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俄乌局势持续升温之际,各国开始担心俄罗斯是否会动用核武器之时,瑞典发出自己的警告。瑞典武装力量参谋长米凯尔·比登在接受国内最大的报纸《每日新闻报》采访时直接表示,千万不要低估俄罗斯动用核武器的决心,因为俄罗斯有一个坏习惯,这便是说到做到,一定会履行自己的诺言。一旦俄罗斯真要动用核武器时,一般就是灾难到来之时,瑞典作为即将加入北约的国家,当前俄罗斯的核威胁已经成为现实威胁。米凯尔·比登作为武装力量参谋长,目前要做的工作就是尽量保护瑞典不受核战争威胁,同时做好各方面防御工作。

瑞典武装力量参谋长米凯尔·比登在接受《每日新闻报》采访时,对俄罗斯是否会在俄乌冲突中使用核武器这一问题,做出最大胆的预测,而作为瑞典武装力量参谋长的米凯尔·比登的这番表态,也直接表达出多方面担忧。

第一,就俄乌冲突本身而言,俄罗斯是否会动用核武这一问题,目前已经不是停留在理论层面的争论,而是开始进入实操阶段。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集体制裁之下,俄罗斯要想扭转当前在国际战略上的被动局面,仅依靠常规武器根本没有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毕竟随着美国及北约的先进武器持续输送至乌克兰,无论是乌克兰的军队还是雇佣兵,在迅速掌握先进装备后必然会在战场上对俄罗斯形成一定优势,这对于俄罗斯而言是无法忍受的。

一场常规战争一旦打成阵地战、消耗战、持久战,就有可能重演一战的局面,一战期间,当时的德国企图通过闪电战的方式迅速征服法国,结果没有想到,由于各种新式武器装备层出不穷地出现,以至于闪电战变成了双方都难以忍受的阵地消耗战。各方硬生生地从1914年7月打到1918年11月,给当时各参战国都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德意志帝国崛起、沙俄帝国也得以崛起,英国因这场战争背负巨大的战争支出,金融霸权逐步向美国转移。如果在此次俄乌冲突中,各方不断在常规武器上加码,俄罗斯以一国之力要想力扛北约,说句实话总归有力尽而竭之时。

届时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后果便有可能重演,而这是俄罗斯无法容忍的,既然目前的俄乌冲突在常规战争上已经打成混乱的混沌状态,可以干脆通过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方式一锤定音。即使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后果,但总比现在犹犹豫豫要强得多,因此,就俄乌局势本身的发展前景而言,米凯尔·比登认为,俄罗斯还真有可能动用这个东西。

第二,从俄罗斯的国家性格与战略了解层面而言,作为瑞典武装力量参谋长的米凯尔·比登也对俄罗斯有着很深的研究,在欧洲大陆上能够真正了解俄罗斯的也只有三个国家,分别是瑞典、英国及德国。从德国与俄罗斯的关系而言,经历了一战、二战血腥且冷酷的战争后,双方可谓是知根知底,德国也知道俄罗斯的性格。对英国而言同样也是如此,虽然英国与俄罗斯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直接冲突,但擅于在欧洲大陆挑拨离间并以此实现自己离岸平衡的英国很清楚俄罗斯的性格。毕竟从沙俄时期开始,英国就与沙俄展开了针对中东、中亚地区的大博弈,对于俄罗斯说到做到的性格也是感同身受。

对于瑞典而言更是如此,在彼得大帝时期,通过二十年的北方战争,沙俄终于逼迫瑞典让出了波罗的海的大片土地,这才有了圣彼得堡的建立,自此以后瑞典便熄灭了逐鹿欧洲大陆的野心,对于俄罗斯的性格瑞典人有着刻骨铭心的印象。因此,作为瑞典武装力量参谋长的米凯尔·比登表示,不要低估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的决心,一旦俄罗斯真的这么做,一旦俄罗斯被逼到墙角则绝对会这么干。相较于瑞典其他政客,米凯尔·比登到底还是负责军事与防务安全的官员,对俄罗斯有着清醒的认知。

第三, 从整个俄乌局势以及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博弈角度而言,米凯尔·比登也有足够的理由发出这种警告,俄乌冲突关系到欧洲大陆的和平与稳定,实际上俄乌冲突反映的是欧洲大陆的安全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铁幕的形成,东西方两大阵营形成对抗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大陆获得脆弱平衡。随着随解体、冷战结束,这一脆弱平衡却被打破,美国通过推动北约东扩,步步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才有了俄乌冲突的爆发,当前的俄乌冲突看起来好像仅局限于乌克兰一隅,但实际上影响到欧洲大陆的全局。如今北约国家纷纷响应美国的号召,给乌克兰源源不断地提供武器装备,在这种情况下,这要把俄罗斯逼入绝境,俄罗斯也不会不使用手上掌握的“大伊万”。毕竟困兽尚且游斗更何况俄罗斯这样一个国家,这也是米凯尔·比登发出呼吁,认为瑞典一定要做好核战争准备的原因所在。

第四,不光是米凯尔·比登发出这种战争警告,实际上,米凯尔·比登发声表示,不要低估俄罗斯的血腥,也不要以为俄罗斯不敢动用核武器,这句话与欧盟外交安全政策顾问博雷利的话一模一样。此前不久博雷利便公开表示,目前欧洲大陆的核战争风险正在急剧增加,俄罗斯有说到做到的坏习惯,如果欧洲不能正视俄乌问题,不能与俄罗斯达成妥协,欧洲一定会酿成苦果。对于博雷利这番话,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曾公开点赞,因为博雷利这一表情呆板的老头终于认清现实。

总而言之,从米凯尔·比登发出的战争警告中,外界也越来越感受到,俄乌冲突真的就像脱缰的野马。如今已经行走在失控的边缘,如果各方不能够达成共识,不能采取积极的措施,不能形成妥协的结果,人类有可能再次踏进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带来的核威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