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进行咨询并深入下去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会有多方面的阻力。

除了经济、时间、交通、咨询师匹配等客观方面,更大的阻碍往往是当事人心理上的准备。

一方面症状和痛苦对于一个家庭或者个体而言意义是多方面的,另一方面我们往往会无知无觉地带着旧有的模式进入咨询。

今天我们来聊聊这些内外条件是如何阻碍我们从咨询中成长的,而我们又能如何应对这些阻碍。

01客观上

1、经济

心理咨询收费不低,且因心理咨询本质上是一种关系性的过程,从开始到有所变化往往需要一个持续性的过程,仅仅费用一个方面就劝退了很多人。

但这里的劝退其实包含了两种情况,

一种是真的无法支付,

另一种是觉得自己的情绪应该自己去调节,不值得自己支付高昂的价格去照顾。

后者就属于主观阻碍了,会在主观自我接纳与关系模式部分去进一步讨论。

这边简单来说说,如果在费用上真的存在困难,又有咨询的需要,应该怎么做?

一方面可以通过与咨询师讨论自己的情况是否可以降低频次,另一方面可以汇聚资源来帮助自己度过难关。

其实社会上有不少相关的专业资源,包含:

公益组织:

一般都会有专门的公益组织面向社会特殊群体提供免费的公益服务,优势是经济上不需要额外负担。

但一般比较满,需要排队,有次数限制;

此外咨询师一般由机构统一安排,可选择性较小。

低价咨询:

一些正规、专业的平台,一些临床实习点都会有低价咨询;通常是经过一定程度的专业训练和实操模拟的新手咨询师或者临床心理学研究生。

一般价格在100-300之间,优势是价格低,且新手咨询师往往有较高的职业热情与敬畏,在接受高频督导的情况下可以处理大部分发展性议题。

需要注意的是,可能需要识别和选择可靠的平台,因为这意味着这个新手咨询师的受训审核、督导、实践与伦理的规范性是否有所保证。

其次,一般患有精神疾病、情感障碍确诊、自杀自伤问题等情况不适合低价咨询。

临床实践/研究低价项目:

这种项目一般会根据项目需求单独招募来访者,材料仅供研究与学习使用,会有伦理监督。费用低,且咨询师相对来说都是有经验且系统受训的咨询师。愿意开启这样的项目也意味着咨询师对于理论与临床的钻研态度。

局限的是,一些项目招募来访者有特殊的需求,可能是对于群体特点的需求、或者有录音录像的需求,因此需要根据自己能接受的情况以及需求来选择。

2、时间

咨询通常需要相对稳定的时间设置,很多人因为工作或者宝妈因为孩子等原因感到时间稳定有困难,希望按需预约。

首先需要理解的是,稳定的时间设置本身对于咨询是存在疗效意义的。

当你明确将会把某个时间段留下来进行咨询,你会很自然的在日常生活中梳理自己的内心,也会随着咨询的深入将咨询师的探索性视角带入生活。

换句话说,当你稳定预约时间,你是能够形成一个自我觉察、自我反思、尝试性改变的心理空间,而这是咨询起效必须的过程。

且咨询是循序渐进的,而咨询的深入也有赖于咨询的连续性。

必要时和家人或者同事协商一个时间相对稳定的安排咨询,但是时间也并非不可更改,相对稳定是指咨询师与来访者都愿意为了维持时间设置而努力,如有特殊情况是可提前联系咨询预约助理协调时间。

3、地理

如所在区域没有合适的专业资源,并且当事人没有严重危机以及精神及情感类障碍的情况下,可以尝试选择远程视频工作。

4、受教育程度、年龄等因素

一些特定流派取向的对于受教育程度影响较大,比如认知行为流派实证显示疗效与当事人认知水平相关;但是一部分流派影响不大,比如人本、存在人本、家庭治疗、表达性艺术疗法、舞动疗法等。

对于年龄,不同咨询师可能擅长领域不同。针对人生前半生而言(40岁以内),主要与咨询师擅长的群体有关,40岁以上,有一些流派因其特定的理论背景有独特优势:家庭治疗适合与家庭相关的议题;荣格心理分析、精神分析及动力学、存在人本适合个体咨询。

