叽里呱啦讲故事

叽里呱啦讲故事

网易号

关注
34粉丝
0关注
203被推荐
IP属地:贵州

人文领域创作者

1枚勋章

把听到的故事讲给所有人

  • 2.
    “你们家王娇嫁过来这么久了,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你一点不着急啊?”王大妈平静了点,说:“嗯?你不好好想想,谁会把一个孕妇带到家里,” “你快点说完,”任海妈着急地说:“一口气说完!” 王大妈继续说:“我看王娇是看上了杨花肚子里的孩子,她生不出来孩子,等杨花生下孩子,她就会露出真面目了。” “你别乱讲,我们王娇不是那种人,”任海妈不愿意相信,“娇娇人很好的,” 王大妈恨铁不成钢,无奈地说:“你等着看吧,” 任海妈半信半疑,王大妈不会害她,心里没底,多问了一嘴,“真的是这样,怎么办?” “王娇不会生孩子,你就顺她的意,把杨花留下,”王大妈肯定的说:“杨花当初是村里的鲜花,你们家任海指定也喜欢她呢,” “这样,”任海妈迟疑着,琢磨,“王娇怎么办?” “你管她干什么,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呗。她要愿意,留下也行。” 任海妈拿着一兜子菜,送到任海家,杨花正在准备晚饭。 “小花,做饭呢,”任海妈笑着打招呼,王大妈的话在隐隐作祟,“任海两口子呢?” “妈,你来了,快坐,大哥嫂子干活呢,一会儿就回来了。” “哦,”任海妈看着杨花伶俐的模样,又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杨花和任海在一起,她就一定会生下孩子,她也就不用操心了。 晚上吃完饭。 趁着杨花和王娇在屋里刷碗的功夫。 任海妈在院子对任海说:“小海,你觉得杨花怎么样?” 任海敲打烟斗,反问,“什么怎么样?” “把她留下来给你当媳妇怎么样?” “妈,你说什么呢!”任海瞟了一眼屋里,紧张的说:“话不能乱讲,” “怎么乱讲了,小洋没了,小花和你在一起,不止能生下一个孩子,有什么不好,”任海妈激动起来,控制不住的说:“他们一起嫁过来的,王娇现在一定动静也没有,杨花再嫁给你不是正好。” “话不能这样说,”任海看到杨花和王娇,立刻慌了,说:“娇娇,你别误会,妈乱讲的。” 王娇红着眼,扭头跑进了黑夜里。 身后是任海妈的喊声,“小海,你别管她!让她去!” 河边,凉风刺骨。 王娇心灰意冷,没有孩子不是她一个人的错,现在却全都在怪她,她好心照顾杨花,现在被赶走的人却是她。 “王娇!” “王娇!” 一声声着急地呼喊传来,王娇回头,岸边有明亮的火光,一个接一个的火光在向她靠近。 “娇娇!”任海不顾一切跑向王娇,一把将她拽回河边,“你犯傻啊!” 任海妈也赶到了,不敢上前,站在举着火把和手电筒的村里人中间,“娇娇,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王娇挣脱任海,站起来,决绝地说:“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杨花赶到,扶着肚子,喊着,“娇姐,都是我的错,你别这样,我明天就走,是我打扰你们夫妻的生活,是我的问题。” “好了!你们别说了!”任海愤怒大吼,“我把话放在这里,我只有王娇一个老婆!那些嚼舌根的人最好躲远点!” 说完,他拉着王娇回家。 杨花站在门口,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王娇出来将她拉进去,说:“妹子,” 杨花抢过话,说:“娇姐,你放心,我明天就走。他们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本来不想搭理,想着忍让,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既然话都说开了,”王娇不忍心的看看任海和杨花,忍痛说:“如果你们真的有那份情谊,我愿意成全你们。” “娇姐,你真的误会了,”杨花拉着王娇的手,说:“我的心一直在任洋那里,我想生下这个孩子,但是我爸妈不同意,公公婆婆那里住着也不方便,和你投缘,没地方去才住到你们家。” 任海说:“娇娇,你别听那些人胡言乱语,你要想要孩子,我答应你,明天我们就去看医生,” 撕开男人最后的薄弱面,任海难为情,看向外面,说:“我听你的,杨花是我弟妹,我对她不会有什么心思?你要明白。” 屋子里没有人说话,几个人都沉默了。 第二天,任海真的和王娇去了医院,杨花在家做饭等他们。 任海父母难为情,主动站出来说,要把地基让给任海,让他修大房子,方便一家人住。 两年后。 杨花抱着孩子赶去医院,当她赶到时,王娇已经生了,一对龙凤胎。 “小宝,你要有弟弟妹妹了,”杨花逗孩子,说:“你是哥哥呢。” 黄强站在门外,眼巴巴看,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走进去
    民间故事会
