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罗斯与朝鲜19日签署相当于军事同盟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还事实上承认朝方的拥核国地位,引发了韩国的恐慌和忧虑,韩国核武装论因而再起。 韩政府25日就所谓「韩应靠核自主来应对朝俄军事合作」的说法表示,将进一步加强美韩同盟的「延伸吓阻」(核保护伞)力量予以应对。

据韩联社报导,韩外交部官员当天就拥核自保论相关提问表示,政府坚持认真遵守《禁止核子扩散条约》(NPT)规定的义务,继续加强美韩延伸吓阻合作的立场。 该官员说,为了落实美韩首脑发表的《华盛顿宣言》,两国正以《核咨商小组》(NCG)为首紧密协调磋商,并透过美韩联演维持牢固的协防态势。 面对日益升级的朝核威胁,美韩同盟不断加强遏制和应对能力。

分析认为,上述发言可被解读为,韩政府重申自主拥核不符合国家利益的既有立场。 去年4月,美国总统拜登与韩总统尹锡悦在白宫发表《华盛顿宣言》,旨在强化美方对韩延伸吓阻,重点包括两国新设北约式核磋商小组,美方也将定期在韩周边部署搭载核武的战略核潜艇(SSBN)。

韩国家情报院下属智库「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INSS)23日在网站上刊登报告说:「俄罗斯以明目张胆无视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的方式,委婉地容忍了朝鲜核武装。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加强实现朝鲜拥核国既定事实化的趋势。 韩政府应该对包括持续加强美韩延伸吓阻、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及北约式核共享、具备自主核武装或潜在核能力等在内的各种对策进行讨论,推进战略的公论化。」

所谓的具备潜在核能力,意味着拿到受《美韩原子能协定》限制的铀浓缩和核燃料再处理权限。 目前规定是韩进口全量的铀燃料,在使用后进行核燃料再处理时要与美国达成书面协议。 世宗研究所朝鲜半岛战略中心主任郑成长表示:「特别是如果川普在美国大选获胜,就需要从现在开始做好准备,以便迅速拥有自己的核武和进行核开发。」

韩《朝鲜日报》报道说,专家们特别关注的是俄罗斯在本次条约中,事实上承认了朝鲜拥核国地位的部分。 条约第2条包括全球战略性稳定和追求建立新国际秩序,以及加强战略战术合作的内容。

去年1月13日,尹锡悦曾表示,若朝鲜核问题加剧,韩可能部署战术核武或自主拥核。 他并称凭借韩科学技术实力,可在短时间内实现这一目标。 而今年2月初,崔钟贤学术院委托韩盖洛普所做的民调显示,72.8%的受访者赞成独自拥有核武。

美国曾于1958年开始在韩部署战术核武,包括近程弹道导弹和280毫米口径核大炮。 到了1992年韩朝签署的《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生效后,美撤除在韩部署的战术核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