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八十年代能坐船去上海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改革开放初期物资相对匮乏,而上海则是一个“时尚中心”,青岛人两手空空乘船去上海,回来时总能大包小包满载而归,不少生意人从上海带回皮鞋、毛衣等,转手到即墨路市场售卖,一时风气大盛,也成为那个年代特有的风景。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的客轮是非常简陋的,战斗号、工农兵号客轮基本上就像货船一样,当时,没有高速公路、高铁,费用低廉的客轮便成了人们出行上海、大连,走南闯北的主要首选交通工具。那时的客轮通常分为一等至五等舱,大部分出行的人也基本都是四五等舱的常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年的民主号客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世纪60年代上海轮船公司上海至青岛三等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世纪70年代上海海运局上海至青岛四等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76年,上海到青岛“工农兵4号轮”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9年,上海到青岛“工农兵5号轮”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年“小扁担”精神在全国广泛传播,它的创造者杨怀远感动了无数人,“小扁担”精神也成为当时“为人民服务”的代名词。

1960年,杨怀远从部队转业到上海海运局。不久后,他被安排到客轮上,成为一名服务员,开启了海上“服务之旅”,这也成为“小扁担”精神的起点。杨怀远工作的轮船就是往返于上海、青岛之间的“民主5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扁担劳模”杨怀远与身后的“民主5号”轮船

本公众号曾经编辑发布过一篇青岛文史研究者李知生老师的《青岛到上海的客轮航线,是否有你美好的回忆!》一文,勾起了很多老青岛曾经难忘的回忆。近期应部分读者朋友的要求,通过对一些老照片、资料的搜集补充,重新编辑整理了这段值得纪念的历史,现与大家一起分享。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乍始,经济复苏,随着即墨服装批发市场与市区的即墨路小商品市场的规模初始。乘坐青岛至上海的客轮到南方采购进货的人们也开始多了起来。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至八十年代的中国沿海客轮,逐渐淘汰解放后的“民主”号和“工农兵”号,陆续换上新建造的“天”字号和“长”字号。那乘坐客轮出门的感受,和乘坐火车就是不一样,特别是在青岛大港码头驶出后,一声长鸣,轮船驶入深海区域,开始加速,整个的一个青岛市区,在犁开的波浪中逐渐变小、模糊,当船过大公岛后,主机发动,客轮以每小时六十华里以上的速度驶入蔚蓝的深海,那种感受,至今回忆起来还是激情满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3年的青岛到上海客轮(出目里利吕井摄影)

记得第一次从青岛乘坐客轮去上海,是1980年的夏天,那时的青岛,最高的建筑物不是现在的德县路教堂,因为那时候的教堂双子座还没安装上十字架,所以,从胶州湾、前海看起来并不明显,不是青岛的标志性建筑,而青岛山和黄县路一带的绿树红瓦街道,就显得格外出眼好看了!

青岛码头的海水,是蓝色的,有海鸥在上下翻舞飞翔。而客轮进入长江口后,就行驶在滔滔的黄泥汤子里,满眼的黄水了!等客轮低速驶入吴淞口进入黄浦江以后,满河道的船只,夹岸而立的工厂城市,从吴淞口一直到客轮停泊的公平路码头,数十里水路,就是在号称“东亚第一大都市”的城区里,穿越进去的!

公平路码头,和上海其它的几个码头一样,都是旧中国遗留下来的老码头,显得破烂不堪,毫无生气!那候船室,还是由一个大仓库改造的,那条虹口区有名的公平路,走不开两辆汽车!这就是八十年代的大上海一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往返于青岛与上海之间的客轮“长更”号。

1971年,沪东船厂建成中国当时最大的甲型沿海客货轮长征号。该船长138米,型宽17.6米,型深8.4米,吃水6米,5926总吨;载货量2000吨,载客量856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类型船又称长征型(长字型)客轮,至1981年分两批先后建成12艘,船名均以“长”字为首,分别加以征、自、力、更、生、锦、绣、山、河、松、柏、柳字。后三艘的上层建筑较前略有修改,即将游步甲板上的客舱延伸到舷边,总吨达7600余吨。这类船主要行驶上海至青岛、大连、厦门、广州航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上并行的“长锦号”、“长绣号”

青岛至上海之间运行的,就是当时新中国以来最豪华、最现代化的客轮“长”字号。长征、长锦、长绣、长山、长河、长自、长力、长更、长生,乃至长松、长柏、长柳等名号,体现了那段特殊年代的特殊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长自号”轮船下水

记得执行青——上之间的有长更号、长柳号和长自号。这些客轮都在7至8千吨左右,为上海江南造船厂或沪东造船厂的产品。当年那都是新中国响当当的国营、军工大厂,所出产的东西,都是代表国家一流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年的长字号系列客轮

