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州,以煤化著称。县级市,隶属咸阳。

但一段时间以来,镐媒体·镐京笔记(ID:Haojing_2024)与西安科创企业交流发现,不乏将生产基地布局彬州的案例,如凯立新材、智仑新材、氢易能源等。

这就很有意思了。

坊间舆论场中,常听闻“西安虹吸周边”的论调,至于相关规划文件中提及的“西安研发,周边制造”,似乎并不足以“服众”。但眼下,越来越多的案例证明,铜川、彬州、三原等一众县市,正在加速享受西安溢出红利。

科创协同圈,也成为西安都市圈破局协同发展的有效方式。

当然,实际进程来看,周边县市入“圈”速度也是参差不一。像铜川、彬州等肉眼可见的抱上了西安“大腿”,在客观条件和主观打法上,必然有其独到之处……

科技企业入彬

签约项目124个、到位资金132亿元,175个重点项目完成投资175.2亿元——凭借该成绩,彬州去年招商引资工作拿下咸阳第一。

种种迹象表明,彬州招商引资潮中,科技企业的浪花不小,且新能源、新材料的标签尤为醒目。

镐媒体·镐京笔记曾聚焦氢易能源(详见《西安杀出氢链“黑马”》),这家依托西安交通大学化工院有机液体储氢技术团队的企业,致力于储氢技术的研发与商业化,成立三年完成3轮融资,累计金额达数亿元。

据媒体公开报道,氢易能源彬州工厂将于2024年二季度正式投产,用于生产有机液体储氢材料及配套催化剂。

专注于电子级环氧树脂的智仑新材,亦重金投资彬州。

2024年年初,该公司与彬州人民政府签约“年产2万吨电子级环氧树脂新材料项目”——镐京笔记早前刊文《前阿里CEO卫哲旗下资本领投,陕西重点项目将获推进》,对此有详细介绍。

4月,凯立新材(彬州)产业园项目在彬州高端能源化工园区正式开工。在此半年前,这家来自西安的高新技术企业,就在彬州成立了子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据央广网报道,在推进“能源化工强市”的目标下,截至2024年4月,陕煤渭化、西安凯立、思科赛、金沃泰等10多家优质企业相继入驻上述高端能化园区,初步形成了煤、电、化一体化发展格局。

还有一些企业,透露出投资彬州的意向。

譬如,品物皆春专注于“苹果免套袋(苹果面膜)技术”研发,公司创始人牛育华此前与镐媒体·镐京笔记交流时表示,最想去彬州建厂,因为当地的煤炭资源可以用来生产技术研发所需的防冻剂、改良剂和腐植酸有机肥。

能源化工转型

谈及缘何在彬州投资建厂,氢易能源总经理张健铮脱口而出,“离得近,能干化工。”

彬州距西安近150公里,放眼关中地区,自2019年,铜川市被确定为资源枯竭型城市之后,彬州是唯一一个距离省会较近的资源型城市,并被陕西省规划为关中能源接续地。

公开资料显示,彬州地处陕西省第二大煤田彬长煤田腹地,煤炭储量32.4亿吨,是优质的动力用煤、气化用煤和环保型煤,2023年GDP为333.73亿元,煤炭占全市工业产值85%以上,发展煤电、煤化工和建材工业等前景广阔。

以氢易能源为例,其工厂将用来生产有机氢载体及配套催化剂,彬州可提供丰富的生产原料。

除资源和地理位置优势外,彬州也在试图通过创新园区建设,吸引企业入彬。

彬州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央广网采访时表示,“我们正致力于将园区打造成为关中煤炭清洁转化、大西安高端材料供应、先进化工企业搬迁承载‘三大基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此目标下,彬州为企业量身定制了一套服务模式。

如,基于化工产业的行业特点,彬州工业园创造性地采用园区托管模式,该模式特点在于生产化平台资源共享,各类型精细化工企业可以“拎包入驻”,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产品质量和市场拓展。

此外,针对精细化工新材料产业,彬州还与陕西金控集团等成立产业基金,组建了陕西省内第一支基金专属招商团队。

陕西金控集团官网推文显示,该基金产业覆盖面广,已对接电容膜、超高分子聚乙烯纤维等细分行业企业458家,目前,已成功推进思科赛等优质企业入彬落地。

破局西安都市圈

客观条件+主观作为,让彬州逐渐抱上了西安这条“大腿”。

而更深层的关注点在于,科创协同圈,似乎正在成为破局西安都市圈产业协同发展的一种方式。

长期以来,围绕“西安是否虹吸周边中小城市”的争论声不断。在此过程中,也不乏一些理论和实践,致力于探索都市圈差异化发展。

“西安研发 周边制造”,是共识度比较高一种方案。

铜川近年来便尝到了不少甜头,这座因资源枯竭而不得不谋求转型的城市,借助地缘优势,积极践行“西安研发,铜川转化”,眼下产业布局动作风生水起。

商洛也在寻求西商融合发展之路,借助秦创原建设,主动承接西安国家中心城市政策外溢和功能延伸,加速各类创新资源要素向商洛流动,共建西商“生产圈”“生活圈”“生态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综合各城市发展轨迹来看,打造“西安研发,周边制造”的科创协同圈,进而实现错位发展、功能耦合,正在成为西安都市圈破题的主流方案。

简单理解,摆脱虹吸的最有效途径就是融入其中。

彬州亦是如此,借助西咸一体化发展机遇,彬州不断携手“新朋友”积极入“圈”,实现产业协同发展。

回首上世纪60年代,彬县百子沟煤矿开业,及至彬州连续六年荣登中国西部百强县市榜单,煤炭功不可没,但转型焦虑亦时刻弥漫。“我就是彬州人,煤矿总能被挖空,没了煤矿我们还有啥!”在一篇介绍彬州的帖子下有人这样评论。

眼下,以科创协同圈破局西安都市圈,则为彬州新旧动能转换,提供着更多机会——能源化工强市,彬州的故事还将继续......

(图片来源:彬州市人民政府官网、凯立新材官网、氢易能源官网、西咸新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