  • 1.
    良田村的王娇和杨花是一对好姐妹,两人前后嫁进了村里的任家。 王娇嫁给踏实肯干的大哥任海,杨花嫁给长相帅气的弟弟任洋。 一年冬天,任洋酒后开车,一脚油门撞下山崖当场毙命,怀孕两个月的杨花成了寡妇。 办完任洋的丧事,心灰意冷的杨花不顾任家老两口的阻拦回了娘家。 吃完饭,王娇和任海坐在火堆边。 王娇说:“海哥,我们把杨花接到家里吧,” “接到家里?”任海对此不怎么赞同,说:“小洋没了,杨花肚子里的孩子还不一定留下来,” 王娇忧心的说:“爸妈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小洋去世的打击,身体更是一天不如一天,如果杨花肚子里的孩子没了,我怕他们撑不下去。我们把杨花接到家里照顾,她能安心点,没准就答应生下孩子了,她对小洋有感情,不会太狠心。” 任海将烟靠近火块点燃,抽了一口,说:“行,你要愿意,你就去接吧,” 几天后,王娇带着任家老夫妻上门去游说。 杨花在娘家待不下去,看王娇和任海对她好,她一时感动答应和他们回去,但孩子要不要生下来,她还很犹豫。 “妹子,你就放心住下,”王娇拉着杨花的手,说:“什么也不用操心,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和你大哥顶着,” “谢谢你,娇姐,”杨花委屈的说:“现在村里人都明里暗里说我闲话,我实在、” “别搭理他们,那些人就是喜欢嚼舌根,任洋的事情和你没关系,”王娇安抚杨花,“不用怕,以后你就住我们这里,我们还是一家人,” 任海在屋外听见她们的对话,抽着闷烟。 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女人,怎么想都不会安生。 他们不让杨花下地,杨花心里有愧,主动早起做早饭。 “大哥,嫂嫂,你们忙着干活,中午,我给你们送饭去,”杨花笑着说:“省得你们来回跑。累得慌。” 任海低头,王娇说:“不用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杨花羞愧的说:“也没见谁家孕妇肚子才显形就开始养胎,你们这样让我心里过意不去。” “那你慢点。”任海接过话,说:“走路当心。” “哎!”杨花开心地点头。 树下歇气的黄强和几个同村人抽烟,瞧见杨花抱着饭菜盒子走过来,眼前一亮,目光在杨花身上流转。 杨花是村里公认的一枝花,不少人都倾心她,即使现在仍然有人念着,黄强也不例外。 “给你男人送饭啊?”黄强调侃地说:“怀着孩子还走这么远的路,他不心疼吗?” 杨花嫁给任洋,黄强输得心服口服,可现在杨花在任海身边流转,黄强不服气。 杨花不想搭理,看也没看一眼,直接走过去。 “哈哈哈,”黄强旁边的人大力啪打黄强的肩膀,说:“人家不稀罕你,看都不看一眼,” 黄强不屑地撇嘴,故意扯着嗓子朝杨花喊,“三个人的床更暖和!”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开始呜嗷乱叫,好像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消息。 杨花顿时红了眼眶,抱着饭菜盒子,埋头就跑。 王娇看杨花眼眶发红,关心的问,“妹子,你眼睛怎么红了?” “刚才来的路上被一只小苍蝇撞进眼睛里,”杨花装作无事发生,又揉了揉眼睛,说:“现在眼睛还有点难受呢,” “现在这个天气就有苍蝇了?”王娇看看任海,觉得有些奇怪,“不应该吧,” 任海看了一眼杨花,立刻就想到了什么,帮着杨花隐瞒,说:“会有一点,运气不好就会碰到。” “是啊,”杨花赶紧收拾东西,说:“大哥,嫂子,你们吃好了,我把这些收回去,” “麻烦你了,”王娇笑着说:“来回跑。” 杨花心里舒坦了些,说:“不麻烦。” 同村的王大妈叫住从家门口走过任海母亲,神秘兮兮地朝着她招手。 任海妈走过去,问,“怎么?” “你们家是什么情况?”王大妈黑溜溜的眼珠子盯着任海妈,说:“杨花怎么住进任海家里了?” “哎呀,你别提了,杨花现在还没答应我们生下孩子呢,现在让她住在小海家,就是想通过王娇劝劝她,她们之前是姐妹,感情好嘛,” “你可别骗我,”王大妈瞪大眼睛,“我听到的说法可不是这样的,” “什么?”任海妈一脸奇怪地看着王大妈,“你听说什么了?” 王大妈凑近任海妈的耳朵,飞快地说了一句,“他们说杨花肚子里的孩子是你们家任海的!” 说完又立刻闪开,就怕有人看见窃窃私语。 “胡说八道!”任海妈气得跺脚,四处张望,破口大骂,“是哪个闲出屁的人在乱嚼舌根子!” 王大妈赶紧拉住她,说:“你别吼,” “我能不吼吗?!人家都要在我头上拉屎了!” “你还是像年轻的时候那样,”王大妈无力地拍了一下任海妈的肩膀,“做事情不过脑子,” “你想说什么?” 王大妈说:“要不是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还懒得管你家的破事,” “要说话就快点说,”
    民间故事会
  • 家庭伦理:今夜不设防

