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眠,回想这两年因我妈养的这只泰迪串串而引发的无数事情,又想到它最后的画面,说实话,我亲手结果了它,心中有过一刻的如释重负,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深深的难受,到底难受在哪,我也不清楚。

我生活在一个离异家庭,父母分开以后我被判给了母亲,后面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住在乡下外婆家的,母亲则去城里工作赚钱。

事情的起源是我朋友家的泰迪生了一窝狗崽,生父不详,我打电话给母亲说的时候她显得很有兴趣,最后便给她抱了一只带去城里养。

那个时候,外婆家已经有四只土狗了,它们的性格都很好,我也挺喜欢它们的。

但是给我妈养的这只泰迪串串,在我第一次去城里小住的时候就咬了我,当时它还是三四个月大的小狗,我自然不会计较,因为伤害值几乎没有,只是告诉我妈下次它咬人要教训它,让它知道是非对错。

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见过它几次,长成了一只类似泰迪的模样,比较母狗的基因在那摆着,丑不到哪里去,我妈对它爱不释手,在我看来是过于宠溺了,后面的事也能印证这一点。

我妈因为心理的一些问题,没办法在城里继续工作了,便带着狗回到了外婆家与我们同住。很快这只狗的问题就显露得一览无余。

它非常的窝里横,登门前来的表姐、舅舅、舅妈都被它咬过,关键是在没人伤害它的情况下,好端端的就会攻击人,比如你动了一下它的碗,掉地上的食物在它要吃的时候捡起来、摸它的时候它可能心情不好之类。

它不仅咬我们亲戚,连从小喂它的我妈也会咬。

因为泰迪的毛长得比较快,需要定期修理,我妈才拿起剪刀剪了没几下,它就突然在我妈手上咬了一口。

按理说这么差脾气的狗,一般人都不想要了,但是我妈偏不,她自从心理问题愈加严重以后好像是把所有感情都放在了这条狗身上,自己被咬也是咋呼一下就过去了,根本不管我们这些身边人的想法。

这只泰迪串串甚至让我联想到了很早之前看过的一部外国惊悚片《坏种》,片中小女孩的恶是与生俱来的,小小年纪杀同学、杀老师、杀保姆,完完全全的心理变态,我相信现实中是有这种人的,那么狗也是一样的,不过是换了个物种。

前面说了外婆家有四只土狗,它们都很听话,我会喂狗粮给它们,要是不吃也会把人吃的饭菜不放盐喂它们,有时还会专门买些肉煮熟了喂。

它们吃饱饭了会在院子里玩耍、晒太阳,但我妈的泰迪串完全是个另类,它们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完全没有互动,并且时常表现得像一只惊弓之鸟。

起初,因为咬人的问题我还花过不少心思去教它,比较严重的就是打屁股和嘴巴,但都只是点到为止,结果就是毫无作用,它依然是只神经质的狗,同时我妈对它的溺爱也一点没少,和人睡一个枕头、抱着它扫墓。

我承认这只狗并不蠢,它学捡球和握手、转圈之类的一教就会。

但在社会性方面,它始终不能和谐地融入集体,咬人无数又无人治得住,导致嚣张气焰越来越旺盛,而我也越来越不能容忍。

曾经无数次地和我妈沟通过这只狗的问题,我妈坚决不同意送人,她承认狗有问题,但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她只觉得狗是她的精神支柱。

事情的导火索是它又一次毫无预兆地咬了外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很深的牙印并且流了血,我实在忍无可忍,在没有告知我妈的情况下把它装进了麻袋,扔到了附近的一条大河里面。

它被丢进水里的时候头挣脱出来了,那也是我看它的最后一眼,我没有亲眼看到它沉入水底,但我知道它绝无生还的可能。

那条河两边都是堤岸,没有浅滩让它爬上来。

除了我妈,家里的所有人都在为这只狗的消失而高兴,我也应该高兴,但回家的路上却是抑制不住地在颤抖和流泪。

我一遍一遍地反问自己,是不是心理变态,所以才亲手杀死了我妈的狗?

直到我告知我妈狗被我处理了、死了,她对我说:“你也咬过人,你也去死吧。”

我一直坚信“人狗不能同权”,宠物终归是宠物,它既然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么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目前因为这个狗,我妈已经不和我说话了,但我决不后悔杀掉它。

(本文内容来自网友投稿,以第一人称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