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凯,你快回家,你儿子他……”
我话还没说完,已经被电话那头的冯凯厉声截断:
“跟你说了出差出差,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吗?”
撂下这句,那头儿已经挂了电话。
我居家月子服都没换直接在外头罩了件羽绒服。
以毕生最快的速度给儿子套上外出服后,我一边心如死灰地抱起床上已经烧得打摆子的儿子,一边拨起了出租车站的电话。
出租车上,摸着儿子滚烫的额头我的心比外头的冰碴子还要凉。
十几分钟的煎熬,看见县医院救命的红十字我心里不由踏实了几分。
然而……
“这嘴唇都紫了,身子一个劲儿地抽搐,别折腾了,回去准备准备吧……”
几近绝望中,刚看见了一丢丢希望劈头医生就给我来了个这。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
在这话音落地的瞬间,我心头无数只草泥马顷刻蹿腾而起,心里愤怒无比地咒骂着老天爷,感觉全世界都欠了我。
无比淡漠地看了那医生一眼,我用僵硬的手臂抱着儿子转身就走,边走边再次拨通了出租汽车公司的电话。
“只是发烧吗?发烧咱们这儿能治……”
身后竟传来那医生的声音。
这是医生,逗呢?
我默默翻了个白眼,抱着儿子头也没回,两条长腿捯饬得飞快。
我很爽快地应了出租车司机一千块的路费,一句都没有扯皮,出租车一路朝着市儿童医院疾驰而去。
坦白讲,我从没有一个人打车出这么远的门,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大晚上出远门……
呵,我不怕死,真的!
好在,出租车司机虽然心黑要价比平日高了三倍,倒是没半路要了我的命。
车里,我抱着襁褓中的儿子探着他额头滚烫的体温,一边默默流泪,一边翻来覆去地跟他说话:
“妈妈的宝贝不怕,妈妈在……”
“妈妈保护你……”
“妈妈带你去医院,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三个小时的车程,我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一下车我就冲进了医院,挂了急诊,那密密麻麻排着号的人群,我双腿一软差点没给那护士跪下。
护士看了我儿子一眼,直接让我到医生那里拿了药,然后再出来挂号排队。
经过一番望闻问测的常规操作,医生很稳当地开了医嘱。
见医生没说让我准备准备什么的,纵然儿子烧到40?,我悬着的心也默默地放了放。
我乖乖听话从药房取了退热栓和布洛芬悬滴剂,按照医嘱隔两个小时给儿子交替使用退热。
大半个晚上,我的心随着儿子的体温起起伏伏。
因为发烧致使抽搐,纵然还没满月,医生还是给开了点滴。
我和儿子在医院待了两天,两天中我像是不记得有冯凯这个人一样,没跟他联系。
而他,也没有问过一句。
我全心全意照顾儿子,偶然想起这事难免失落,随后又自嘲:
冯凯原本就是个上进的,自己不就是看中他这点才嫁给他的吗?
最后打完点滴,办了出院手续,我抱着儿子往外走,倏然听见——
“佳妮,你出来做什么?你昨天照顾妞妞一晚上,快回去眯一会儿。
这儿有我呐!”
“老公,还好有你在……谢谢……”
“别说傻话,妞妞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快去睡!”
旁边的护士闻音知意:
“冯小妮爸爸,过来办一下住院手续。”
我不可置信地转过身来,就见我正在“出差”的老公冯凯,哦,他现在已经是别人老公了。
此时,他身里正抱着我闺蜜张佳妮五个月的女儿在护士台办住院手续。
呵,这就是狗男人说的出差?
这就是张佳妮说的男朋友不负责任,自己当了单亲妈妈?
我的好闺蜜背着我给我老公生了儿子,要不是亲眼所见,敢信?
【2】 后悔
这一刻,我心头的怒火恨不能将这一对狗男女烧了祭天!
不过……
两人能瞒我这么久,就别再高估他们的人性和脸皮了。
我直愣愣地冲过去,指不定两人就成了偶遇,“老公”也就成了演戏,冯凯指不定成了干爹了!
便是我拼着一条命拿着刀冲上去,也干不掉他们。
倒是我会落个杀人未遂的罪名下大狱。
从此人家一家三口逍遥快活,住我的房,睡我的床,打我的娃!
是以,我很快将这蠢念头放在一边,迅速冷静下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如今我在暗,他们在明,我有的是时间把他们调查得清清楚楚。
梳理好思路,我没有多留。
不想看见这对辣眼睛的狗男女是情,打草惊蛇就芭比Q了!
很快,我坐上了返程的出租车,时隔两天,心情截然不同了。
来的时候我担心儿子,哭得跟狗一样。
如今我儿子躺在我怀里安静地吐着泡泡,又发现了那对狗男女的秘密,除了刚开始愤怒的不行,这会儿我已经冷静思考怎么报复这对狗男女了!
