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一货车司机从当地拉上货物送到宁夏某公司。到达后,由于需要排队等待卸货,司机饥饿难耐,就在车内摘下口罩吃了一袋方便面。发布视频者称,因为在厂区没有佩戴好口罩,该司机被工作人员罚款了2000元,崩溃大哭。(事件来自:极目新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此事的来龙去脉,根据目前公开报道的情况,我进行了以下梳理:从各方回应的情况看,货车司机因在该公司园区摘下口罩被罚款应该是没有疑问的。疑点在于:其一,货车司机只是在车内摘下口罩吃了方便面,还是同时有不戴口罩摇下车窗与人交流的行为?其二,这2000元是罚款还是交易双方约定的违约金?其三,最终司机是否实际支付了钱款?

对于第一个问题,园区工作人员称货车司机有不戴口罩与人交流的行为,并且工作人员还一再提醒了他,他事先也完全知道厂区内的疫情防疫要求;而爆料者将矛盾的焦点放在了司机因为在车内摘口罩吃方便面被罚。

对于第二个问题,园区方表示2000元的性质不是罚款,而是违约金。也自认没有行政执法权力,不能对任何个人或者单位进行处罚。他们称按照交易双方合同约定,司机不遵守防疫要求的,对方要支付2000元违约金。该说法也得到了司机所在公司的确认。当然,在知情人看来,这就是罚款。

对于第三个问题,司机所在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考虑到货车司机真的很辛苦,也很不容易,刚开始各自分担了1000元,后来又将司机支付的1000元退给了对方。并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予以证明。

就在这个聊天记录里,我们发现,对话的一方将画面上标注为“货车司机在宁夏排队卸货时因在车里吃方便面没戴口罩被厂家罚款2000块,货车司机痛哭,我已经两天没吃上饭了”的视频发给了接收方,然后接收方转给对方1000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君子法之原以案说法:

1.工业园区不具有行政执法权、行政处罚权,不能对货车司机进行罚款。根据我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行政处罚的设定和实施,都要遵守法律规定。当然,具有行政处罚权的机关也必须是法定的。这就是行政处罚法定原则。本案中,工业园区不能实施行政处罚。

2.合同具有相对性,违约金的义务人不是货车司机,而是承运公司。根据《民法典》的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通常在合同相对方之间具有效力。本案中,即便承运公司和厂区一方有合同,约定了违反防疫规定的违约金,缴纳义务人也不是司机。当然,如有约定,承运公司可以根据与司机的用工合同追偿损失。

3.司机究竟有没有违反防疫要求还有待查实。如果因为饥饿,司机在车内未开车窗的情况下摘下口罩饮食,这是人之常情,不能有所苛责,而且这种行为也不危害疫情防控,不能认为司机或者承运公司有违约行为。当然,如果司机明知规定,还打开车窗不戴口罩与人交流,经劝阻不改正,那就另当别论了。

4.既然司机没有以个人身份明确对外发声,我们就不妨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不要妄下定论,一味攻击公司,还是得理性看待此事件。承运公司及时退还1000元,还是做到了温情对待员工,有值得肯定的一面。

对此你怎么看呢?你觉得司机有错吗?到底是用曝光获取舆论支持还是真的无辜?厂区的做法妥当吗?不妨留言讨论!关注相约更多精彩法律知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