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法制新播报》,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05年5月27日中午1点,安徽省合肥市警方接到一个报警电话,一名中年女子声称杀死了丈夫的情人,自己也决定跳楼……警方立即赶到中年女子所说的酒店,发现报警女子已经坠楼身亡,酒店的一个房间里,还有一名20多岁女子的尸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0年代的淮北

报警的中年女子名叫范琳琳,1965年出生于安徽省宿州市。范琳琳的父母都是普通职工,家庭条件一般。1985年,范琳琳考进了安徽省淮北市的一所中专学校,并认识了来自砀山的男同学张辉。

两人很快就成为恋人,感情非常好。三年后从中专毕业,张辉告诉范琳琳,海南被划为了特区,是赚钱的好机会。范琳琳毫不犹豫地跟着张辉,来到海南打工了。打工的日子很苦,两人不仅没有挣到钱,还几乎沦落街头。实在没办法,他们来到郊区的一家砖窑厂工作,每天辛辛苦苦摔砖坯。

没想到,砖窑厂的老板不务正业,无心经营,欠了一大笔债。张辉和范琳琳辛辛苦苦工作,却几个月拿不到工钱。后来,30多名工人闹着讨要工资,老板没有钱,就把砖窑厂抵给了全体工人。但是,这些工人都不懂经营,越干越没劲,于是商量着谁能给大家一人200元的路费,砖窑厂就给谁了。

张辉觉得这是个好时机,于是和范琳琳商量了一下,他们让家里人寄了些钱过来,支付了那些工人的路费。就这样,张辉成了这家砖窑厂的老板。不过,砖窑厂依然半死不活,勉强维持,挣不到什么钱。

1990年,张辉和范琳琳在海南结婚,一年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两人一直过着紧巴巴的日子,但夫妻之间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也没觉得有多苦。

1992年,好运降临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90年代海口街头

海口市进行重新规划,张辉苦苦支撑的砖窑厂位于拆迁区,他们一下子拿到了380万元的赔偿款。

忽然间拿到这么多钱,夫妻俩高兴坏了,张辉和妻子商量一下,趁着市场前景好,做房地产生意吧。范琳琳完全支持丈夫,两人就开了一家公司,张辉跑生意,范琳琳在公司当会计。

房地产生意越做越好,两人也挣了不少钱,虽然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但张辉也慢慢变了。有一天,张辉在外面被人打得头破血流,范琳琳问起来,他什么也不说。伤还没好,打人者又找上了门。这时候范琳琳才知道,张辉在外面和其他女孩瞎混,年轻人是女孩的男朋友。

范琳琳又急又气,和张辉大闹一番。张辉赶紧劝慰,说自己和那个女孩什么也没发生,仅仅是出去谈生意带在身边,充充面子而已。范琳琳没有丈夫出轨的证据,心里也明白生意场上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事情,就没有追究这件事了。但是,她心里也明白,张辉在海南混得时间越长,有些事情就越肆无忌惮。所以,范琳琳要求张辉放弃这里的生意,一家人回到安徽重新创业。

张辉虽然不太愿意,但最终还是答应了。2001年春,他们一家三口迁居到安徽合肥,投资200万元开了一家太阳能热水器厂。之后,范琳琳又回老家,叫一些亲戚朋友来公司帮忙,其中就有范琳琳的姐姐范雪雪。

新的环境、新的起步,又激发起了张辉的拼搏欲望,他为了公司起早贪黑,不断扩大经营。两年之后,公司基本走入正轨,张辉和范琳琳在这个新的城市,完全站稳了脚跟。

2003年秋季的一天,范琳琳和姐姐闲聊的时候,范雪雪忽然问她和张辉的感情最近怎么样。一听到这个问题,范琳琳立马想到,是不是丈夫又在外面沾花惹草呢?果然,姐姐说亲眼看到张辉和一个叫薛果的女孩在外面闲逛,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一听到薛果这个名字,范琳琳就知道不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薛果生前照片

薛果是合肥市长丰县下塘镇人,是个正在上大专的女孩,年轻漂亮。前不久,薛果还来到公司联系实习的事情,想不到张辉竟然和她混在了一起。

为了确定这件事的真假,范琳琳开始偷偷跟踪丈夫。几天后,她就发现丈夫带着一个年轻女孩进了一家酒店,范琳琳气冲冲地跟了上去,敲开了门。丈夫开门后显得很惊讶,薛果确实也在房间里,但两人似乎只是在说话。范琳琳知道没有抓到证据,不方便发脾气,于是压住内心的怒火,和张辉聊两句就准备离开。

此时,薛果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范琳琳,满不在乎地说:“老板娘有何贵干?该不是怀疑我和张老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告诉你,我还是个未婚女孩,你要敢到外面像疯狗一样乱叫,当心我让你好看!”范琳琳气炸了肺,张辉见状赶紧打圆场,把妻子拉出房间,好说歹说劝走了。

范琳琳想不到,第一个回合就被薛果羞辱一番,这个年轻女孩不简单。不过,范琳琳也确认了,张辉和薛果之间肯定有问题,一定要抓到证据,狠狠教训他们一顿。

2003年11月9日,是张辉35岁生日。按照惯例,一家三口要在家中庆祝一番,当天早上,张辉说要去南京办一件事,晚上就会赶回来。范琳琳订了一个蛋糕,下午外出取蛋糕的路上,她无意间看到张辉的车停在一家宾馆的院子里。

难道丈夫已经回来了?范琳琳赶紧给张辉打电话,结果张辉告诉她,自己还在南京陪客户吃饭。范琳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刻进了宾馆,让服务员查到了丈夫的房间号,气冲冲地冲上了楼。这一次,她抓住了还在床上的张辉和薛果。

让范琳琳想不到的是,薛果竟然毫不慌张,不紧不慢地穿上衣服,一句话不说就要离开。范琳琳拦住她,要把这件事说清楚。没想到,薛果毫不在意地说:“说清楚?老板娘,你也太天真了。他愿意,我也愿意,就这么回事!”