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公路的糟烂运况相比,沿海水运也不轻松,虽然一条乘员800多人的客轮,卖散席可以塞上去1800多人,连走廊都坐满了人,但是,大家当时都很高兴!毕竟不用像坐火车那样一站一天一夜,而且都可以自由活动,喝到各舱面之间的开水,所以,人们都很知足了。

船上的餐厅,在甲板下面的负层中后部,卖的都是那些南方风味的米饭、青菜之类的饭食,因为客轮为上海船运管理局经营,船员和服务员都是上海人,那也就决定了餐厅的饭食都是加糖的了!记得米饭特别不好吃,都是陈了数年的稻米,据知情人说;刚收下来入库的当年稻米,都要这样按照顺序出库,到人们吃到时,都是陈上三、五年的陈米了!那一个个活蹦乱跳、在碗里泛元白色的大米,说是淀白质,其实就是一些渣滓,吃下去充盈肚肠是了!可喜的是晚饭非常迅速,6至7点迅速结束,接踵而来的就是一场电影,然后是舞会!价钱都不贵,一场电影在2至3角之间,一场舞会要一元左右,奉陪上一杯热乎乎的咖啡或奶茶!

长字型有特等、一至五等以及散席席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长河号

具体的舱位布置共有三种,长征,自,力,更,生,锦,绣,河,山等九艘为种方案;松,柏,柳等3艘为一种方案;珍珠梅和万年红两艘为一种方案。印象中前9艘没有特等。目前能记住的就是最后两艘的舱室情况,这两艘船是广州海运局所有,设施最好,载客数最少的。特等共四个房间,两个房间是大床房,两个房间是两张单人床,共8人。

一等:6个房间,每个房间2张床,共12人。

二等:14个房间,每个房间4张床,上下铺,共56人。以上床铺均为木质床。

三等:16个房间,每个房间6张床,上下铺,共96人。

三等以上房间均有独立卫生间,淋浴,淋浴非常好,出水量很大。

四等:比较复杂,共46个房间,甲板下一层,靠近船头12个房间较小,其中四个是4张床,8个6张床,其余是8张床,上下铺。共336人。

五等:共前后两个大房间,甲板下两层,一个房间76人,一个房间114人,上下铺,共190人。

散席:上船领一张席子,甲板以及甲板以下随便躺。一般不让上二层甲板。散席数量看情况,没有定数。反正长字型船,拉1200人没有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世纪70年代长更号客轮上留影

船上伙食不错,只要你有钱。后5艘有舞厅,可以去跳跳舞,看看录像。后甲板是船员区,一般不让去。前甲板很大,随便上,我最喜欢站在船头,在船的最前面,向下看。

青岛的公交车当年跑大港的,也就是6路一趟吧!记得当年人们为了上船不吃那些陈米硬淀粉饭,都是大包小包的买了“华丰”牌方便面和榨菜,上船后用开水泡着吃。

上船时大家都很高兴,很潇洒,特别是潮位高时,船体高高的,人们从悬梯登到甲板后,都会回首对着船下码头,挥手致意,当然是不管有没有熟人了!五等舱当年才6元多点,是散席。上船后拿着船票,到前后两个仓储间去领毛毯和席子,然后就随便在走廊或者甲板上铺开坐卧,占据自己临时的“窝”了。

船出港进港时,人们都涌到船头甲板或者上层甲板上看风景,热闹过后,人们就三五聚堆打扑克、下象棋或者是扯大海。尽量放松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与青岛客轮对接的上海公平路码头,反差极其强烈;一座破烂的老码头,一座仓库改造的客运候船室,出来狭窄的公平路,到东长治路上乘坐到北站的13路公交车,走在宽窄不一的海宁路上,那些探出于路边的二层木板楼,将道路挟持的阴暗不明。上海最大的天目山火车站,那更是一个破破烂烂来说地!候车室分成老远的两块,在售票厅买了票以后,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那些简易棚子里去候到青岛的快车。当时对没落的东亚第一大都市的印象就是;破败落后,阴雨连绵,只要一到上海码头,第一样就是要打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工农兵2号

这艘“工农兵2”号客轮,一直使用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大致执行上海至舟山的海上客货航线。它一般靠泊大达码头或十六铺码头,有时闲泊于黄浦江中心或浦东岸畔,在公平路码头经常能见到它那雄伟的身影。

即墨服装市场初成规模以后,许多服装业者到南方采购布料和服饰用品,乍始都由青岛海路坐船去上海后再分转各地。因为那时的铁路和公路交通和现在有天壤之别,一是乘客挤,二是速度慢!说个笑话;当时去胶县赶集卖衣服,乘坐下午发往即墨的车回来,几次都是天大黑了才到城阳,结果人们或住宿、或走着回即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的路况,就是那么烂。

而乘船就潇洒的多了!就是临上船买到无床位的散席,那也照样潇洒,上船后拿着船票领到草席、毯子,可以前后统舱和走廊过道等处随便铺开躺卧,就是离开行包别处游玩,也不用担心会丢了东西,因为船上的乘警非常敬业,只要是不下船发现丢了东西,那乘警就会给查个水落石出的!记得八十年代的散席票是6元多,而到了二十世纪以后,就涨到60多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青岛大港客运站,刚建起来没有几年,很新,豪华气派,一趟20路公交车,从新疆路上款款驶过,非常幽静!

