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在家政服务公司上班。

一次上门给女业主疏通厕所管道,没想到竟然从管道里掏出来一条一米多长的黑头大蛇,蛇头上套着粉色的避孕套,上面沾着白沫,散发着难闻的异味……

这天一早。

我就接到来自芳华小区某个女业主的电话。电话中,白女士的语气十分焦急,还主动提出加小费,让我们在半个小时内赶到,尽快疏通好管道。

对方给的小费还不少。

我一盘算,就主动接下了这单。

开上我的小电驴,10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赶到了芳华小区。结果,在芳华小区的门口,白女士早就焦急难耐地在那里等候着,显然事态十分迫切。

「不就是厕所管道堵了?」

「至于这么着急嘛?」

我其实很不能理解。

但也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就笑脸迎了上去。

女人姓白,单名一个洁。

人如其名,一米七出头的模特身材立在那里,散发着独有的冷艳气质。看得出来,她出门应该很着急,所以身上还穿着白色的家居吊带裙,布料单薄,尤其凸显身材。

「如果再配上一条白丝,就更好了。」

我在心里面暗自YY着。

白洁来到我面前,原本冷艳的眉眼中多了一丝的放松和笑意,「周师傅,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我们赶赶时间,尽快帮忙把管道疏通了吧。」

「哦哦,好的好的。」

我连连点头。

站在白洁面前,我不由自惭形秽。

这样高洁的一位仙女,光是靠近她的身边,就几乎花光了我这辈子积攒下来的所有勇气。对于单身了二十几年的我而言,单是呼吸着她身边那带着体香的空气,就已经是种奢侈。

我突然很庆幸。

庆幸我选择了家政服务这份工作。否则,恐怕我这辈子都很难能与她有所交集。

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靠近她了。

来到白洁的家里。

这是个二室一厅一卫的套房,屋里面收拾得十分的干净、整洁。

我一开始以为白洁是和对象同居。

结果——

「我哪里有什么对象。」

「……呵呵,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的。」

回到家,白洁明显放松了许多。

这会儿也是笑着,给我递上了茶水。一边闲聊着,一边又给我说明厕所堵漏的具体情况。

「应该是有异物堵塞。」

「一会儿小周师傅你注意点,想办法温柔一点,把堵塞的那个小东西给我掏出来。」

这话听得我很迷糊。

小东西?

我一时间没能理解。

问她,白洁却是红着脸,露出羞涩的表情,「……总之,你别多问。一会儿小费不会差你的。」

「行吧。」

我拿上工具,就准备动手。

浴室里散发着一股香气,空气微潮,应该是白洁不久前才洗过澡的缘故。旁边的衣架上还搭着几件白色的私密内衣,款式十分大胆奔放,还带着蕾丝纹路。

脑海中幻想着白洁穿上它的样子。

我不由得面红耳热,心跳加速了起来。

「小周师傅,你快一点嘛。」

「快一点,动一动嘛~」

见我半天没动静。

白洁酥酥麻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更是勾得我心痒难耐。

我不敢再多想,掏出工具就开始干活。花了有10来分钟的功夫,我总算是把下水管道里堵塞的异物给成功掏了出来。结果,在看清楚这个「小东西」的模样后,我人却傻了。

——这竟是一条一米多长的黑头大蛇。

蛇头上套着的,那分明就是个避孕套!

而且还是粉色款式,特大号!!

一时间,我都看傻了。

白洁也是脸红发慌,臊得不行。

慌忙就从我手中抢过那条大蛇,黑头大蛇显然还活着,顺势就缠绕在了她的手臂上。白洁也没在意,正想跟我说什么时,那大蛇竟十分娴熟地在她上半身游走起来。

先是明目张胆地占据了那两座高地。

紧接着,蛇头顺势一滑。

当着我这个外人的面,竟然就往那白裙底下钻去。如此荒诞、离谱的一幕,看的是我目瞪口呆。

幸好白洁眼疾手快。

迅速,一把扯住了那个硕大的蛇头。

「不好意思啊,小周师傅。」

「……让你,见笑了。」

白洁十分的尴尬。

当下我也是真没好意思再停留下去了。

临走前,白洁又多给我转了50块钱,并且再三叮嘱我,关于那黑头大蛇的事情千万别跟外面的人乱说。养宠物蛇是她的爱好,但很多人显然都无法理解她的这种喜好。

我自然是再三保证,一定守口如瓶。

白洁显然很开心。

最后,竟然还主动跟我加了微信。

回去的途中,我就按耐不住好奇地翻阅起了白洁的朋友圈。不得不说,白洁的朋友圈动态很是丰富多彩,而且大多数都附带上了她的自拍生活照。

其中,赫然就我先前歪歪过的那条白丝。

看得我是激动得不行。

当天夜里,我重新翻阅着白洁的朋友圈,脑子里面歪歪幻想着一些事情,正想动手时。

突然,白洁竟然给我拨来了语音电话!!

