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8日,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改判一事,持续引发大众关注。

央视网也在当天发布长文针对此事连发三问:为何改判,嫌疑人俞某能否被引渡回国后再接受审判,俞某回国后能否被追究刑责。

两天前,受害者王女士在个人平台发布动态,称自己已经得知了泰国法院改判的消息,这让她很崩溃,觉得接受不了,“我们全家都受不了”。

王女士表示,实际上自己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在接到俞某二审改判的消息后,她吃不下也睡不着,还去医院看了2次。这个结果让她觉得天都塌了,自己原本以为此事已经可以到此结束,但现在她又得继续和俞某这个杀人恶魔做斗争,“真的很无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9年6月,王女士在泰国坠崖后生还,当时的她还怀着3个月身孕。获救后的王女士曾对自己坠崖的过程闭口不谈,直到她确保了自身安全后才报了警,称自己是被丈夫俞某推下悬崖的。

据王女士回忆,俞某在此前曾带她去过案发地所在的公园,当时已经将那里都游览了一遍,第二次去的时候,他就直接带自己去了悬崖边并把她推了下去,对方还在自己的耳边恶狠狠地说“你去死吧”。

泰国警方调查后发现,俞某在泰国没有工作,并在中国有犯罪前科,还债务缠身。王女士的经济状况较好,她曾请求对方帮自己一把但遭到了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0年3月24日,该案一审在泰国开庭,俞某被判终身监禁,但他主张自己无罪并提起上诉。

2021年5月26日,泰国传来消息,此案二审认定俞某是无预谋杀人,并从终身监禁改判为有期徒刑10年。

改判后,王女士深夜发布视频,称俞某在两次审判中都主张无罪辩护,并在二审中未补充任何的上诉材料。泰国方面的二审文书上也没有提到任何的改判原因和改判依据,律师给出的推测结果是,泰国警方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没有找到刀具之类的作案工具,所以认定对方并非蓄意谋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此,王女士代理律师方的机构负责人史大佗表示,本案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事实和法律依据查明上有些草率,法院对于王女士和俞某的二人的资产信息以及双方在案发前后是否有过争吵或矛盾等事实并未进行调查。他认为,二审法院应对推翻蓄意谋杀作出解释,对方是基于什么逻辑来认定并非预谋杀人。

史大佗还表示,按照泰国法律,即使俞某的行为不构成蓄意杀人,但以无预谋杀人未遂来判,量刑标准应从有期徒刑15年开始适当减刑,可二审并未表明减刑的依据是什么。

按照刑法规定,我国公民在国外犯罪,即使已经过国外审判,也仍然可以按照刑法追究责任。但涉案人如在国外受过刑罚处罚,可以免除或减轻处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网友表示,俞某和王女士都是中国公民,是否能将俞某引渡回国进行审判。

据法律专家岳屾山介绍,理论上来说,我国对于本案是有管辖权的。但一般在实行引渡的时候,如果被引渡人回国后可能会被判死刑,那么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此人可能就不会被引渡回国。

王女士表示,俞某自始至终都拒不认罪,按照泰国的法律,像他这样的人应该被重判,以儆效尤。自己会继续上诉,只求一个公平,希望法律能严惩他。

来源:虹新闻收听

编辑:游越

相关报道:

中国孕妇坠崖案无期改判10年:女方全身17处骨折 在ICU抢救8天胎儿没保住

5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从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当事人王暖暖(化名)处获悉,近日该案在泰国进行了二审,法官认为被告人不构成蓄意杀人罪,将其从终身监禁改判为监禁十年。

2019年6月9日,怀孕三个半月的王暖暖,在泰国乌汶府帕登公园,被丈夫俞某东从34米高的悬崖上推下,全身17处骨折,在ICU抢救了8天,腹中胎儿没能保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救援现场

王暖暖苏醒后,指控她是被丈夫俞某冬推下悬崖的。2019年6月17日,俞某冬被泰国警方逮捕。数月的调查和审理期间,俞某冬一直是零口供。2020年3月24日,泰国法院判处俞某冬无期徒刑,附带585万泰铢民事赔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俞某冬在泰国警局

5月26日晚,王暖暖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二审的口头宣判是4月29日,具体的宣判文书下来时间是5月25日。其实,口头宣判下来时,我就已经知道(结果)了。但是口头宣判时,改判的原因没有说。我的律师说,等文书下来,那上面会写原因,到时候再去分析下一步怎么做。”

当晚,王暖暖的代理律师、泰国大拓律师事务所律师史大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改判原因是,二审法官认为‘蓄意’有疑问,认为被告不构成蓄意杀人罪,但构成杀人罪。由于当事人幸存,所以属于杀人未遂。”

王暖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会继续上诉,上诉到最高法院,争取一个公正的判决结果。”

