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通过绝望,通过苦难,通过痛苦和无尽的磨练,才能达至信仰。一家企业往往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磨难,才能迎来凤凰涅槃般的新生。

文:中外管理传媒 王爽

责任编辑:胸怀天下

自2018年起,传统电子变压器行业整体需求呈下降趋势,各大厂家进退维谷。加之,原材料上涨与招工问题突出,不少客户将电子变压器订单转移至越南、印度、墨西哥等低人工成本国家,中国电子变压器生产厂家,急需一个新的出路。

在变压器行业深耕20多年的威海东兴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海东兴”),并没有受到行业寒冬的影响,反而觉得自己擅长的工业级电子变压器领域“天地宽广”。

在中外管理传媒发起的第五届“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中,威海东兴电子以“平板电子变压器”和“特别工业级电子变压器”销量全国前三的斐然成绩,荣获“时代匠人”称号。人们不禁好奇,这家企业为何能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依然生机勃勃?

全国“独一份”的大规模特别工业级电子变压器

威海东兴成立于1996年3月,主要生产电子变压器,初期与韩国东兴电子合作,以给韩国三星电子做配套加工为主业。在三星的督导和监管之下,威海东兴的制造能力和品质能力都在行业首屈一指。1998年之后,与韩国东兴电子的合作越来越难,威海东兴第一次寻求转型,主动开发新市场。

2008年,国家出台“家电下乡”政策,海信产品销量激增,趁此机遇,威海东兴被海信纳入了海信的供应系统,凭借着为三星电子供货的管理基础与实力,当年就被海信评为最佳供应商。无论是产品品质还是服务品质,威海东兴在海信所有供应商中都名列第一,其营收一举超过5亿元。

成为海信的供应商之后,威海东兴就把鸡蛋都放在了一个篮子里,专注为海信供货。这样做显然有风险,2014年海信通知威海东兴暂停供货,导致威海东兴一年就亏损了近2000万元,于是,威海东兴被迫进行了第二次转型。

随后,威海东兴将产品定位于立足国内高可靠性市场需求的特别工业级变压器,如:高铁、航空、航天、医疗、安防、军工等产业配套,走技术、走品质路线。与普通家电和民用产品的变压器不同,工业级变压器的特点是:订单批次多、批量少、管理难度大、品质要求高、工艺技术要求高,特别工业级这些特点就更极端,经常一个型号的产品就是几十个甚至几个;而好处也显而易见——利润高。

转型特别工业级变压器,不仅能与大量做家电、民用产品变压器的企业形成差异化竞争,更能将威海东兴以往的制造管理优势、产品品质优势全部发挥出来。这种优势直接反映在了财务上,2018年,威海东兴电子变压器销售收入仅有过去海信销售收入的1/3,利润就已经超过了给海信供货时期的利润。2020年,疫情开始对行业产生了极大影响,国内电子变压器行业成批倒闭,威海东兴却利润连年大幅度增长,2021年较2020年增长100%。2022年,威海东兴的营收和净利润比2021年又有大幅增长。

在成功聚焦、定位之后,经过几年的转型,威海东兴逐渐在工业级电子变压器行业里闯出了名气,被越来越多的客户认可,国际上大公司的订单量和军工订单量均暴增。如今,国内有能力研发、生产这些特别行业电子变压器的企业,均为几十个人专注于供应一两个客户的小企业,像威海东兴这样上千名员工,大批量生产特别工业级电子变压器的企业,仅威海东兴一家。

“给用户一个离不开你的理由”

转型时,威海东兴就认定,不死磕研发,不开发新产品,肯定没有出路。威海东兴董事长徐兵当时抱着这样的信念:“研发新产品可能会死,但是找死也比等死强。”

如今,虽然威海东兴已经成为行业内绝对的技术领导者,但他们的探索脚步并未停止。

2018年,威海东兴在东莞设立研发公司,聘请日本和以色列专家研发国际技术领先的平板电子变压器。相比传统工业级电子变压器,平板电子变压器的体积更小、功能更强大、性能更稳定,其主要应用于未来新能源汽车、光伏逆变领域等重要应用场景。目前,中国能生产平板电子变压器的厂家只有五六家,在国内有研发能力的厂家不超过2家,而威海东兴就是其中之一。

不仅如此,威海东兴还与以色列专家合作,在电子变压器产品的材料研发等方面不断投入,从更长远的角度,将威海东兴的产品引入更高端。

难怪第五届“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评委、赫尔曼·西蒙《隐形冠军》中文版译者邓地感慨道:“从民用到商用,从低端到高端,从国内市场到国际市场,漫长而艰难的战略转型渐露曙光。”中外管理传媒社长、总编杨光评价说:“在传统行业中实现产业升级换代,是低附加值坚持转型到高附加值的经典过程。”

“信仰要经历绝望”

2016年3月,威海东兴迎来了20岁生日。彼时,企业还处在被海信停供没有订单的亏损中,威海东兴还没有明确未来的发展方向,极其困难,但徐兵还是希望给员工发一些纪念品。结果一统计,跟着威海东兴一起走过20年的员工,名单有整整三页纸,一线员工就达600-700人。

“这么多员工不离不弃跟着我们、信任我们,我们得想办法扛过去。”徐兵告诉中外管理,“当时没有办法,只能到处找别人做不完的二手订单。有人说员工是‘负担’,我觉得员工,特别是老员工就是财富。”

正是这段相互理解、相互扶持的岁月,考验了东兴平时打造的文化,为后期威海东兴转型做工业级的多批次、小批量订单,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和观念基础。“我们以前做海信的产品经常几个月甚至一年都没有变化,现在一天变3个产品,对员工的能力要求转变很大,但员工始终跟着我们,认同接受这种改变。我们什么样难度的小杂订单产品都能做,而且效率高、品质也稳定。”徐兵说:“在电子变压器行业,无论是最传统的电子变压器,还是最先进的平板变压器,理论知识其实并没有多复杂,难的是工艺技术,是把产品按设计要求制造出来,而且这种多品种、小批量的产品想实现自动化非常难。所以,对企业而言,熟练员工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显然,从民用到工业,从国内到国际,从低端到高端,巨大的转型意味着大量的人才需求。所以,2018年,威海东兴电子就果断进行了改制,从股权结构到公司整体架构进行了全面调整。徐兵不仅给多年来一直忠诚支持威海东兴的核心老员工分了股份,还找回了一些之前流失的技术人员,更吸引到了一批以色列和日本的专家。这些人才,成为威海东兴持续发展的基石。

彼得·杜拉克说过,只有通过绝望,通过苦难,通过痛苦和无尽的磨练,才能达至信仰。一家企业往往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磨难,才能迎来凤凰涅槃般的新生。威海东兴成功而又艰难的转型,就是一个绝佳的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