    2024-06-16
    图片
  • 家庭伦理:一夜未风流

    2024-05-29
    图片
  • 吃了张家的喜席,张良想趁着天光往家走。
    村里的王二狗拽住他,说:“着急什么,你是张家人,不能这么早走,还要喝两杯。一会儿,还要闹洞房啊!” “再喝两杯,”新郎官张元兵也搭在他的肩膀上,说:“这样的日子难得有,” 围着张良不让他走的几个人嘻嘻哈哈,“对,来,再喝两杯,闹洞房!” 张良看了一眼新房,里面坐着的是他爱的女人却不是他的新娘,悲从心起,他拿起酒杯,“喝!” “喝!” “喝一杯!” “再喝一杯!” 酒一杯接着一杯,浇灌着张良干枯的心,他悔恨如果当初不是他固执相信读书可以改变命运,独自跑到外省求学,最终空有一肚子知识却身无分文。 如果他像张元兵一样早赚钱,林美也不会被她嫌贫爱富的父母逼迫嫁给张元兵,他也不至于连心爱的人也守不住。 醉意上头,张良拖着无力的四肢痴痴望着亮着灯的婚房,流下眼泪的同时昏睡过去。 “你们!你们这对、” 愤怒的尖叫将昏昏沉沉的张良吵醒,他慢慢爬起来,看到张元兵站在门口,身后是被张元兵声音吸引来的张元兵父母和邻居。 这里不像是他的家,张良酒还没醒,脑子没有反应过来,正当他要打量周围时,整个人被怒火冲天的张元兵拽下床。 “好啊!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丧心病狂的男女还在藕断丝连!”张元兵挥着拳头就往张良脸上招呼,“你这个混蛋!口口声声说是读书人!这就是你在书里学的吗?!” 张良被打醒,关于昨晚的事情,他没有任何记忆,只记得喝酒、醉了。 一顿拳打脚踢后,张元兵一家人将张良拖到村里的祠堂,全村人都到现场,见证这荒唐的事情,也迫切地想知道那荒唐的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良,”村长表情肃穆,不怒而威,问,“你把昨晚的事情说清楚。” 张良是村里唯一的读书人,村长一直很欣赏他,甚至有栽培他的想法,事到如今,他对张良仍然存着一丝希望。 浑身都是痛楚,张良吃力地爬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 精彩后续在主页《乡土伦理:新婚之夜》
    民间故事会
  • 乡土伦理:新婚之夜