史大佗表示,二审法院在事实查明方面不够细致,案件细节证据没有分析论证,将在当事人授权下、上诉本案至泰国最高法院。

在宣判文书下来前的近一个月里,王暖暖自述状态很不好。

“听到口头宣判后,我已经崩溃了。一直哭,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因为受到这件事的刺激,导致我身体的免疫能力降低,引发身体的并发症,我进了两次医院。”王暖暖在电话中哽咽道,“因为坠崖,我现在仍然没有办法行走。前段时间刚做了第五次手术,目前还在康复中。”

5月25日,宣判文书下发。“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改判。一审的时候,他们(男方)没有任何证据。二审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提交任何证据。突然之间,宣判结果就改了。他如果认罪获得减刑,我还可以理解,但是他全程都不认罪,他全程一口咬死他没有做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做无罪辩护。”

王暖暖说,如果二审结果维持原判(终身监禁),她的生活重心会是继续康复。“本来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去进入新的生活了。但现在我还得继续面对他,我还得继续跟他斗争。”

“如果泰国那边三审仍然只判十年的话,即便我在中国,也要坚决上诉。”王暖暖语气坚定地说。律师史大佗解释,“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是可以追究他的刑事责任的。但是在境外已经处罚的,则可以减轻甚至免除处罚。”

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李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按照一般流程,如果有足够的证据推倒二审判决,就可以上诉至当地最高院。“此案系泰国当地发生的犯罪,适用泰国当地法律,回国上诉成功改判的机会不大。”

2020年9月,王暖暖开始在短视频平台分享自己在泰国的遭遇。“我觉得我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情,我收到很多私信,知道他们因为看了我的视频,从中得到了力量,从而改变了生活。这是我觉得特别对的一件事情,并且我也接受到很多来自陌生人的温暖,对我来说,也是很大的鼓励。”

5月27日上午,时代周报记者两次拨打俞某东亲属陆某某的电话。对方均称:我不认识你,随后直接挂断电话。

以下为“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当事人王暖暖在短视频平台上的自述:

崖底

2019年6月9日,我被我的丈夫亲手推下了悬崖,如果我没有被人发现,那我现在只是一句不会说话的尸体,幸运的是我活了下来。

2017年,我遇见了他,做出了我这辈子最冒险的事,闪婚。我以为这是命运对我的又一次垂青,2019年3月,我怀孕了。幸福触手可及,讽刺的是,我的一切努力竟为我招来了杀身之祸,我丈夫为了继承我的财产,亲手将我和我还未出世的孩子一起,推下了悬崖。

我在被推下悬崖的那一刻,跟你们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没有慢动作,我听到他在我的耳边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去死吧”,感受到了他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推着我的双侧肩胛骨,我也本能地喊了一句,不要啊,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身体的腾空,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发悬崖的地形

大约昏迷了一个小时,我当时醒来以后看到我全身都是血,我的腿都是开放性骨折,骨头都已经龇出来了,完全动弹不得,我清楚地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我知道我现在处于悬崖底部,旁边就是原始森林,在这种情况下,我做的最本能的事情就是呼救。

我当时躺着的地方,是有一点坡度的,头朝下脚朝上这样子。在呼叫的过程当中,慢慢地,我脸上的血头上的血,向嗓子里倒灌,喊着喊着声音就开始出现嘶哑,最后就是只有嘴型没有声音,我的眼睛也因为倒灌都是血,也开始看不清东西。

当时在崖底的时候,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整个崖底非常的寂静,除了鸟叫和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其他什么声音都听不见,那是一种非常慑人心魄的一种寂静,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来这里,或者经过这里,我所面临的就是等待着,或者是见证着自己的死亡。

我当时能想到的情况就是,随着我的渗血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失血过多死亡,其实如果光是以这样的方式,我还尚且算能够接受,但是我还想到了第二种死亡方式,很可能到了晚上,夜幕降临了,我还没有进入昏迷,这样的一个大型原始森林里面,肯定会有野猫、野狗或者其他野生动物存在,而我,身上到处都是血,不难想象我的结局是什么,就是在清醒的情况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这些动物一口一口啃食、撕咬,直到死亡。我不知道人要做多大的恶、做过多大的罪孽,才要用这样残忍的死亡方式离开这个世界,最后我连落叶归根都做不到。

躺在静悄悄的崖底等待死亡的时候,我想到很多事情,我记得在推我下悬崖之前,我丈夫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你这辈子也没有遗憾的事情?我的家庭,我的事业,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非常美满的,而且我当时怀孕了,要当妈妈了,我回答我的丈夫,我真的没有任何遗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人曾经有过的美好时光

但是现在躺在崖底,情况改变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再回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将跟这个世界说再见。没有任何的机会,没有任何的时间,再去做任何的事情,所以我有太多的遗憾了,因为我的工作比较忙,所以我很少回家去看父母,包括我身边的好朋友啊,闺蜜啊,约我聚一聚,我总是说我太忙了,还有包括我自己,自己有很多兴趣爱好。