「小周,救命啊~」

「你快来,快来我家一趟!」

「啊~啊啊啊~~」

一阵急促的尖叫声。

电话挂断了。

我当即再坐不住,连忙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白洁出事了?不会是有人入室抢劫吧?」

想到这里,我脸色都变了。

若是劫财那还好说。

但听刚才那通电话的意思,歹徒这显然是还有劫色的想法啊!!

我二话不说,就冲到了芳华小区。

敲门半天,没人开。

没办法,我只好尝试从七楼的窗外翻进去。这个举动十分的冒险,但一想到白洁现在可能面临的危险,我就片刻也冷静不下来。头脑一热,竟然真让我成功翻进去了。

结果进去之后,屋里竟然十分安静。

歹徒可能带着凶器。

我不敢声张,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屋内状况。没多久,我就听到从主卧里面传出来的一阵阵若隐若现的低吟声,那声音中透着三分的痛苦,还有七分的享受!

带着谨慎,还有好奇心。

我贴近了主卧的房门。

结果,我从门缝里分明看到白洁正维持着一个狗爬式的动作,朝着我这边的那张面容上是一种很难形容的表情。而在其身后,竟然是一条粗大的黑蛇……

难不成是被蛇咬了?

我心下一慌。

连忙就闯了进去,大喊道,「白洁小姐,你没事吧?是这大蛇咬了你?别怕,我现在就弄死这畜生,然后再把你送医院去。一定会没事的!!」

「……不,不是的。」

见到我,白洁一下惊慌失措。

连忙抢过被子,遮挡住自己的身体还有身后的那条大黑蛇。

「你怎么进来的?」

她有些防备地盯着我,十分警惕。

我连忙解释清楚。

「我刚才接到你的电话。」

「……然后敲门,半天没人给我开。」

「我很担心你的情况。」

「然后,就从七楼外面,翻窗户进来了。」

听完后,白洁也呆住了。

「……七楼???」

在我确认后,她看向我的眼神都变了,「你不要命了?这可是七楼啊!万一,你掉下去了……」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又解释了一遍。

白洁眼中的防备少了许多。

「你先到客厅去,我收拾一下就出来。至于你说的那条大蛇,哎呀……我不是告诉过你嘛,那就是一条宠物蛇,不咬人的。是你误会了,我真没什么事……」

我还是有些不信。

但在白洁的坚持下,还是关门回到了客厅。

等候没两分钟,白洁出来了。

今晚的她穿着还挺保守的。

但我脑海中幻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还是有些冷静不下来——如果说,刚才白洁的那副表情,不是因为让那黑头大蛇给咬了?那是不是就说明……

……我不敢再联想下去了。

「噗嗤,你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白洁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

我看着她,也是心慌耳热的难以平静,「……白洁小姐,不知道你这么晚叫我过来,是?」

一瞬间,我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性。

像是深闺寡妇寂寞难耐。

又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诸如此类的……

但我唯独没想到——

白洁瞅了我一眼,有些乐不可支地捧腹大笑起来,「还在胡思乱想?我找你来能有什么事?你不是会修管道?我这下水管道堵得慌,所以才想着找你来疏通疏通。」

「……啊??」

这话说的,让我有些把握不住了。

像是在暗示我什么?

可又好像没有。

但一时间,我也不敢乱来。

白洁也没多想,领着我就又回到了刚才那个主卧里面。里面有个独立的卫生间,白洁指着卫生间的排水口,「……这个下水口也堵住了,跟早上差不多,应该也是有个小东西钻进去了。小周,你帮帮我呗,把我的这个管道也疏通疏通。」

说着这话时,白洁故意贴近了我的耳边。

一阵阵的热气呼进我耳蜗里。

我真的忍不住生出冲动,想要把这个罪恶的女人就地压倒在这个厕所的马桶上……

……狠狠地,教训她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