 ?如同所有坠入爱河的男男女女,我沈晓爱上冯凯的时候,恨不能抛心挖肝,命都给他。
?所以除开爸妈馈赠的这套房子在我的名下以外,当初结婚时收的添箱钱共计三十万都被我悉数给了冯凯。
?因为是赌妻结婚,彩礼钱我分文没要。
??连我妈给的嫁妆我也硬是没收。
现在想来也是蠢地一批,添箱还不是姑亲娘姨的看在我爸妈的面子上给我的?
罢了,悔之晚矣。
如今最重要的是把那些属于我的东西讨回来。
我要掏空这对狗男女,然后跟这狗男人离婚!
这一年多,我妈打了多少电话,我都没给过好气儿,婚后我妈依旧月月给我零花钱我更是有骨气的一分没动。
更别说是回娘家了。
现在回想一下,我竟然为了这么个狗男人伤害了待我如珠似玉的爸妈,蠢,真蠢,蠢得挂相的那种蠢!
跟我爸妈磕头,给我爸妈道一百个歉。
这心可以有,执行还得稍后。
结婚的时候已经让他们伤够了心,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让他们再为这狗男人生气。
??我要亲手了结了这桩愚蠢的婚姻,彻底跟以前告别!
【3】诱饵
回了家,头一件事便是查银行卡。
去年一整年的零花钱,五十万一分没动。
好得很,够我做很多事情了。
我很快联系了家政,请了月嫂。
产后修复,安排!
化妆品,衣服……
感谢时代进步,足不出户就能送货上门。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感谢我爸妈,没我爸妈给钱我啥也不是。
想我之前坐月子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自己一个人有一顿没一顿地熬着……
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蠢。
月嫂解决之后,就是给家里装摄像头,给两个狗男女买礼物,装窃听器。
在对“我得了爸妈资助”这个主题进行了充分渲染之后,一切准备就绪,我点开了张佳妮的微信拨了语音出去。
还没开口,那头已经传来了张佳妮善解人意的问候:
“沈晓,你一个人在家里能不能应付?这两天妞妞身体不舒服我也没顾上联系你。”
哈,要不是在医院看见冯凯跟这货在一起,指不定我就信了。
如今我一个人在家到底是拜谁所赐?
我心里暗暗“呵呵”,并隔空送了她一个大白眼,转而用一种无比欢快的声音道:
“我妈知道我生了孩子,刚给我打了二十万。我请了月嫂,你别担心。”
说完我明显感觉对面的声音一顿,接着我便听到了张佳妮同样惊喜的声音:
“你跟你爸妈和解了?”
我自是肯定以及确定地答复了她,为表我说话的真实性,我还给她转了两千块钱让她应急。
几分钟后,我挂断了电话。
冯凯果真没让我失望。
我争分夺秒与天争命期间,整整消失了两天的冯凯,在我给闺蜜挂了一通电话之后仅仅隔了半天就打了过来,语气是搞对象时才有的温柔:
“沈晓,你前两天打电话什么事?对不起,出差太忙了。”
又是忙着跟张佳妮腻歪,又忙着看孩子,可不是忙?
我心里无情反怼,强忍着想吐的冲动虚情假意地将之前给张佳妮说过的话又添油加醋地跟他说了一遍。
自然,作为我计划的主角,这些还不够……
“冯凯,你不会怨我吧?
你也知道咱们家现在这情况,就算是为了儿子……”
我“无比忐忑”地解释着我突然对父母转变态度的原因,话还没说完就被冯凯情深意切地打断了:
“傻瓜,我就是怕委屈了你。”
呵呵,一边花着爸妈的血汗钱一边说着爸妈的不是,人竟然这么丧心病狂的吗?
委屈?
真是给脸了!
我毫不留情地将自己和冯凯一块骂了,为了我从前心瞎眼盲、愚不可及。
【4】 ?真面目
更因为我恍然发现我之前的所作所为比冯凯这狗东西也好不到哪儿去。
比如,我下意识地忽略了我结婚用的房子就是我妈掏钱给买的。
心里翻腾着滔天巨浪,每一个水珠,每一朵浪花都是——“对不起”。
叹了口气,我还是假惺惺地对着电话那头道:
“不委屈,为了你和儿子,我什么都愿意……”
我短暂的沉默和叹息并没有引起他丝毫怀疑。
毕竟我俩心知肚明,以我之前傻到冒烟的思想,接受我妈的钱就是妥协,是践踏自尊。
“委屈”是“正常的”。
他自是“感动”地说了一堆令人作呕的甜言蜜语,并承诺尽早回来看我和孩子。
呵呵,看不看的,要不是为了计划谁稀罕?
