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

画画,乐在其中。不断地铺陈,不断地勾画。想想自己为何能这样不厌其烦?哦,因为没有烦啊,全是享受嘛。

想想,自己的叙事方式似乎遗传了老妈,从来不会直奔主题,永远都是不断地描述一个细节,然后会不断地分支出去,接着一个又一个细节地铺陈开来。

梵·高的向日葵,从葵花盘边上黄色的花瓣儿、绿色的叶瓣儿,到一粒粒的葵花籽儿……变幻着蓝、黄、紫;曹雪芹,絮絮叨叨、絮絮叨叨,一个场景一个场景、一个人物一个人物地描画,美食、服饰、语言……想着想着自己笑了,曹雪芹只写了这一部长篇,我猜他也写不出快食短篇,就像梵·高画不出卡通。

原来,天马行空、絮絮叨叨,是我原生的思维方式特色。之所以能不厌篇幅长短,长篇累牍地絮叨,是因为那些细节活生生的画面就是那样浮现在脑海里,不想絮叨都不行。抱歉苦了听众,有耐心的话,就别着急,享受那细枝末节吧。或者换个频道,找喜欢的。

感谢上天安排的独处,不被任何外力撕扯,要求我改变、改变、改变。何必要让别人活成你呢?这恐怕是天下最难的事。如果你对你的孩子是这样,先问问自己,是真的无私地爱ta们吗?天赋的种子会自己发芽、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