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亿债务还不起?郭广昌套现以后,复星的商业帝国或被“瓦解”——很多人都关注到了复星系的一系列负面新闻,这一切似乎都在说明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离瓦解的道路已经越来越近了。在进入到九月份以后,复星系就接连有几家公司公布了减持的计划。

比如上市以后,复星高科技作为复星医药控股股东第一次减持股份。除此之外,复星高科技控股的豫园股份也要出售13%金徽酒的股份,甚至未来还有可能会继续减持。那么我们也会产生好奇,实力强大的复星系为什么到了减持股份来换钱的地步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有关记录我们可以得知,金徽酒的起源时代是西汉,到唐宋时期发展到了顶峰。而到了2009年,甘肃亚特正式建立了金徽酒这个品牌并且在七年之后完成了上市,前途不可限量。这个时期正是国内白酒市场如火如荼发展的时候,各大白酒企业趁此机会迅速成长起来并在市场中站稳脚跟,但是金徽酒的情况却不是很乐观。

当我们去研究金徽酒就会发现,这个品牌的发展似乎总是欠了一股劲,缺乏了持之以恒的动力,所以经营业绩在整个行业内都是垫底的。在金徽酒正式登陆上交所主板的那一年,净利润虽然也不是很理想但最起码还可以排在国内18家上市白酒企业中的第13位,谁也不成想次年名次就下降到了第16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多人都知道金徽酒的老板是李明,但是大家却不知道他手里还掌握着金徽股份,主要做的是运作采矿方面的业务。采矿这个行业非常特殊,想要正常运营就必须掌握大量的资金。而李明为了能够保证资金链的完整,在2018年和2019年和资金方签下了一份博弈协议。

结果却是李明万万没有想到的,市场的不景气博弈失败,资金没拿到不说还让他欠下了一屁股的债。为了不让自己受到过多的影响,甘肃亚特决定在2020年5月把持有的30%金徽酒股权转卖给豫园股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此,李明下台,而郭广昌取而代之成为了金徽酒背后的实际控股人。在这之后没多久,海南豫珠也收购了8%股权。而海南豫珠正是豫园股份的一致行动人,这就代表着复星系总计持有的股份上涨到了38%。

时间来到了2021年,豫园股份又参与到了舍得酒的经营中。也就是说,郭广昌成为了国内第一个控股两家A股上市白酒企业的人。但是很多人对此议论纷纷,大家都在猜测未来这两家白酒企业是不是会出现行业竞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豫园股份却表示这两家企业虽然都是做白酒的,但是地区有所区别的话优势也会有所区别,所以存在的竞争几乎可以不考虑。但是现在的情况可以说得上是一语成谶。因为在这一次的减持公告中我们可以发现,豫园股份明确表示这种决定能够避免金徽酒和舍得酒的竞争。

值得关注的是,当时复星系买到金徽酒38%股权花费了大概25.52亿元,这一次卖出金徽酒13%股权大概赚到了9.16亿元,再考量到余下的1.27亿股,怎么看最大的赢家都是复星系。和金徽酒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复星系减持复星医药似乎并没有拿到什么利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今年的上半年,复星医药总计营业收入为213.4亿元,和2021年上半年的数据相比增长了25.88%。与此同时,属于股东的总计利润为15.47亿元,和2021年上半年的数据相比减少了37.67%。不少人也关注到了复星医药股价的变动,高位时达到了91.13元,一路下降到36.19元,市值缩水规模达到了1400亿元。

据了解,除了复星医药和金徽酒以外,今年复星系还减持了海南矿业、泰和科技、青岛啤酒等各大企业。至此,2022年以来复星系总计套现规模已经达到了108.82亿元。归根到底,这么着急的减持套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太缺钱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郭广昌非常具有商业头脑,会投资会运作,他能取得成功绝非偶然。他一手建立的复星系商业帝国涉猎广泛,包括制造、金融、文旅、房地产等各个行业。一边是近乎疯狂的投资,另外一边却是债务规模的疯狂扩张,复星系面对的偿债压力比我们想象的更为严重,已经到了必须卖股份套现的地步。

在疫情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彻底消除的背景下,复星系早就已经暴露出了问题。未来该何去何从,是继续疯狂投资还是加大减持力度我们目前无从得知,到底解决高额的偿债压力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