挂断电话,我跑去卫生间吐了半小时,直到嘴里吐出来的都成了苦水,这才勉强停下。
真的是,曾经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恶心。
?没等多久,被我用某东快递邮寄的、装着窃听器的大牌粉底被张佳妮签收。
?两人果真没叫我失望,很快我就在张佳妮那里听到了冯凯的声音。
 “老公,快看,沈晓真的跟她爸妈和好了!就这一盒粉底液,九百八!”
 “和好了好啊!挣钱不易,这蠢娘们儿上赶着给咱们送钱,咱要是不收不是伤了人家的心吗?”
 “老公,她现在有了钱,又给你生了儿子,你会不会不要我和妞妞了?”
 “傻丫头,要不是为了她的钱,我会跟她在一起?都特么长着两条腿,谁比谁高贵?结个婚连嫁妆都没,她也好意思说他爸开公司!
要不是咱俩还没房子,我早跟她离了!”
……
纵然心里早有准备,丑陋的真相被揭开的那一刻,我还是感觉到了密密麻麻的疼遍布四肢百骸,随之而来的便又是昏天黑地的呕吐。
为我往日付出的深情和心瞎眼盲错把渣男当良人的愚蠢,自然还有来自名为“我脏了”的灵魂震颤。
 ?……
 ?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
?在冯凯出差后的第七天,他半夜回来了。
 ?当真将“迫不及待”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想若不是他之前说死了出差七天,指不定打电话的那天他就跑回来了。
 ?这也让我看到了这个男人贪婪背后的谨慎。
?也不怪能将我骗得团团转,若非在医院亲眼瞧见,我是万不会想到他会做出那样的事来的。
 ?不过我已瞧得真切看得清楚,他这番惺惺作态只让我作呕算了。
 ?拼演技的时候到了。
 为了儿子,我强忍着胃里翻滚的不适,再次表达了让他跟我一起“受辱”接受了爸妈的好意,并满含歉意地送了他一块价值八千的腕表。
自然,那腕表里已经被我安好了窃听器。
窃听来的录音不能作为证据,不过是我用来了解两人动向的手段。
毕竟粉底不见得会被张佳妮时时戴在身上,双管齐下,才能最大程度地保证事情万无一失。
然而……
原本不过是为了求个保障,从张佳妮那里得来的信息却给了我大大的惊喜。
本以为张佳妮不过和冯凯狼狈为奸,怎料她竟然还有一个男人,窃听器传回来的声音貌似张佳妮让妞妞喊他爸爸?
【5】算计
张佳妮的世界咱不懂,不过我愿意反手给她点一万个赞!
原本我只想把这两人给掏空,如今瞧着,那倒是他们最好的下场了。
事到如今,我倒盼着张佳妮多弄些个幺蛾子,以防二人的下场不够惨烈~
回想以前我可真是想不开,早知道有这热闹哭什么啊?看戏多好啊?
话又说回来了,不得不说张佳妮和冯凯是真的配一脸,我沈晓当真,自愧不如。
人家梯子都递来了,我不上道倒是显得我不识抬举了。
这事儿必须给她安排咯!
张佳妮丰富多彩的交友生活给我的计划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说冯凯,来得急,走得也急。
半夜回来,第二天又火烧屁股似地走了,理由嘛,自然是上班。
实际上,出门就去宾馆跟张佳妮搞在了一起。
“老公,沈晓那边怎么样了?钱到手了吗?”
“没,这放以前都不用我说,她身上有一毛钱也得揣我兜里。这回我好几次打算开口,都被她岔开了,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听她说还请了月嫂了,会不会是知道钱的好处了,所以不愿拿出来了?”
“说这个我就来气,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呐!还月嫂,一个月五六千,家里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她这么败的!”
“老公,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把钱拿回来,不然,依沈晓以前的花钱速度,二十万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
“我马上打电话给我爸妈,让他们来要钱。就说,我爸病了,需要做手术!”
……
然后我就听见他们这一通忙碌,上网查资料百度,从病症到感觉,具体到怎么演,连给他爸买轮椅都想到了真是事无巨细。
怪不得这么能忽悠,上网查资料什么的,的确挺严谨的。
我这么想着,就听——
“万事俱备,我现在就给我爸打电话!”
呵呵,准备了这么久,我怎么能叫他如愿呢?
所以,就在他话落?的瞬间,我立马把冯凯的号拨了出去。
我从窃听器里听到了句:
“嘘……沈晓打来的。”
然后,我手机听筒就传来了冯凯的声音:
“沈晓,是不是出了什么急事?平常我上班的时候,你是不会打电话的。”
?没急事打电话就是不懂事咯?
想到儿子生病时她打电话被挂断的绝望,我眼睛里似是糊上了冰碴子,除了冷就是冷,好在隔着电话他们瞧不见我此刻脸上的狰狞:
“冯凯,我妈刚刚打电话来说我爸有意把公司交给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