我都没有去实现没有去完成,因为总觉得时间不够,以后有空再说。还有我的工作上,很多客户刚刚跟我们签订了订单啊,没有办法再完成这些。太多太多的遗憾了,我们常常说来日方长,我以前也是坚信这句话的,所以,总觉得什么都不着急,但是在那一刻我突然知道了,真的没有来日方长,生命只有世事无常。

但是很幸运的是我有了第二次生命,我要把我在崖底悔恨的、还留有遗憾的、没有去完成那些事情全都完成,在我活过来以后我认识非常深刻的一件事就是,人一定要活在当下,好好地去享受生活。

获救

当时我被救之后,被紧急送到医院。在抢救之前,我见到了我的丈夫,他是被工作人员从门外喊进来的,他被喊进来以后,远远的就站在那儿,再也不敢走近我,然后就停顿了一下,开始他的表演,故意把声音提得很高,说,老婆你去哪里啦?我找你也找不到,我急死了。

我情绪非常激动,我基本上是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在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听到我反驳他以后,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走到我的床边上。跟我说,你闭嘴不要乱叫,这里没有人听得懂中文。当时没有监控,也没有人证,警察只会把我带走进行询问,那我回来以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知道这个并不是威胁,这是他在给我下第二次的死亡通知,我当时立马就闭嘴了。

被抢救完以后,我当时是被安排在医院的ICUVIP重症监护室里,是一个单独的房间,里面没有监控,而他呢,是在24小时陪伴我,说是陪伴,其实就是监视。他可以做到不吃不喝不睡,但是这个事情出来以后,泰国的警方、旅游局都很重视这个事情,所以他们一直都在调查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俞某东是感到非常的害怕和不安的,因为很可能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在我被抢救的第二天,他居然向医院提出申请,说是要带我离开这里。医院直接驳回了他的要求,当时他不管不顾医院的强烈反对,他就很疯狂地把我身上所有用来监护体征的,还有包括我脸上的面罩,全部都直接拔掉了。推着我移动的病床就把我强行往医院外面推,当时医院的医护人员看到这个情况以后,全部都站在门口把他拦下来,他显得非常暴躁而且非常凶狠,他就跟医护人员大声地喊,他可以签离院负责书,他可以为我的生死负责,还好当时被医院的医护人员合力救下了。

在我被抢救的第三天,警方曾经来给我做过笔录,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就站在我的床边看着我,警方问一句,他看着我答一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承认了是我自己头晕掉下悬崖的。当时,那种无奈、那种无力感和那种恐惧完全就包围着我。

在我出事的第四天,因为我全身伤得很重,根本就无法动弹,也无法拿手机,更无法通知我的家人和朋友,所以在我的多次求饶和多次示弱下,最后俞某东同意我和一个我们两个之间共同的朋友取得联系。这个朋友当天晚上连夜就从中国飞往泰国,来到了我所在的医院。

因为当时在坠崖的地方没有监控,也没有目击证人,很难证明他的犯罪事实,这个朋友全程秘密录下了我和俞某东的交谈记录。在交谈过程中,他承认将我推下了悬崖,这也成为了日后指认他的唯一物证。

在第五天的时候,我一直都表现得很乖,对他言听计从,可以说他慢慢放松了警惕。这一天他破天荒出去买早饭了,非常巧,我的主治医生这个时候进来要对我进行单独问诊,我抓住机会跟我的主治医生说出了这个事情的真相,但是我当时出于安全考虑,我没有敢告诉医生是谁推我下悬崖的。

第六天是事情的转折点。因为这一天呢,我脱离他的监视,被转到了icu普通病房,这也意味着我从一个私密的房间被转到了一个公共的场所,医院不允许24小时看护我了。

在转出的当天,我立刻报了警。警察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就来到了我的病房,开始对我进行笔录。为了防止俞某东产生警惕,所以他们全部都是穿的便装。警方避开了15分钟的探视时间,在探视时间之前他们就全部撤离了。探视结束后,他们赶紧回到我的病房给我做笔录,笔录做了整整一天。离开的时候,警方跟我说,他们将以最快的速度申请逮捕令。

做完笔录的第二天,也就是事发的第七天。俞某东对我进行第二轮午间探视的时候,进来了一队穿制服的警察,由乌汶府当地的警长亲自带队。当时他们冲进病房,直接就反手压制了他,给他戴上了手铐,没有给他一丝辩解和反抗的余地。直到这个时候,才可以说我是真正安全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暖暖坐着轮椅离开泰国

在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之后,婚姻的失败并没有把我击垮。人生就是这样一波三折,经历了这个隆冬,我发现我身上有个不可战胜的夏天。活着是这个世界上最罕见的事,现在的我内心充满阳光,知足且坚定,温柔且上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