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江向来如此,外面的永远比家里的重要,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却还是觉得能用时间改变他,嫁给他5年,我拼尽全力维护着这段丧偶式婚姻。

我想我等不了了……

1

“我不许你去找她。”我心脏一紧,紧握的双手沁着冷汗,我低着头不看他。

“就1个小时。”他眉心皱起,语气不耐:“你先去机场,我会赶过去,不会错过。”

乔江向来如此,外面的永远比家里的重要,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却还是觉得能用时间改变他,嫁给他5年,我拼尽全力维护着这段丧偶式婚姻。

我想我等不了了。

我得了绝症,还有2个月的时间。

“我们离、婚吧。”我几乎用尽了浑身力气。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我踉跄倒在地上,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浑身颤抖,我蜷缩着身体妄图使身体里的痛减少一点。

闺蜜递给我诊断结果的那一刻,我手足无措,脑子里第一个放不下的人就是乔江。

以后乔江下班没有我等他回去,他会不会孤独?

乔江吃不到我做的饭会不会吃不下饭?

乔江找不到我会不会伤心?

我抱着闺蜜,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你说我要是不在了,他会伤心难过吗?”

“……他应该很开心吧!”

事实证明我还没有傻到不自知,也没有真的认为自己对于乔江来说有多重要。

闺蜜本来要请假陪我,被我拒绝了。

我想即便对于乔江来说我不重要,我依然想见他,想在生命的最后陪着他,或者是让他陪着我。

天边最后一抹残阳褪去,夜幕四合,清凉的夜风打在身上令我忍不住打哆嗦。

入秋了!

我打开手机,找到联系人界面,乔江总是在我通讯录第一位,我给他的备注一直是“乔大神”,好像只要备注不变,我永远都可以自欺欺人下去。

犹豫再三,我拨通乔江的电话。

“小安我这会有点忙,有什么事晚上回去说。”乔江的声音一如既往清冷,好像没有温度。

我本来想尝试着跟他撒娇,却像失了声,艰难的突出一个字:“好。”

我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挂断电话我呆站着很久。

路边霓虹闪耀,车水马龙!

我认识乔江是在大一的时候,他比我高一届。

我和他结婚正好5年。

乔江永远不知道我在嫁给他之前,有多么努力,努力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遗憾的是,大学期间乔江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大约是月老看不下去了,亲自下凡把我的红线在乔江身上系成死扣。

大学毕业第一年,学校请优秀毕业生代表回母校演讲,我运气很好,成为被邀请人之一。

去了才知道乔江也在。

演讲结束后几位校领导组织聚餐,我硬着头皮被灌了不少酒,酒桌上我看见乔江也喝了不少。

都说酒撞怂人胆,我生生在这次聚餐后把乔江成功拿下。

毕业一年多,我其实时刻关注着乔江的动态,他被家里人逼的到处相亲,每一次知道他去相亲我都坐立难安,暗恨他相亲对象不是自己。

如今正好。

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自报家门条件,跟乔江看似商量又好似没商量地把证给领了。

我需要他,他需要一个老婆向父母交代,非常完美。

结婚以后,我跟他的距离属于光年的跨越。

我知道他一直是一个性子很冷、沉默又寡言的人,每天一张冰块脸,像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

不知道是我的热情打动了他,还是他习惯了我的存在。

我们之间越来越像夫妻了。

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恩爱到老,却忽略了不是你的东西永远争不来。

在得知乔江的初恋陈棉回来没多久,我被确认为胃癌。

总感觉老天的偏心太明显,迫不及待把我从陈棉和乔江的世界里剔除。

所以我不知道乔江是真的工作忙,还是为了陪他的初恋。

我像个行尸走肉,到家时夜已经很深了。

打开门,一片漆黑,我知道乔江还没有回来。

我没有开灯,关上门,凭着感觉走到客厅,吃完止痛药,在沙发上蜷缩着,上腹部的疼痛越来越清晰,我辗转难安,按在腹部的双手几乎将腹部的肉掐烂。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我来说都是度日如年,不知过了多久止痛药终于在我的身体里起了作用,我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直到听到开门声,我才昏昏沉沉地醒来。

我从沙发上坐起,衣服的潮湿感让我打了个哆嗦。

乔江轻手轻脚开门关门,应该是怕吵到我。

客厅灯亮起的那一刻,我与乔江四目相对,从乔江后退的步伐中,我意识到乔江应该是被我吓到了。

他眉头微微皱起,显然是被我吓到令他不高兴。

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如以往一样灿烂:“你回来了!”