因此在预约前期真诚沟通自己的基本情况与需求,专业人士会评估你合适的咨询师,并有责任告诉你当前状况是否适合咨询。

5、家长的介入

对于未成年人,咨询中一定会邀请家长以不同形式进行沟通;但往往对于成年人家长的过渡干涉一方面反映了家庭的动力问题,一方面也对于咨询走向会有不利影响。

个体咨询中,不管是成年还是未成年人,家长的介入最重要的是和咨询师以及孩子站在一起,去面对与解决困难。但往往家长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标,并陷入自己对于咨询的节奏、走向或目标的期待与假设中与咨询师甚至孩子抢夺控制权。

这种博弈往往没有赢家,咨询师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家庭动力的处理、家长焦虑的缓解、克服家长带来的压力,尽管这是咨询有改善的一部分工作,但是却不是家长初衷期待的更快、更好、更高效的状态。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比较建议进行家庭咨询;或者父母另行进行夫妻或者个体咨询。

6、咨询师匹配

一般来说不同的咨询师会有不同的擅长领域,可能很难根据单纯的受训背景来选择,因此一个部分是目前越来越多规范化的机构采取初 访的形式进行咨询师匹配。

但是这个过程中,重要的是开放的与初访咨询师探讨自己的困扰、情况以及需求。开始之后,在咨询关系中可以更好地深入的方式同样是这样与咨询师直接探讨自己的想法、感受和顾虑。

02主观上

1、症状获益

尽管我们都是带着痛苦进入咨询室的,尽管你每次都在期待着咨询师有魔法,但是往往在内心深处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想改变。包括家长,常常看到焦虑家长会给到咨询师和医生很多压力,往往这个过程一方面回避了自己作为父母的受挫感,另一方面孩子作为一个家庭系统的索引病人,往往对于这个系统的运转是有所贡献的。

因此当你陷入焦虑的时候不妨开放的和咨询师讨论这个问题,开放是指我准备好了和咨询师一起面对我的焦虑,而不是把处理焦虑的包袱甩给咨询师。

2、病理性适应

有时候当事人会陷入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或者对于一些非适应性的行为方式、关系模式十分的固着,但是另一方面又十分焦虑于此希望咨询师能够帮助自己改变的矛盾状态。

但是这往往是不容易的,因为这些部分已经是自我的一部分了。这里面往往带着一些创伤性的部分,咨询需要不断厘清并带着来访者去体验与整合这个部分,也需要当事人不断去体察并割舍固有的模式。

面对这样固着的、矛盾的部分,常常是道理都懂,却难以改变,情绪上焦虑等反应也会很强烈就像是一种戒断反应,因此最好的应对就是带着这些复杂的感受,坚持下去,一旦做好这个准备,咨询深入的可能性出现了,戒断成功的可能性也就出现了。

3、重复的关系

在咨询中渐渐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严苛的、拒绝的、漫不经心的、忽视的、抛弃的···

你也开始愤怒、失望、无力···

到底是咨询师就是这样呢?还是我和咨询师之间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检验咨询师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开放性的谈论这个部分,可靠的咨询师会有机会好奇开放的和你一起去探索这个部分。

4、无法接纳真实的自己

另一个部分阻碍我们继续咨询可能是咨询中渐渐要触及自己内心深处的部分,这个部分不仅仅不为外人道,甚至也是我们自己所抗拒的部分,看到这些会引发我们强烈的羞耻感。

从而我们的无意识在感到这个部分的时候就迅速的推动着我们关紧心门:可能是莫名其妙的好转(当然这不是真的好转),也可能是突如其来抗拒进入咨询。

同样的最好的应对方式是和咨询师开放的讨论这个部分,咨询师会带着开放、包容的态度和你一起回溯自己的咨询、扣响自己的心门。

咨询中影响我们的因素主要是主观因素,或者附着在客观因素上的主观因素。而这个不是需要我们藏起来的部分,恰恰相反,当这些情况出现,是我们可以试图与咨询师进一步深入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