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评论员 吴双建

“我在直播间一掷千金,网络世界虚幻的阿谀奉承,让我沉醉,欲罢不能。”近日,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建设集团城建发展有限公司原经理邵忠阳接受审查调查时,剖析自己如何一步一步迷失自我。(据9月4日中国青年网)

邵忠阳从2016年开始接触网络直播打赏,渐渐沉迷其中,人生道路和精神道路从此偏离轨道,直至坠入深渊。经查,邵忠阳多次违规向管理和服务对象借款,总计445万元;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价值共计204万元。2022年3月,邵忠阳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网页截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网页截图

对他来说,虚拟的直播间和现实的铁窗,就这样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也值得我们深思。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邵忠阳的腐败动机与其他人有所不同。有的人腐败,动机就是为了积累钱财,有的人则是为了花天酒地享受,还有的是为了购置奢侈品、豪车等来满足私欲。关于邵忠阳腐败的新闻上热搜,就是因为“榜一大哥”四个字。

榜一大哥”,是指在直播间打赏榜单的第一位。他们打赏动机一般有两种,一种是为了求关注,成为“榜一大哥”后,就有粉丝注意到,再加上主播的吆喝,粉丝会去关注,这是一种变相的吸粉手段;而另一种,就是像邵忠阳这样,在众人的吹捧声中觉得有面子,在“一掷千金”的嚣闹声中,满足了自己当“富翁”和“老大”的精神需求。

直播打赏是一场精神消费的游戏,更是一个金钱游戏。邵忠阳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收入哪能承担“榜一大哥”的位置?想不从“榜一”掉落,需要源源不断的金钱。于是,钱不够了,他就想办法借、找服务对象贪,以致沉沦其中不能自拔。

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新的腐败风险点。此前,就有一些“涉网”腐败引起了舆论的高度关注。

有沉迷网游的。2022年初,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披露了安徽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95后”干部张雨杰的案例。张雨杰3年间侵吞公款近7000万元,而他走上“不归路”的最初缘由是沉迷网络游戏,用公款在网上充值买游戏装备。

有深陷网赌的。成都城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出纳、“90后”曾小茗利用职务便利,先后13次将公司账户内共计1018万余元转入其控制的账户,将其中880万余元用于网络赌博……

半月谈杂志曾刊发文章《“因网而腐”现象值得关注》提醒,不少年轻干部贪腐案件涉网,“伴网而生”的一代人“因网而腐”现象值得关注。

不管是涉网赌腐败,还是涉网游腐败,甚至为了当“榜一大哥”腐败,从本质来说,都是信仰迷失的问题。因为他们忘了为人民服务的初衷,才会在别的地方寻找满足。面对这些新的诱因,一方面我们要扎紧制度的篱笆,对领导干部的虚拟账号加强监管;另一方面在日常的反腐倡廉教育中,也要根据新的情况,加大宣传的力度和深度,提醒、提示到位。

(来源:极目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