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校园内、周边的安全无小事,但那些文具店和便利店也是孩子小世界的一部分。若是学校任由问题盲盒泛滥,这会给孩子身心产生一种不安全感和不确定感,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他们的消费观念和心理自控力的负面塑造可能比我们看到的要深刻得多。

近日,在一个学区的文具店里,一个二年级的小男孩丁丁正在独自挑选盲盒。他先是选了三个20元的卡包,然后又拿了两个10元的卡包。但结账后,他觉得有些失落,于是又往前走,拿了两张20元的卡包,这一次,他只留下了喜欢的“好卡”,将剩余的“普卡”丢弃在文具店垃圾桶内。可见,当盲盒不再只是大人的游戏时,一些商家将目光转向了儿童。这会滋生出怎样的混乱?

小编梳理后发现,市面上有些文具玩具盲盒价格不菲,产品利润远高于普通文具玩具;商家在销售盲盒产品时,存在故意引诱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的现象;此外,部分三无文具盲盒和淫秽文具盲盒仍在市场上流通。对于上面提到的丁丁这样的小男孩,“每次开学,孩子们都有一种攀比的心态”,这也是丁丁沉迷于抽卡的原因。

虽然,在一些文具店的盲盒卡销售区,有一张《阳光公约》的海报,上面标注着“8岁以下的顾客,在店内购买卡牌游戏产品必须由监护人陪同。”丁丁今年7岁,刚上小学二年级。据他介绍,像他这样时不时来挑盲盒的孩子不在少数。买盲盒的时候,如果对第一次抽卡的结果不满意,还会再买盲盒卡,一般直到满意为止。

值得注意的是,就这样的一名7岁的孩子,一口气花120元买盲盒。这种消费过程本身具有诱导和上瘾的效应。“盲盒里有什么?”“下一个盲盒会是惊喜吗?”别说是小孩子,就算是大人,在购买盲盒的过程中,也会有这种好奇心和驱动力。这其实是一些专家学者所指出的赌博心态。

要知道,在门店的文具盲盒区里,有“限量”、“随机”、“收藏”、“隐藏”、“独家首发”等字样,都摆放在比较醒目位置。不仅是在这家店,周边的几家大型文具店,其盲盒产品几乎占据了店面的半壁江山,各种盲盒笔、盲盒文具福袋、盲盒橡皮、盲盒卡等等,每盒四五元到几百元不等。文具店里的文具往往会以盲盒的形式出售,整体文具也呈现出玩具化的趋势。甚至在一些文具店,也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玩具盲盒,而这些盲盒价格不乏昂贵。

近年来,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也有很多父母愿意为孩子多花钱,以满足孩子的各种消费欲望。而一些商家正式秒到了这点,便就开始打儿童市场的注意,瞄准了儿童的腰包。不少商家利用被盲目挂牌的盲盒,甚至不惜以非法方式,“收缴”孩子们的零用钱。

可见,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企业竟然如此的堕落。其实针对盲盒来说,并非是不可有,而购物本身的刺激体验也不是完全无价值,但这一切的商业活动,前提是要遵守法律和秩序,遵守公序良俗和商业道德。尤其是对儿童市场行为,更要体现积极健康的理念和积极的引导力。对于那些三无、色情、高价的盲盒无疑与这个想法是背道而驰。

对此,根据上述报道,有一个细节需要引起注意的:在文具店的盲盒卡销售区,有一张《阳光公约》的海报,其中第三行写着“未满8岁年龄的顾客,在门店购买卡游产品必须有监护人陪同”。且不说一些地方已在进行,但依旧是缺乏执行力。然而前述提到的在此处购买盲盒的孩子才7岁,是独自一人购买的。

在小编看来,面对有规定却没有落实的现象,这就不得不提醒相关部门,需要加强日常的执法检查。眼下离新学期开学不远了,对于校园周边的文具店,要不定期进行暗访,及时发现问题盲盒,对相关店家依法进行处罚和警示。对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的店铺,还可以给予停业整顿、通报曝光等,以示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