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周朝多酷吏,《旧唐书》上具名的,就有来俊臣、周兴、索元礼、丘神勣等二十三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武则天窃李唐神器,以女主临国,朝野多不服。光宅元年,有英国公李敬业据扬州起兵;垂拱四年,又有琅琊王李冲、越王李贞于博州、豫州举义。武则天惶然不安,以为天下之人都要图己,便广开告密之门,并扶持酷吏,希冀用大诛杀的方式吓阻天下。

“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干”。人皆有私欲,在大利益面前,有几个人能持心守正?国家设牢狱及大小刑罚禁绝匪盗,然而夺包盗墓、入室拦道的坏分子何曾消失?权势比钱财更动人心,钱财能使人不计生死,权势当然更能。所以,四方告密者蜂起,酷吏集中在武周朝涌现。

然而,告密制度与酷吏是双刃剑,可以为人主扫荡不服,但也会搅乱朝纲、制造矛盾。对君主而言,统治尚未稳固之时,它们的积极意义大过消极;统治已经稳固之后,它们的负面作用就会凸显。所以,当武则天震慑住天下人心之后,告密制度便告废止,酷吏们也如同用过的尿片一样遭到抛弃,成为了她的替罪羊。

昔日构陷天下,得罪人太多,一旦沦为弃子,被他们害过的人自然会扑上来,将他们撕碎。当然,他们在决定以化身酷吏求官得职的那一刻,就应该想到自己的结局,只是为求权势,甘愿冒险而已。这是求怨得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来俊臣与周兴“请君入瓮”的故事我们都知道,这是典型的“作法自毙”。站在来俊臣的角度上,可称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从周兴的角度看,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实际上,在这一批酷吏和告密者中,“作法自毙”的可不止周兴一人。

告密之风初起之时,一个叫鱼保家的二代巧思妙想,发明了专为告密之用的“铜匦”。所谓的“铜匦”,就是一个铜箱子,其中分四格,外面开四口:东面有“延恩”二字,专收夸赞女皇的文章;西面有“申冤”二字,给受屈者申冤而用;南面写着“招谏”,让人品评朝政;北面写着“通玄”,收录天象灾变及军机秘闻。鱼保家发明此物,自然是期冀以此晋身。然而,没过多久,铜匦中就出现了“鱼保家勾通徐敬业”的告密文。鱼保家因此被腰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西游记》里,为了让孙悟空专心保唐僧西去,观音用计把紧箍戴到了他的额头上。只要有人念动“紧箍咒”,这箍儿就会越勒越紧,让悟空痛苦难当,不得不听命。在书里,这紧箍是如来所赐,大概也是如来发明的,但在现实中,它也确有原型。这个原型,便是武周酷吏索元礼发明的头箍。

索元礼发明的头箍,其实是一个小铁笼子,它刚好能把人的脑袋罩进去。它当然没有自动收缩的功能,需要手动打入木橛,可使人脑裂而死。每当索元礼负责审讯,而受审人不招供之时,他就会大喊一句“取我铁笼来”。受审人见铁笼,往往心胆俱丧,不得不违心认罪。前面说的鱼保家,就是屈服在铁笼之下。待到索元礼倒台,审讯官吏见他死不认罪,也依葫芦画瓢,喊了一句“取公铁笼来”,他便马上认了罪。

害人终害己,这也算因果循环吧。只是可惜,周兴的“请君入瓮”与商鞅的“作法自毙”都成了成语,“保家铜匦”和“取公铁笼”却没能成,难道是因为这两个典故的主人公名气太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