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当年反对巴列维王朝一样,如今的伊朗民众也勇敢地对政教一体的伊斯兰伊朗政府大声的说“不”。

对众多教士阶层的权贵们来说,伊朗民众这种做法无疑是一种“忤逆”行为,是对最高领袖的“背叛”,同样严重亵渎了神圣的国教。

然而,面对强硬的伊朗政府,伊朗民众这次却说什么都不愿意低头了,铁了心要硬扛到底了。甚至连伊朗政府刻意在道路上绘成美国、以色列的旗帜图案,让民众践踏这些国旗以表达底层民众对帝国主义们的愤怒都做不到了。

近期,伊朗的示威游行规模不减反增,有着壮大的趋势。这无疑让伊朗政府很忧心,因为这次民众们反对的不是老对头美国或者以色列,民众们是在反对伊朗政府,反对自己。

不知道是对民意的方向信心十足,对自己抱着极端的自信,还是为了刺激民众情绪或者是故意试探一下民众所想,伊朗政府将美国、以色列的国旗图案涂刷在马路上,希望伊朗民众能够从上面踏过,以此来表示民众们反对美国的决心。

然而方伊朗政府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伊朗民众不仅没有向往常那样义愤填膺,正义满满,昂首阔步的从国旗上面走过去,反而是大部分民众都自觉地避开了地上的旗帜,绕道一边,不去践踏美国国旗。

当有些民众踩到国旗上的时候,周围的很多人都会高喊“可耻”,以此来表达对踩踏美国国旗的不满。游行示威的规模很大,中间更是夹杂着不少要求哈梅内伊下台,要求改革的呼声。

民意如山厚重,一旦垮塌,站得越高就会摔得越狠。

伊朗民众如今出现这种状况无疑让人很费解,当年群情激奋,振臂高呼,齐心协力赶走巴列维国王的伊朗民众怎么了?他们在推翻旧国王的时候,将伊朗的希望寄托在了以霍梅尼为代表的神权统治上了,而今天,这些人却又掉转过头来推翻当年被视为拯救伊朗的最高领袖,这种转变让人始料不及。

对于伊朗发生了这种事,恐怕最想哭的是伊朗政府,而大鼻子川普恐怕如今正躲在被窝里哈哈大笑呢?前段时间伊朗因为油价上涨就闹过一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伊朗政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拉又是打,才将骚乱平息下去。

而如今,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却又再次来到,而且这次的激烈程度更加伊朗政府难以接受,因为上一次民众只是为了表达不满而进行抗议,如今的游行示威却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伊朗政府,甚至要求最高领袖下台。

最高领袖下台,伊朗还是曾经的伊朗吗?最高领袖下台,以后的最高领袖还能够保持至高无上的地位吗?还有神圣感吗?最高领袖的溃败,无疑是政教一体的伊朗政府的全面垮塌,如此情景,哈梅内伊还能稳坐钓鱼台,不动如山吗?

之所以出现如今这种罕见的危机,无疑是伊朗政府自酿苦果。当年伊朗百姓推翻巴列维王朝时,老百姓非常支持教士阶层。

一方面教士阶层在伊朗声望高,伊朗是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家,老百姓大部分都信教,因此十分信任教士阶层。另一方面,以霍梅尼为首的教士阶层在带领人们反抗巴列维统治的时候,向民众许下了诺言,承诺要消除权贵、消灭贫穷、惩治贪腐、改善民生等等。

而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伊朗百姓不仅在生活物资方面陷入了贫困境遇,连精神上也被宗教教规奴役着。以前伊朗人民是精神上自由,肚皮空空,如今却是肚皮空空,自由空空。

两下一对比,再加上伊朗政府未能兑现诺言,心理落差实在太大了。于是怒火与不满就爆发了,被欺骗的感情泛滥了,毫无疑问,百姓们必然会将矛头指向伊朗政府,当年给百姓画大饼,如今却自己吃肉让百姓们吃糠咽菜,这怎么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