    2024-05-27
    4跟贴
    图片
  • 家庭伦理:越矩的爱

    2024-05-27
    图片
  • 家庭伦理:藏不住的秘密

    2024-05-23
    图片
  • 家庭伦理:瓮中捉鳖

    2024-05-19
    图片
  • 家庭伦理:无奈的出轨

    2024-05-18
    图片
  • 家庭伦理:王经理的私事

    2024-05-16
    图片
  • 家庭伦理:林间旅店

    2024-05-15
    图片
  • 家庭伦理:旅店有约

    2024-05-15
    图片
  • 家庭伦理:偷腥

    2024-05-14
    18跟贴
    图片
  • 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上,王芳再次见到了林伟。
    饭桌上,他们没有交流,饭后,两人却默契地走到了小花园。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林伟先开口说:“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王芳看向林伟的腿,身子靠着左边,右腿像是拖在地上,她不敢多看,抬眼,说:“都是老同学,十多年没见了,难得一聚。我也没想到你愿意来。” 林伟杵着拐杖,走了两步,问,“听说你结婚了,怎么样?他对你好吗?” 突然响起的电话打断了王芳。 看到来电显示是丈夫何坤,她没有接,将手机按在包里。 但手机却一直响。 林伟说:“接电话吧,别让他担心。” “你等我一下,” 王芳转身接电话,她不愿意让林伟听见何坤的声音,轻轻挡着的手机,“喂,” 何坤焦急地问,“老婆,你跑哪里去了?我到你们聚会的地方,同学们说你已经走了,” “我在路边拦车呢,”王芳看看林伟,低声说:“不用担心,我的车到了,先和司机说两句,” 她匆忙挂断,再次走到林伟跟前。 林伟递上一张名片,说:“我在山里开了一见旅馆,有时间来玩。” “好,”王芳在犹豫中接过名片,准备说点什么,手机再一次响了。 “老婆,我到你附近了,你别打出租车了,我们顺道一起回家,” 王芳看向林伟,林伟朝她挥挥手,手上比了个电话的手势,拦下出租车走了。 “好吧,”王芳回答何坤,“你过来吧,我把定位发给你。” 回去的路上,王芳还想着林伟,对何坤的话爱答不理。 何坤有点不开心,问,“出来聚会还不开心了?心事重重的,” “没什么,”王芳下意识地收紧装有名片的口袋,说:“就是看见有些同学过得不好,心里难受,上学那会儿,大家都一样,没想到变化会这么大。” “人各有命,”何坤安慰王芳,“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是福不是祸,没准人家是大器晚成,好日子在后面呢。” “嗯。” 想了一晚上,王芳决定去见林伟。 “老公,明天,朋友约我去爬山,”王芳给何坤准备早餐的时候,说:“我答应了,” 精彩后续在主页 点击头像进入 《家庭伦理:林间旅店》 免费看完整内容
    民间故事会
  • “妈,吴良要害我,”何甜哭着对母亲说:“我经常听见他和一个女人打电话,两个人在密谋什么,”
    何甜母亲心疼女儿,但也无奈,额头的细纹全部皱起来,说:“闺女,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我们不能冤枉别人,凭良心说,吴良待我们都很好。” 何甜站起来,赌气的瞪了一眼母亲,没好气的说:“你们不就是看中他有钱,当初我嫁给他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们一点不顾及我的感受。” 她说完,甩手离开,将门重重砸上。 回到家,她又大哭一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理解她。丈夫为了外面的女人要害她,她却投诉无门。 既然他们要证据,她就拿出证据。 深夜。 何甜被卫生间传来的说话声吵醒,她跟着声音走过去。丈夫吴良推门出来,两个人撞个正着。 “大半夜的,你神神叨叨的干什么,”吴良将手机藏在身后,躲开何甜,躺回床上,“快睡觉吧,” “你刚才和谁打电话呢?”何甜翻扯吴良的衣服,大喊,“手机我看看!” 吴良甩开她,“你发什么疯!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何甜撞在衣柜上,后背阵痛,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她又听见吴良在和那个女人打电话。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温柔的女声响起,叫醒了何甜。 何甜浑身酸痛,在她的搀扶下坐起来,左右打量,她已经在医院了。 护士说:“你是气急攻心才会晕倒,没什么大事,等家属过来帮你办理出院就能离开了。” “家属?”何甜想起吴良,又来气,质问,“送我来的人呢?他在哪里?” 护士一脸奇怪地说:“刚才医生把他叫走了,” “去干什么?” “医生和家属肯定是在讨论你的病情,决定治疗方案嘛,”护士说:“你也别太紧张,现在医疗系统发达,什么疑难杂症都能对症下药。” “我没病!”何甜失声大喊,“我没病啊!” 护士吓得后退一步,“好,好,你先别激动。” 何甜瞬间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吴良的阴谋,她越是挣扎,他们就越是认定她有病。 她要冷静,拿到吴良的出轨证据。 出院后。何甜变成了吴良眼里的贤妻良母,吴良很满意,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晚上,何甜做了一桌子菜,正在餐桌上等着却接到了吴良的电话。
    民间故事会
  • 家庭伦理:婚外夫妻