我的头发被汗水浸湿,脸色却比刚才好很多,乔江没有发现我的异常。

他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我说过你的工作可以辞掉,这么晚才到家。”

乔江刚才是在责怪我吗?

我愣了一下,我今天中午给他送午餐的时候跟他说过我下午休息,晚上等他回家吃饭,是他忘了,打电话的时候还说要加班。

我没有生气,也不想争论,他的心不在我身上没关系,只要我的心在他身上就好了。

可是我忽略人的贪心。

我脸上依旧挂着笑:“吃晚饭了吗?”

“吃了。”

乔江顺手脱下外套,放在衣架上,走到离我3米的地方,我非常清晰地看到他肩头的红色印记,是口红,还有他身上传来的甜甜的香水味道,这个味道是……乔江的初恋。

我如鲠在喉,想开口。

可我又能说什么呢?

质问他,还是跟他闹呢?

我好不容易经营的婚姻,好不容易让乔江对我关心,我不想亲手毁掉。

即便乔江还不知道我得了癌症,即便乔江这一天是陪着他的初恋。

我没有说话,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2

后半夜,上腹部的疼痛感把我叫醒,吃完药后看着乔江沉睡的背影我困意全无。

天微微亮起,我起床给乔江做早餐然后出发到公司。

闺蜜已经第n次给我打电话,信息一条接一条,不用看就知道她是想让我赶紧住院。

我已经辞职了,比起让医院消毒水的味道陪我走到生命的终点,我更希望在最后两个月里做乔江的全职太太。

中午我到公司给乔江送午饭。

我其实经常到公司给乔江送餐,即便我公司和他公司隔着半个小时的路程。

所以,他公司里的人早就认识我了,见了面都会相当热情跟我打招呼,还会羡慕地说上两句。

“安安姐又来送爱心午餐了,乔总真的太幸福了!”

“乔总中午一直等着呢,以后没有安安姐给乔总送爱心餐,乔总都会不习惯的。”

今天一进公司,总感觉大家眼神怪怪的,跟我说话的也明显少了。

我径直走向乔江的办公室,他的助理上前拦住了我:“安安姐,乔总办公室有客人,午餐我来帮你转交。”

以前为了赶时间我基本上都是让助理帮我转送,关于此刻助理脸上的复杂表情我根本没有注意,更不会多想,笑着点头把午餐交给她。

“好嘞,辛苦了。”

我没告诉助理我离职了,我有一下午的时间可以等,等乔江吃完饭把餐盒带回去。

我没有离开,去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我听到几个人在小声议论乔江。

议论的内容大约是乔江多么帅,多么多金,她们是如何为乔江感到遗憾。

我在心里偷偷乐,是呀,这样一个男人是我的老公,我骄傲,我自豪。

我准备出去加入他们的阵营,跟他们一起讨论乔江,我的小道消息他们肯定更乐意听。

“真为安安姐难过,乔总这么好的男人总是被人惦记,今天那个肤白貌美大长腿,长得跟个明星一样的女人,我敢打赌她肯定跟乔总关系不一般,我可看见了,乔总见了她都愣了,还痴笑,你们有谁看见过面瘫乔总露出痴汉笑吗。”

“没有,没有。”

“我敢打赌,安安姐都没看过。”

那一刻,我放在门上的手僵住了,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脑子里闪现过陈棉的脸。

“嘘,我老远就听见你们的声音,小声点。”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是乔江助理的声音。

“休息时间聊两句,怕啥,小糖你快说说有什么新八卦吗,刚我们可看见安安姐来了。”

小糖长呼一口气:“还说呢,幸好安安姐走了,你都没看见,那女的跟乔总撒娇,乔总把安安姐送的安心餐给她吃了,这要是我气都得气死。”

我心里咯噔一下。

“走了走了,我们吃饭再聊。”

