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挂横幅曝光招嫖被骗男子,合理合法吗?

乔志峰

派出所挂横幅曝光招嫖被骗男子,警方:想警示居民,已经撤掉。

4月29日,江苏扬州。网曝派出所在一小区拉宣传横幅,称男子招嫖被骗12万。横幅写有受害人姓氏、所住小区、楼号等信息,有网友表示“这严重泄漏个人隐私”。29日,运东派出所民警回应称,此举是为提醒市民不要上当受骗。目前,条幅已撤掉,男子招嫖被骗案正在侦查中。(4月29日时间视频)

对嫖娼人员进行曝光,不止一个地方出现过。贵州某地警方就曾制作了一些“曝光榜”,对因卖淫嫖娼或赌博而被抓获的违法人员进行了公开曝光。榜上收录了10名违法人员信息,其中,对姓名、人物头像等要素作了处理,绝大部分被曝光的原因是嫖娼,少量涉赌和涉毒。

而扬州这个派出所曝光的,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嫖娼人员,而是招嫖人员,属于“嫖娼未遂”。姓氏、所住小区、楼号等信息被公开,他的真实身份实际上已经呼之欲出,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了。

警方“提醒市民不要上当受骗”的初衷,当然是好的。但是否因此就要曝光当事人的隐私信息呢?窃以为值得商榷。

卖淫嫖娼者被抓获以后受到了相应处罚,可以说,他们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不该再通过“街头曝光”一类的方式,让他们去承受舆论的再次审判。即便是卖淫嫖娼者,也有隐私权和人格尊严,其合法权益也不容侵犯。至于此次事件中的“招嫖被骗者”,其实也是受害人,更不该对其实施二次伤害。

对招嫖人员进行曝光,尽管打着“警示他人”的旗号,其实跟以前较为流行的“宣判大会”还是有几分相似,目的之一无非是对涉事人员进行曝光示众,羞臊羞煞他们的面皮、让他们丢丢人,进而对违规违法生出更多的恐惧感。其本质,还是试图通过道德和舆论的压力来解决社会问题。

社会发展到现在,“示众式”的做法应该被淘汰,代之以真正的法治。警方只须严格执法就行了,又何须对个人实施额外的“羞辱”?虽然在曝光时对姓名、人物头像等要素作了处理,但很显然,这只是“防生人不防熟人”,熟人很容易便能看清涉事者的“真面目”,进而获知其身份。而当事人羞辱感的产生和对工作生活的影响,主要还是来自熟人圈子。

曾几何时,对卖淫嫖娼的处罚是否要网上公开也曾引发激烈争论。基层民警吴佳以曾处理的一起卖淫嫖娼案为例,涉案女子是小孩的母亲,另一方为新婚不久的白领,双方都是初犯,如果将此类案件网上公开,可以想象双方的家庭都将面临破裂的危机。因此,他主张不予网上公开。但律师代表胡甲初认为,对卖淫嫖娼等行为一定要进行公开。“既然他们能做,就应该知道代价,这也会对违法行为人及其周边的人有一个惩戒的作用。”

行政处罚决定书是否应该公开、可以公开,法律尚无明确规定,因此存在一定的争议。我个人的看法,是应该区别不同情况进行对待,对那些涉及个人隐私、公开后可能给个人正常生活带来较大影响的处罚,比如卖淫嫖娼,还是不要公开为好。即使因特殊原因需要公开,也要进行适当处理,不能暴露当事人的个人隐私。至于直接对相关人员实施街头曝光,无疑就更是显得简单粗暴,毫不顾忌社会影响。

派出所挂横幅曝光招嫖被骗男子,合理合法吗?我相信“曝光嫖娼(招嫖)人员”的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很多“出发点是好的”的举措,却很容易引发争议,甚至有悖依法行政要求,自身便涉嫌违法。现行法规对相关违法行为规定的处罚形式中,并无实施曝光或网上公开。很显然,这涉嫌法无授权的地方“土政策”,缺乏足够的法律依据,损害了法律的严肃性和执法部门的公信力,类似的不规范做法理当摒弃。

市民打12345热线被骂“不要脸”,暴露的是“官念”问题

小学生被3条恶犬咬死,亲属“收钱和解”并不奇怪

不许笑!“煮熟鸭子会飞”超强忽悠招生广告

清华女生校庆“尬舞”,真的是“坟头蹦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