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有句流行话叫防火防盗防闺蜜,同时也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女人都有一个比丈夫还贴心的男闺蜜。

流行话倒是好理解,毕竟柳下惠般的男士少之又少,闺蜜的常来常往势必容易滋生事端,另外相对而言女人都是嫉妒心很强的,没准你掏心掏肺,闺蜜却来个拨弄是非……男闺蜜似乎也不难理解,异性好友而已,但个个都能是柳下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在同时拥有闺蜜和男闺蜜的女人成了一个矛盾综合体:一边要努力提防一边还要努力维护。

河南女子何囡(化名)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女人:她带着男闺蜜去泡温泉,在休息区里巧遇到老公,当时他与自己的闺蜜胡兰正在沙发上缱绻。

何囡和胡兰是大学同学,从那会起两人就好得不分你我,生活上的相互帮衬自不必说,因为胡兰的老家在湖南,所以每逢短休何囡都会把她带回自己家。毕业后何囡凭关系直接留校任教,胡兰几经辗转在一家企业做起了专职法律顾问,两个人虽不能像在学校那样朝夕相处,但也三两天一聚。

何囡怀孕的那几个月胡兰更是常来照看,后因意外妊娠中止,小月子里何囡偶尔会觉得胡兰看向老公杨盛的眼神有些飘忽,还以为是特殊时期过于敏感,后不了了之。满血复活后何囡迷上了泡温泉,隔一两个月就会叫上胡兰一起去泡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实际上何囡去温泉的频度更高一些,偶尔会和老公杨盛一起去,但感觉杨盛很没情调,泡在汤里像个饺子,况且杨盛在证券公司工作,一个月准有20天不是加班就是外调,所以多数时候都是她的男闺蜜胡建陪同。

胡建是历史系的,人长得虽算不上是美男子,但在何囡看来那双小眼睛就很耐看,更重要的是胡建知冷知热,说话也风趣幽默。两人在学校的论坛里因共同的兴趣相识,话题由诗歌开始逐渐到个人生活,慢慢何囡成了他的红颜知己,他成了何囡的男闺蜜。

第一次去泡汤是在何囡央求下成行的,她喜欢在缭绕的雾气里听他讲东道西,也愿意看他泡在温泉里像根玉笋。有人会问异性朋友去泡温泉合适吗?我想在我们普通人是不容易接受的,但在前卫的圈子里还真不算是个事,更重要的是何囡认为何必在乎陌生人的眼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月10日两人都没有重要事情便相约去泡汤,临行前何囡给杨盛打去电话,杨盛说在外调研还要两天才能回家,彼此千叮咛万嘱咐才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稍后胡建的车子开了过来,开始了二人愉快的泡汤之旅。

小汤池里依然是雾气缭绕别具情调,何囡正享受着朦胧美感听着胡建略带咬舌音的宫廷野史,忽然感觉腹中不适,遂放任一串气泡破开水面但仍未改善,便起身去卫生间,胡建担心地面湿滑也起身陪同,还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抓住何囡的胳膊。

当走到休息区时意外发生了:一个女服务员正拉开一间休闲室的拉门,正走到这里的何囡一眼瞥见躺在里间沙发上的正是在外搞调研的老公杨盛,沙发上的女子竟然是闺蜜胡兰,两人好像才泡完温泉,头发都还没干……而这两人同时也看到了何囡,以及抓着何囡胳膊的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刻按照个数应该是六目相对,只有胡建因为何囡停下脚步感觉到奇怪而四处观望,这三人仿佛都被点了穴般一动不动,直到半分钟后何囡才回过神来带着哭腔喊了声:“你不是去调研了吗?胡兰!为什么是你?”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只剩胡建傻愣愣地站在那里。

休息大厅里已有好奇的眼光射了过来,杨盛一直坐在那里,脸上满是错愕,胡兰倒是很快镇定下来,走到何囡身边才说道:“你带的这是哪位啊?也不介绍介绍?”说这话的同时她脸上洋溢着莫名笑意。

泪水在何囡的脸上无声的流淌着,是因为丈夫的背叛?还是因为闺蜜的背信?或者是自己的难堪?似乎过了一个世纪,她才抹了一把脸,几乎是咬着牙喊出来“胡兰”两个字,然后将手伸向右后方,转而用平静的语调说:“皮皮虾我们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星期后,何囡从学校回到家中,收拾了一些个人物品码进大学时期的旧拉杆箱,然后将一份已具名的离婚协议书、一张写着“成全你们”的便条放在餐桌上并用房门钥匙压好,重重关好房门才转身离去,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只听说她在两天前就办好了离职手续。

现代的爱情故事里经常会提到这样一句话:如果爱,请深爱,如若不爱不如两清,做个甲乙丙丁。何囡是否已做到前半句也许只有她自己清楚,后半句她确实做到了两清,却又难以说得上是因为不爱了。

至于她便条上书写的“成全你们”成全了谁呢?据传,胡兰同时期也从单位辞职回到湖南长沙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好像蛮顺风顺水,名头经常在判决文书上出现。杨盛正和一个女客户搞得火热。胡建还是女人缘爆棚,听说和下属学院女副院长走得很近。何囡的最后消息是在河南某地做律师,即将与一位检方领导携手百年。

注:配图均来自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