开船时间一到,辅机发动,将客轮缓缓驶离大港码头。这时的船客,都集中在前甲板和船舷走廊上,眺望青岛这座碧波环绕的海岛城市。德县路大教堂楼顶的双十字架没按上的时候,青岛没有什么标志性建筑,轮船从小港、团岛水上飞机场、栈桥、小青岛一路驶来,然后主机发动,轮船加速,离着城市越来越远,最后就没入湛蓝的大海之中了!

教堂按上十字架以后,以它为中心,轮船出航时就像一只陀螺,围着它转上多半圈后,最后抛出投入到大海中走远了!这是当年的感觉,至今脑子里还有这个印象!

看到本组图文,可能很多老青岛脑海中都会闪现当年“一票难求”的盛况,为了能买到去上海的船票,不少市民在车站外通宵席地等票。

一组老船票,不知是否也有你曾经的身影、曾经的难忘记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自号”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更号”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生号”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锦号”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绣号”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松号”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柏号”船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长柳号”船票

由于青岛至上海海运时间要30个小时以上,又受到天气等意外条件的制约,时常会有停运情况发生。另外,自上世纪90年代起随着高速公路的建设完善、铁路客运不断的与时俱进,人民的生活要求也随之提高,选择海路来往青岛—上海的旅客也越来越少,曾经红极一时的青岛至上海客轮运输最终黯然落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下是部分读者朋友的留言,曾经的青岛至上海客轮,见证了城市的发展轨迹,承载着无数人们在过去几十年的生活印痕与这座城市的历史。

网友“秋高气爽”

我们80年代就是乘坐青岛到上海的客轮航线,去旅行结婚的,满满的全是美好的回忆。

网友“燕子老爹”

说起即墨路肩挑人抗……让我想起了在青岛到上海客轮航线服务多年的杨怀远,一条小扁担闻名全国。那真是一位任劳任怨的服务业明星。

网友“知山乐水”

说起青岛到上海的客轮航线,我们忘不了劳模杨怀远。上世纪六十年代,杨怀远工作的“民主5号”轮往返于上海、青岛之间。当时,没有高速公路、高铁,费用低廉的客轮便成了人们走南闯北的主要交通工具。拿“民主5号”轮来说,客轮通常分为一等至五等舱,大部分人都是四五等舱的常客。

杨怀远服务的五等舱,如同集体宿舍,不算散席,光铺位就有146个。每间房间平均有十几张或二十几张上下铺钢丝床,非常紧凑。舱内空气不通畅,格外闷热,他不但要服务顾客的上下船工作,还要承担客船上公共厕所的卫生打扫工作。工作量可想而知。就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杨怀远干成了全国著名的劳模,记得79年有一次乘船去上海那时他已是轮船政委了,还到船舱去服务乘客,我师傅说这就是杨怀远全国劳模。他那任劳任怨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不象现在的劳模高高在上,盛气凌人,除了开会就是走秀。

网友“默默”

青岛到上海客轮可算是很火爆的,有时一票难求,本人工作在六号码头,每当看到客轮停靠在码头上,利用午休时间就要看看这高大尚的国产客轮,(自力更生、锦绣河山)。曾认识一位长绣轮的服务员,捎带过好多上海特产(大白兔奶糖、五香蚕豆)灬灬。。岁月流逝、永不再来。美好的记忆永远抹不去的。

网友“知秋”

青岛到上海的客轮,记的当时是下午3点左右起航,第二天的下午5点多到上海。二等舱的票价10元左右,80年前后二等舱的船票就不大好买啦。房间是2个上下铺,每个房间住4个人。船上的饭非常便宜,要不要粮票记不住啦。

网友“管家”

我81年曾乘座过青岛到上海的客轮,在大港上船。是我第一次乘客轮,船上到处闲溜达,新鲜无比,至今给我留下难忘的记忆,回昧起来难免有些畄念,有机会回去再感受一次青岛到上海的游船之旅。

本文文字部分编辑源自岛城文史研究者李知生老师,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公众号、青岛城市记忆头条号编辑整理发布,文中图片源自城市档案论坛网友提供,转载请注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