她们走后,我才走出卫生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容不算精致,蜡黄的肤色隐约可以看得很清晰,这几个月瘦的大约有10斤,本来单薄的身体,现在看起来有吓人。

胸口很闷,他从不曾对我痴笑宠溺。

我安慰自己:“没有关系,以后我走了,总要有人陪着乔江。”

我如同灌了铅的双腿在一步一步挪向公司。

他们应该吃完午饭了吧,我要把餐盒带回去洗干净。

办公室门口,我看见,我的丈夫脸上笑着将陈棉掉在餐盒边的头发别到耳后,宠溺地问她:“好不好吃。”

在陈棉满意的点头后,我的丈夫又说:“以后让小安多准备点,让你吃好。”

陈棉比以前更好看了,长长的头发,精致的妆容,笑起来浅浅的梨涡,像只可爱的猫。

“谢谢乔总投喂啦,我批准以后我的饭让你承包。”

“嗯。”乔江点点头。

刺眼的打情骂俏的场面堪比修罗场,这场修罗场所屠戮的人只有我。

我的手心已经被指甲划破。

我不要上前了,我要逃走。

或许,老天最爱开玩笑,一定要将你最后的体面撕成碎片。

陈棉余光瞥见我的存在,得意的脸上纯纯的笑,笑得非常灿烂,眸子透亮好似不掺杂任何狡黠。

“小安?”

她丢下手里的筷子,站起来,抢在乔江前用最快的速度,优雅地走到我的面前,抱住我:“真的是你,很高兴再见到你。”

有多高兴?

对我这么亲昵,我想问我们熟吗?

我退后一步,眼睛落到乔江身上,乔江表情一如既往的清冷,跟刚才我所看到的判若两人,再落到桌子的餐盒上。

陈棉扯回了我的视线:“你做的饭真好吃,我太有口福了。”说完她眼睛看向乔江。

我余光看到乔江的嘴角微微翘起。

“你的手艺太好了,小江说以后可以经常吃到你做的饭,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呀?”陈棉亲昵地看着我,脸颊微红,略显不好意思。

我想没有那个男生可以抵挡住她这小猫般的骚扰吧。

我点点头。

我的手艺肯定没的说。

我和乔江结婚没有感情基础,基于我对乔江的喜欢,对这段婚姻的维护,我用尽了各种方法。

抓住一个男人的胃也是我的方法之一。

我曾经花了几个月的工资去学习做菜,就是为了乔江下班以后能吃上一顿合口味的饭菜。

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

这几年乔江被我惯的也开始挑食,除了正常的工作应酬,早中晚三餐基本上都需要我来做。

上次他父母来家里,看到我在厨房里忙里往外,难得为我鸣不平。

他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脑,眼皮抬都没抬,告诉我:“明天找个阿姨。”

我忙碌的好心情瞬间蒙上一层灰,择菜的手变得僵硬。

我扬着笑脸,说道:“爸妈,我可以的。”

乔江补充道:“觉得辛苦可以找个阿姨。”

我……

只是为了不辛苦我当初不会选择和他结婚。

“我是你的老婆,为了你我愿意。”为你做饭是我能近距离靠近你为数不多的方法之一。

我看着他,眼中是盈盈的笑意。

他依旧没有抬头回了个“嗯”。

五年过去了,为他准备一日三餐变成习惯性行为。

连偶尔出差我甚至都会在晨起惊醒,然后做好早餐,然后才恍然记得自己正在出差,他不在身边。

我视线落到旁边桌子的餐盒上,微笑地看着陈棉道:“可以把餐盒给我,我带回去洗。”

陈棉愣了一下,转身收拾好餐盒递给我。

离开时乔江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再没有其他。

我背对着他们一步两步……二十步走出公司,回头正看见他们相对而坐,不知道聊着什么,只看到两人脸上的笑容。

那一刻,我的愤怒已然到达临界点,与此同时还有不甘。

我爱乔江,我恨不起来他。

本来我还想要告诉他我辞职了,以后只做他的全职太太。

……现在不用了。

一直以来我努力地当好一个合格的妻子。

我想即便陈棉这次回来是找他再续前缘的,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应该等得起。

即便是这样想,内心还是会感到一阵阵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