互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1977年冬季,庞庆坤回北京探亲过春节,回到北京,他把自己和祁小英谈恋爱的事情如实告诉了父母。考虑到庞庆坤也二十五岁了,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当时已有北京知青在云南结婚安家了,庞庆坤的父亲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尽早结婚成家,了却他们的心愿。

从北京探亲回来,庞庆坤带着北京特产去了祁小英家,并把他父母的态度告诉了祁小英和祁小英的父母,还说尽快确定恋爱关系。

那年秋天,庞庆坤和祁小英确定了恋爱关系,举办了简单的订婚仪式,因为1978年(阴历)没有立春日,也就是那一年没有春,他们两家商定,等到1979年春天过后再举办婚礼。

确定了恋爱关系,每天收工后,不是庞庆坤去找祁小英,就是祁小英去找庞庆坤,她俩几乎天天都在一起。自从订婚后,庞庆坤再也没动手洗过衣服,都是祁小英帮他洗,就连内裤,也是祁小英帮他洗,他俩有时还去场部看露天电影,但不管多晚,庞庆坤都会把祁小英送回她家,他知道祁小英的父母都是很传统的人,他不想让祁小英的父母为难,更不想让别人说三道四。

转眼就到了1979年春天,就在庞庆坤和祁小英准备去领取结婚证的时候,知青可以回城的消息伴随着暖暖的春风扑面而来,一时间,就掀起了知青回城的高潮,不管是上海知青还是北京知青,都争抢着办理回城手续,生怕办晚了就回不去了。

这期间,庞庆坤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和纠结之中,他父母接连来了两封信,希望他先把户口迁回北京,然后再领取结婚证,以免以后再也回不了北京。祁小英和她的父母没有逼迫庞庆坤,也同意他先把户口迁回北京再结婚,甚至还说让庞庆坤慎重考虑,现在想悔婚还来得及。越是这样,庞庆坤心里越有压力,他不想让祁小英受到一点委屈和伤害。

到了4月份,他们分场六队的两排知青宿舍基本上就空空如也,剩下的基本都是和农场老工人的子女结婚的知青。因为当时有文件,已经和当地人结婚的知青,暂时还没有回城政策。

一天早饭后,祁小英正在庞庆坤的宿舍里和庞庆坤商议结婚事情,祁小东的妻子突然来到宿舍门外喊庞庆坤,听到喊声,庞庆坤赶紧从屋里跑出来,惊慌地问道:“嫂子,有啥事?”“庆坤兄弟,嫂子把丑话给你说在前头,你都把我妹子给睡了,这个时候再想悔婚,别怪嫂子对你不客气……”祁小东的妻子一字一顿地说道。

突然听到自己的嫂子说出这样的话,祁小英一下子就从屋里跑了出来,红着脸说:“嫂子,你瞎说啥呢,再敢瞎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祁小东的妻子看她小姑子就在庞庆坤的宿舍里,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了,赶忙陪着笑脸跑开了。

就在那天,庞庆坤和祁小英两个人去民政部门领取了结婚证,庞庆坤的这个惊人举动,不光得到了农场乡亲父老的称赞,就连负责登记结婚的工作人员都伸大拇指,他们说最近光忙着办理离婚手续了,这个当口前来领取结婚证的人还真不多,特别是城里来的知青。

婚后的生活很简单却很快乐,李队长发话了,那两排宿舍他俩随便住,想住那间就住那间。李队长还说:”庞庆坤,有啥要求尽管提,我尽量满足你。”

说句实话,婚后的生活还真没啥困难,庞庆坤和祁小英都挣工资,知青们回城留下的箱子、柜子和桌子他们挑选着用,一名上海知青用高档木料做的那个五斗橱特别精致,庞庆坤和祁小英用了好多年,至今也没舍得丢弃。

一年后,祁小英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庞庆坤给爱女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庞茂花,小名叫橄榄。庞茂花七岁就读了小学,学习成绩很好。

实行生产责任制以后,庞庆坤和祁小英承包了一片胶林,每天天不亮就去胶林割胶,付出了很多辛苦,也有了丰厚的回报。

庞茂花十六岁那年户口迁回了北京,她也回到北京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可在北京待了一个多月,庞茂花就回到了橄榄坝,她实在不习惯北京的生活,她说爷爷奶奶住的房子太小。

庞茂花十九岁那年考上了云南大学,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昆明,在昆明成家立业,有了一份好工作,也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退休后庞庆坤和祁小英继续经管胶林,直到2017年才算正式退休。

2019年12月份,庞庆坤和祁小英到昆明女儿家小住,正好赶上新冠疫情爆发,他们就留在了昆明。疫情结束后,庞庆坤的女儿女婿在他们居住的小区为他老两口买了房子,庞庆坤两口子也就定居在了昆明,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讲述完自己的知青往事和情感生活经历,庞庆坤师傅很感慨,他说当年因为和祁小英结婚没能回北京,留在橄榄坝生活得也很开心。当年好多人为了回城选择离婚或悔婚,伤害了好多人的感情,妻离子散的场景真的令人痛心。他说他没回北京,没遭遇下岗的困境,也没遭遇住房的困扰,唯一的遗憾就是陪伴在父母身边的日子不多。人生就是这样,有得就有失,在哪生活都是一辈子,每个人能做到问心无愧,就是最大的幸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是啊,人生就是如此,有得就有失,在哪生活都是一辈子,能做到不伤害别人,能做到问心无愧,就是人生赢家!我赞同庞庆坤师傅的这句话。

作者:草根作家(感谢庞庆坤师傅提供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