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虚拟偶像进化背后,新技术赋能中国IP走向世界

一、引言

如果说2021年元宇宙与数字虚拟人还是前沿技术与资本市场中的概念性命题,那么今年在抖音、B站、小红书等平台上活跃的各种虚拟偶像,终于填补了大众用户对于元宇宙的想象空白。

我们必须承认,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迅猛发展,虚拟偶像已成为当代文化创意产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逐渐成为连接虚拟与现实世界的桥梁和纽带。越来越逼真的形象细节、越来越丰满的人物性格、越来越丰富的交互手段,正在让虚拟偶像悄然嵌入大众的精神生活。

二、从动起来到“活过来”:“纸片人”是如何进化的?

虽然“元宇宙”这个概念近两年才爆火,但作为ACG产业衍生物的“虚拟偶像”却在全球市场上风靡已久。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英国就出现了世界上首个通过计算机合成技术创造的虚拟电视主播“Max Headroom”;同一时期,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也开始尝试将其角色“林明美”进行偶像化包装并发行单曲。

而最为人熟知的初代虚拟偶像莫过于2007年正式出道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了。可爱呆萌的双马尾少女形象、魔性洗脑的电音《甩葱歌》、永远都元气满满的笑容与永不凋零的容颜,让她在国际舞台中一火就是十年之久。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初音未来在 2007- 2012 年,带动了超过 10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6.32 亿元)的消费市场,到 2017 年,仅仅一年就创造了 100 亿日元的市场。甚至直至2020年,初音未来入驻淘宝直播带货,她的人气也能在天猫618明星榜上迅速超越王一博、朱一龙等顶流。在某种意义上,初音未来已然成为现象级的媒介产物,其商业价值与影响力已经超过了全球大部分的真人偶像。

从技术角度来说,在当时也正是全息投影、增强现实、动作表情捕捉等技术让初音未来这种二次元“纸片人”从平面的世界中动起来,在三维的空间中像真人偶像一样活动。

注:初音未来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

初音未来的成功让国内更多的人看到了虚拟偶像的发展前景,早在几年前,国内综艺就在“虚拟偶像”这一领域内大做文章。

例如在第一季《明日之子》与真人选手同台竞技的赫兹,留下了薛之谦气到摔话筒的“黑幕”名场面;

还有以离谱的技术性“舞台事故”一度称霸B站鬼畜区的《跨次元新星》,让人看了不禁直接想到那个“我学了三年动漫建模的朋友”。

虽然那时候各类虚拟偶像的试水为我国数字虚拟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但也暴露了当时创作团队技术水平有限、文化壁垒差异以及配套产业薄弱、产业链不完整等问题。“虚拟偶像”们的水土不服也让国内的从业者们明白了,仅仅靠活灵活现的二次元动漫形象,很难打动中国本土语境下的大众圈层。

而如今,数字技术的发展进步推动着虚拟偶像市场升级迭代,并逐渐朝着类型更丰富、模式更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元宇宙”的风口让资本再次将目光投向这个领域,令人惊喜的是,在这次“大考”中有多匹黑马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三、“虚拟人”们背后的技术进化

如果说过去的初音未来是让纸片人“动起来”,而元宇宙时代的虚拟偶像则是成功实现了让纸片人“活过来”。

在如今,数字虚拟人增加了动态捕捉、实时渲染、人脸识别和人物建模等多重新技术的应用,相比于单一的歌姬式虚拟偶像,能够以更鲜明的“人格魅力”与用户进行实时多路径互动。交互方式从传统的触摸交互向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主导的多模态的拟人交互转变。

这一阶段里,虚拟人突破了传统虚拟人物表情呆板、动作僵硬的限制,不仅拥有了无限接近真实人类的外形、动作表情,而且也拥有了交互能力。数字虚拟人的形象逐渐趋向于真实人类的质感,提供了愈发真实的交互沉浸感,也为数字虚拟产业的大众化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例如近些日子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爆火的国风虚拟偶像“天妤”,正是以顶尖动态光场扫描建模技术、全身动态捕捉技术、数字人表情库为数据基础,运用三维重建算法等进一步精细化,并利用分布式云端渲染等提高算力,进一步实现高仿真直播效果。

1.拟真写实:元宇宙时代的潮流趋势

如果说初音未来是次元时代下的“破壁”产物,而在元宇宙时代下的虚拟数字人则是以“拟真”引领时代潮流。

这并不仅是因为技术与审美的进步,而是时代发展的要求。正如《头号玩家》中所展现的一样,在不远的未来,人类可能会以头盔等介质作为连接对象,在虚拟世界中以“另一个自己”的形态继续工作、生活甚至成为超级英雄。

在这一层面上,“天妤”可以说是虚拟偶像届的写实天花板。背后团队以顶尖动态光场扫描建模技术、全身动态捕捉技术等使其形象逼真度无限逼近人类,在头发还有眼睛的处理上,任何微小细节都不放过,超十万根发丝的制作以及眼球中的血丝等细节都最大程度上还原真实。

除了皮肤质感,制作团队也在服化道上精益求精,眉间的莲花花钿前后设计了多版,眼角处的花钿妆容微调了百余次,才有了如今肉眼看上去像刚刚用笔画上去的效果。

2.人格塑造:沉浸式互动的大众需求

实际上,对于元宇宙时代的虚拟偶像来说,建模的“拟真感”只是安身立命的基础。而人格的塑造才是这一阶段的重点和难点。在如今,用户不再仅仅期待虚拟偶像是个“永不翻车”的完美皮囊,而是更加希冀虚拟人能够和人类更为亲密地互动交流。

虚拟偶像人格化和互动感的塑造依靠的是AI人工智能的加持,这也是使其更有人味儿的关键。区别于其他只能等待用户去唤醒的被动交互机器人,虚拟偶像能够主动与用户交互,关怀用户,更加人性化。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帮助下,虚拟偶像不再是一组单方向的展示与设定,而是一个能在现实世界与粉丝交流互动、不断成长的AI虚拟生命。

天妤的制作团队通过光场采集三维人脸表情和动作数据,针对不同人采集多种表情,利用这些数据积累,再借助AI算法和一段时间的深度学习训练人脸表情,最终的训练结果使天妤在嘴角眼部的张合幅度、眼神的细微变化、肌肉的轻微颤抖等表情几乎与真人接近一致。

3.沉浸式互动:搭建虚拟与现实世界的桥梁

除了把“虚拟偶像”拉进现实,大众也在期待屏幕那边的ta能带我们走向不同的世界。

随着5G、AI和XR等技术的愈发成熟,许多曾经只能出现在想象中的场景逐渐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天妤的制作团队采用光线追踪算法与分布式云端渲染等多种技术方法,基于5G高速率、低时延的特性,利用5G和AI技术在终端侧和云端进行分布式处理,利用高性能的边缘云渲染来增强终端侧的渲染能力,为用户打造更真实、更沉浸的直播效果。

四、结语

从在舞台上表演“原地打滚”的立体纸片人,到如今肉眼难辨真假的“天妤”们,虚拟现实技术的进步正在为数字文化创意者拓宽想象力的边界。

不难看出,如今技术催生的数字虚拟产业正在逐渐更新着人们的文化娱乐方式与习惯,回应着社会大众的文化需求,也在为东方面孔进驻元宇宙世界贡献力量。希望在未来,会有越来越多像天妤一般的国风虚拟偶像,能够在虚拟现实技术的支持下,以年轻人们喜爱的新潮方式,为海内外的朋友们讲述我们独特的中国故事。(作者:陈烁 康璐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