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阿婆这段时间过得总是心神不宁,坐立不安。不知怎的,她突然非常的想念女儿,以至于有些吃喝不下,有种想要立刻见到她的冲动。

昨天晚上,她又做起了关于女儿的梦,梦中的女儿一直站在那里哭,问她什么话,都不吱声,想要去拉她,却又够不着,急得李阿婆满头大汗。

再想起女儿远嫁这三年只是偶尔打过几次电话,从没有回过家,李阿婆的心中更不安了。

于是,第二天李阿婆就买了去女儿居住的那座城市的火车票,她要去看望女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年前,女儿出嫁的时候,是和家里闹得很不愉快的。

那时,家里本来已经为她物色好了一个很不错的对象,但女儿坚决不同意,她说自己有了心爱的人。

女儿口中的男友,李阿婆见过一次,他是女儿在打工时认识的。小伙子身材不高,相貌一般,很普通的一个人,真不知女儿瞧上了他哪一点?

这些外在的条件还好说,通过接触,李阿婆感觉到这个人说话浮夸,傲气十足,一点都不稳重。凭着经验,李阿婆觉得这不会是一个能好好过日子的男人。

所以,李阿婆多次劝女儿和他尽早分手。可女儿不听,她说她和他之间已经有了甜蜜的爱情,别人不会明白他们相互爱得有多深,也没有人能够拆散他们俩。

后来,女儿怀了孕,李阿婆只得无奈地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女儿走了,远嫁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那里是她男友的家乡,她要重新开始一段陌生的生活。

对于女儿的执意而为,李阿婆非常的生气,她甚至对女儿都说过,如果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的狠话。女儿也知道母亲心中的不快,但相对于亲情,她对爱情的渴望更强烈一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火车前,李阿婆就给女儿打了电话。从电话中可以听出,女儿对母亲的突然到来显得又惊又喜,她告诉母亲要去车站接她。

经过十个小时的颠簸,李阿婆终于到站了。下了车,她活动了半天酸痛僵硬的身体,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妈!妈!这里!这里!”刚出了站,李阿婆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顺着声音,李阿婆望过去,不远处有一个女子正在向她挥手。她赶忙走过去,到了近前一看却愣住了。

喊她的正是自己的女儿,只是女儿变了,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模样了。

女儿怎么那么黑啊,以前白皙细嫩的皮肤不见了,还显得粗糙,身体也消瘦了许多。还有,那头以前让她引以为傲的乌黑长发也没了,换成了齐耳的短发。

更让李阿婆吃惊的是,女儿左手抱着一个才几个月的孩子,右手拎着一个稍大点的。

“这两个都是你的孩子?”李阿婆有些吃惊地问道。

女儿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突然之间,委屈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来,女儿婚后的日子并不幸福。

她嫁过来不久就生了孩子,由于要照顾孩子,她不能去上班。丈夫虽然找了工作,但却不踏实干,整天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被辞退。

所以,女儿家里的经济情况一直不好,时常过得捉襟见肘。丈夫是个没有责任心的人,只顾着自己在外面吃喝玩乐,对他们娘俩毫不关心。

后来,丈夫不再出去工作,让她出去挣钱。为了时间上的灵活,她帮人跑起了销售,满大街的推销产品,挣来的钱勉强能维持生活。

再后来,她又生了第二个孩子,靠着丈夫在外打零工生活。这次来车站接母亲打车的钱都是向邻居借的。

听到这里,李阿婆心疼得要命:“你怎么不跟妈妈说啊?妈可以帮助你。”

女儿哭着说:“妈,我不敢,也不想说。这件事的后果都是我一个人执意而为造成的,妈,我后悔了!”

说完,女儿哭得更厉害了。

李阿婆搂着女儿安慰道:“闺女,别哭,妈妈来了就好了。”

虽然这样安抚着女儿,但李阿婆心里却想:自己可以给女儿钱,帮她看孩子,但面对那个不思进取的女婿可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