    2024-05-12
    30跟贴
    图片
  • 最近,多个同事因为桃色闹剧影响了工作。
    王重也因此忧心忡忡,再过两个月,他要参与主管的竞升,不知道该怎么妥善处理他和姚丽丽的关系,断了舍不得,继续下去又怕被竞争对手在背后捅刀子。 在停车场停下后,王重在车里坐了很久,等到姚丽丽给他打电话,他才忽然回过神来。 姚丽丽问,“饭菜都快凉了,你怎么还不到,” “路上堵车,”王重熟练地找到借口,“我到楼下了,马上就上楼。” 推开门,姚丽丽立刻蹦上来,搂着王重又亲又抱,说:“今天是你生日,我特意给你做了一桌子的菜,生日快乐,” 王重心事重重,怕被姚丽丽发现,他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说:“辛苦了,我最想吃、” “你别说了,”姚丽丽羞红脸,“快吃饭啦。” 饭桌上,王重拉着姚丽丽的手说:“公司安排我出差,明天就走,” “又要走啊,”姚丽丽舍不得,生气的瞪眼,“什么工作非得你去?” 王重说:“工作需要,我也没办法。你不是看中了一个包吗?等我出差回来给你买。” “你每次都这样,”姚丽丽像个小孩一样,撒娇,“带上我一起去好不好?” “下次,”王重不舍地握住姚丽丽的手,“下次一定带上你。” 王重走后,姚丽丽一直联系不上他,直到一天,在飞机坠毁的遇难者名单上看到他的名字,她急忙去确认,但工作人员要她拿出关系证明才能告诉她相关信息。 回到出租屋,无助的姚丽丽失声痛哭,她和王重没有身份,见爱人最后一面也没有资格。 一个月后,姚丽丽决定换个城市生活,在朋友的介绍下到化妆品柜台当了柜姐。结识了黄娇。黄娇花钱大手大脚,从来不看账单,只要是喜欢的东西,眼睛不眨就买。 姚丽丽审美好,每次帮黄娇搭配的衣服首饰都让黄娇很满意,一来二往,两人以朋友相称。 黄娇多次让姚丽丽完成了业绩,姚丽丽请客吃饭,答谢她。 喝了点酒后,半醉半醒间,黄娇说出了她的秘密。 “丽丽,你说他真的会娶我吗?”黄娇哭丧着脸,撩着额前的碎发,说:“我等了6年,他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姚丽丽不忍心姐妹受委屈,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舍不得,”黄娇说:“我和他上大学就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我家境不好,不能在事业上帮他,我们早就结婚了。” “你别傻了,”姚丽丽说:“你这样没名没分的跟着他,最后,除了得到一个骂名还有什么?如果他有点意外,你连见最后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他是爱我的,我们之间没有秘密,”黄娇不甘心,想证明她的与众不同,“他什么事情都会告诉我,我们是真心相爱。” 姚丽丽不再说什么,只是可怜黄娇。 一天,黄娇打扮艳丽,高调地坐到柜台前,对姚丽丽说:“一会儿,你告诉我,我和进门那个女人,谁更漂亮。” 姚丽丽望向门口,整个人僵住了,曾经的爱人王重搂着一个女人有说有笑走进商场。他们没有看见她,坐着扶梯去了二楼。 “看见了吗?”黄娇迫不及待地问,“我和她谁好看?” 姚丽丽脑子被翻转,消散的记忆涌现。 “怎么了?”黄娇晃了晃呆住的姚丽丽,“丽丽,你看见了吗?” 姚丽丽恍然回神,问,“她旁边的人是你说的那个男人?” 黄娇不愿意回答,问,“是不是我比她好看。” “是,你比她好看。”姚丽丽挤出笑容,恢复了神智,说:“他们有说有笑,感情不错。” “都是假的。”黄娇固执地说:“演戏,” 姚丽丽沉下心,问,“娇娇,你真的了解他吗?” 黄娇犹豫了。 精彩后续 在主页 #乘风计划,动态激励#
    民间故事会
  • 家庭伦理:拥挤的床

    2024-05-11
    图片
  • 家庭伦理:妻子的外出

    2024-05-10
    图片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