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紧张的时刻,楼下舞厅音乐再次响起,劲爆的乐曲声带动舞池里的人左摇右摆起来。

人群再次开始喧闹,除了石井这边依旧保持安静,其他地方全都陷入一片放纵欢乐的海洋。

苟苟在走廊认真检查巡视几圈都没有发现人后,终于决定返回屋里。

临走前,她用力拔下了木柱子上插着的那把石井的飞针。飞针已经没入一大半,只剩下外面的红樱还露在外边,足以可见石井深厚的功力。

等到苟苟回到房间,碧翠丝才谨慎的从走廊天花板跳下来,楼下的乐队继续演奏着劲爆的摇滚乐,仿佛和刚才这边发生的隐秘角力丝毫无关。

人类的悲喜就是这样,就算同处一个屋子,有时也不相通。

碧翠丝走下一楼,走到卫生间开始换下身上的骑手服。

卫生间外走廊上,管事正在跟会所老板抱怨不休:“就这么任由她们打扰我们生意吗?东京黑帮还有没有王法了?太过分了!占着一半的房间,只付押金算什么意思?老板,真的就这么忍下去吗?”

“你闭嘴吧!被听见就死定了。”老板低声道。

“会怎样?她们还能杀了我不成?我才不怕她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呵呵。”老板苦笑一声,“你还没有听说过田中的事情吧?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当着东京全部帮派老大的面,石井一刀砍下了他的头,他手下动都不敢动!怎么?你想去送死?”

“真的吗?我只听说田中失踪了。”

欢快的音乐声继续,苏菲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下到楼下走进卫生间,刚好此时她的电话声响起。这电话声碧翠丝再难忘不过了,她婚礼当天就听过苏菲接通电话。

“我等会儿回你电话。”苏菲的声音清晰的在隔间外响起。

碧翠丝情绪激动,感受着仇人和自己仅仅一墙之隔,她呼吸变得急促,胸口上下起伏不定。此时要不要趁她落单杀了她?碧翠丝心里不断犹豫着。

二楼石井大姐大包间里,一个头戴眼罩的手下见会所老板重新走进来送酒,立马大声叫住他,他喝醉了,声音含含糊糊的:

“站住!你…你这个老乌龟…怎么这么慢!我看你天生就是乌龟,老婆天生就该被别人睡!哈哈!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老板尴尬的站在原地,却不敢发怒,反而卑微的点头哈腰,只是不知道说什么。

其他人见他这副模样也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人又开口道:“再给我们送四份意大利烤肠上来!”

“抱…抱歉!烤肠已经卖完了。”

“谁管你!赶紧给老子送上来!”

“信不信我们砸了你的店?”

一旁的女混混还调戏老板,一双手他身上摸上摸下。可怜老板一辈子勤勤恳恳,哪里遇到过这种女流氓?可相比被骚扰,他更怕被砍头,所以一边谦卑的给其他人道歉,一边忍受着女混混的骚扰。

“查理…不要躲嘛!听话!哈哈!”

女流氓轻佻的声音不断响起,惹得老板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能把乞求地目光望向石井,希望她能克制一下这些放浪形骸的手下。

可石井此时根本没工夫理会他,因为她敏锐的察觉到苏菲离开的太久了。

而这种不寻常的现象背后只有一种原因,那就是麻烦来了!并且能够控制苏菲让她甚至没办法发出示警信号的,只能说明来的还是一个大麻烦!

隐隐间,石井猜到来的人是谁了。

果然,就在老板向她投来乞求眼神时,楼下大厅传出一声充满怒气的娇喝:

“石井!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血仇了!”

声音明显是个女人,整个会所欢乐的气氛瞬间因为这明显不怀善意的宣言安静下来。

居然有人敢找石井女魔头的麻烦?这是一口所有人心中此时的念头。石井作为外人掌舵东京黑帮,仇人自然不少,但自从田中被削首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在明面上反对石井。

所以今晚会所里尽管有不少人对石井霸道的做法不满,也没有人敢出言反对。

二楼包间刷刷被一众黑帮手下拉开门,一个个黑色西装不断从房间里涌出来,仿佛像下雨天不断涌向岸边的黑色江鱼。

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肯定会感到反胃,短短数吸间,整个二楼都被黑色西装挤满。

这些人慢慢从中间分开,让出一条2米宽的路。

道路末尾,石井冷艳的身形慢慢出现。她站在走廊上,看着一楼嘴角带血,一脸恐惧神色的苏菲。不过石井没在她身上停留太久时间,因为她身后有一个更吸引她注意力的人,

碧翠丝。

没错,就是她。卫生间碧翠丝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现在就对石井动手,那怕她会被石井手下围攻。碧翠丝慢慢从苏菲曼妙的身躯后现出身影,抬头看向二楼那个参加了她婚礼屠杀的女人,

石井御莲。

整个二楼黑社会混混都穿着黑色西装,只有中央的石井御莲一身白裙,显得那么出尘,高不可攀。石井御莲看到碧翠丝现身,脸上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她知道碧翠丝很强,尤其是德来福放出口风说碧翠丝失踪后,她就知道碧翠丝迟早会找她报仇,所以最近每次她出门都带着一大帮手下。

倒不是真的怕了碧翠丝,而是作为一个顶尖杀手,能用最小的代价消耗敌人,为什么不呢?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4年前,碧翠丝看着石井平静的脸,眼前浮现起她在教堂里被石井击倒的模样。她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竟然辣手摧花,拔刀一刀砍下了苏菲这么漂亮一个女人的胳膊!

鲜血像火山喷发一样四射在空中,苏菲痛苦的嚎叫传进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石井脸色微变,苏菲毕竟和她搭档多年,不仅是同事,更像是朋友。如今眼看苏菲在她眼底下被人砍去一条胳膊,石井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