两人争吵两句,扭打在了一起,张辉赶紧把两人拉开,赶走了薛果。范琳琳脸上被抓伤了,回到家就和丈夫大吵一架,闹着要离婚。张辉立刻道歉,跪在范琳琳面前,不断请求妻子的原谅。之后的几天,张辉连公司都没去,一直在家照顾范琳琳,还写了一份保证书,发誓以后再也不和别的女人鬼混了。

范琳琳没有想到,薛果竟然还在纠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张辉断绝了和薛果的联系,但薛果不依不饶,甚至把电话打到家中,要和范琳琳“竞争”。2004年春节前夕,薛果打电话给范琳琳,依然表示自己要把张辉抢到手。这一次,她甚至威胁说,要让范琳琳12岁的女儿“出点什么意外”……

张辉不相信薛果敢动手,但范琳琳还是比较担心,考虑了很久,她决定把女儿送到美国读书。那个时候,很多有钱人都把孩子送到国外,范琳琳其实早有计划,正好趁这个机会出国吧。因为女儿还小,她决定跟随女儿一起去,一年之后女儿适应了国外生活,自己再回来。临走前,范琳琳反复叮嘱张辉,千万不要再和薛果来往。

在美国,范琳琳遇到了几个在海南做生意时的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她为一家三口都拿到了绿卡。范琳琳考虑,以后一家三口可以来美国生活。

2005年5月,因为母亲生病,范琳琳回国了。之后,她和丈夫张辉一起,回到老家住了一周,等母亲病情稳定,夫妻俩才回到了合肥。5月23日晚上,范琳琳和很久不见的朋友们聚一聚,闲聊自己在美国的生活。细心的范琳琳发现,这些好朋友总是支支吾吾,眼神也经常躲闪自己,肯定有问题。

当晚,她就找到自己的姐姐,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范琳琳想不到,自己刚刚出国,张辉就和薛果又在一起了,而且是光明正大地出双入对。据说,张辉还给薛果买了一套房子,但具体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范琳琳气坏了,回到家就开始质问张辉。张辉一开始不承认,但范琳琳很轻松就在他的手机上找到了证据——薛果发了很多直白的短信。张辉承认了,他确实喜欢年轻漂亮的薛果。让范琳琳更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早,薛果竟然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怀孕了,逼着范琳琳让出丈夫。

范琳琳不想离婚,虽然张辉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他们毕竟还有一个孩子。但是,5月25日下午,张辉回到家后,向范琳琳提出了离婚。范琳琳其实已经想通了,再这样耗下去没有意义,离了也好。自己只要能分到一半的家产,就直接去美国,和女儿一起生活。

但是,让范琳琳想不到的是,当天她去公司查账,竟然发现公司的账面上全是赤字,把所有的固定资产都算上,最多也是账面平衡。也就是说,就算是离婚了,自己也分不到什么财产了。

家里的一千多万资产,全部都没有了,张辉的解释是,近几年生意不好做,都亏了。但范琳琳不相信,她觉得一定是张辉提前转移了财产,就是不想让自己分走一分钱。那怎么办呢?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范琳琳恨透了薛果,她准备同归于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27日上午10点多,范琳琳找借口拿走张辉的手机,发信息给薛果,到某酒店见面。薛果毫不知情,立刻回信息,说马上就到。

范琳琳在楼下购买了一把水果刀,因为担心自己打不过薛果,她又买了一把瓦工使用的八角锤。接近12点的时候,薛果来到了酒店13楼,敲开了1312的房门。薛果见开门的不是张辉,也没有表现出害怕,反而大大方方的往房间里走。

就在此时,范琳琳举起藏在背后的八角锤,朝着薛果的后脑勺狠狠砸了下去,薛果一声不吭就倒在了地上。之后,范琳琳拿出水果刀,一连朝着薛果扎了7刀。

确定薛果已经死亡之后,范琳琳冷静地抽了几支烟,然后把事情的大致经过写了下来。之后,她给远在美国的女儿,以及父母和姐姐都打了电话。她专门叮嘱女儿,要好好学习,以后听大姨和爸爸的话……

之后,她又给张辉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杀了薛果,正准备自我了断,让张辉来收尸吧。报警后,她来到了酒店29楼的顶层,脱下鞋子,一跃而下……

范琳琳用如此惨烈的方式,结束与张辉的感情,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值得吗?实际上,警方调查了此案之后,没有追究张辉的责任。确实,范琳琳和薛果的死,张辉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责任。

但我们都知道,他无法逃避良心上的谴责。这起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