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伊朗女子阿图萨加入了针对伊朗统治者的愤怒抗议活动,而支持伊朗政权的礼萨则帮助政府镇压了这些抗议活动。 两年过去了,这2位年轻伊朗人的政治观点仍存在分歧,反映出的裂痕恐将左右28日总统大选的结果。

伊朗总统莱希在5月19日发生的直升机事故中遇难,第一副总统莫赫贝尔(Mohammad Mokhber)代理总统职务。 根据伊朗宪法第131条,如果总统在任期内去世,该国须在50天内安排新总统选举。 伊朗总统选举将于28日登场。

现年22岁的阿图萨表示,她将在28日的选举投弃权票,以示她对这次选举的嘲讽。 但26岁的礼萨是强硬派巴斯基民兵组织(Basij militia)中虔诚的宗教成员,他打算投票。 这与选举的价值形成鲜明对比,凸显伊朗这个有45年历史的伊斯兰共和国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分歧。

此次选举,所有6位候选人,5位强硬派和1位获得强硬派监管机构批准的低调温和派,一直在演讲和竞选讯息中吸引年轻选民,利用社交媒体拉拢8500万人口中占60%, 年龄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

阿图萨告诉路透,「这次选举,就像伊朗的所有选举一样,是一场马戏团表演。 当我希望政权被推翻时,我为什么要投票?」 出于安全原因,她拒绝透露自己的全名。 她说,「即使这是一次自由公正的选举,如果所有候选人都能参加竞选,伊朗总统也没有权力。」

过去几周,伊朗人在社群平台X上广泛发布「#ElectionCircus」(选举马戏团)标签,国内外一些伊朗人更呼吁抵制选举。

在伊朗的文职制度下,民选总统负责日常管理政府,但他的权力受到强硬的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限制,哈梅内伊在核政策和外交政策等重大问题上拥有最终决定权。

与许多女性和伊朗年轻人一样,阿图萨参加了2022年的头巾革命活动。 一名22岁库德族女子艾米尼(Mahsa Amini)2022年因违反伊朗服装规定被捕,并在拘留期间丧命。 这场骚乱升级为多年来最大规模的反伊朗教权统治者的示威活动。 当时还是学生的阿图萨在抗议期间被捕,她想成为建筑师的梦想也随之幻灭,她因参与示威活动被大学开除。

巴斯基民兵组织是伊朗革命卫队精底下的一支便衣部队,其在2022年骚乱期间,与穿着制服的军警人员一起,以致命武力帮助镇压示威活动。 人权组织称,抗议活动导致500多人死亡,其中包括71名未成年人,数百人受伤,数千人被捕。 伊朗执行7名与骚乱有关的处决。 当局没有公布任何官方估计的死亡人数,但表示数十名安全部队人员在骚乱中丧生。

来自德黑兰南部、低收入的纳齐阿巴德区(Nazi-abad)的礼萨说,「我将为领袖和伊朗牺牲自己的生命。 投票是我的宗教义务。 我的参与将加强内扎姆(系统,Nezam )。」 礼萨表示,他将支持一位支持哈梅内伊尔尼抗压经济(resistance economy)的强硬候选人,抗压经济的意思是经济自给自足、加强与地区邻国的贸易关系以及改善与中国、俄罗斯的经济互动。

德黑兰的经济深受管理不善、国家腐败,以及美国放弃2015年与世界六大国签订的核协议后,自2018年起重新实施制裁带来的困扰。

礼萨和阿图萨都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出生的人,他们都对2022年的示威活动感到遗憾。 礼萨指责抗议活动给伊朗带来来自西方国家越来越大的压力,西方国家因涉嫌侵犯人权而对伊朗安全部队和官员实施制裁,伊朗则指责西方煽动暴动。

礼萨说,「我希望抗议活动没有发生,我们的敌人以此为借口向我们的国家施加压力。」 阿图萨在回忆起那段时光,悲伤地说,「我充满希望,我以为改变终于会到来,我将能够在一个自由的国家过上不受压制的生活,我付出了沉重代价,但政权仍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