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忙于遏制中国、干涉俄乌战局的时候,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又开始活跃了起来,并且启动了参加2024年美国大选的政治程序。根据国内媒体“参考消息”报道,1月28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正式启动参选程序后,誓言将向“腐败的美国政治机构”发起裁决,扫清美国社会内部的障碍,让美国再次伟大。

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共和党年会上,特朗普表示,美国需要一个准备好对付浪费国家力量的领导人,需要一位真正有行动能力的总统(指他自己)。而且他还特别提到,只要当上了美国总统,他就可以迅速缔造和平,可以在24小时内解决俄乌冲突。

特朗普认为,由于拜登的软弱无能,美国现在已经到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边缘。而且在他看来,如果自己能够继续执政,那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根本不会发生军事冲突,在最开始,这场冲突就能够以协议的方式体面结束,而不是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援助,从而让俄乌冲突持续近一年以上,间接造成了欧洲经济的衰退。

事实上,特朗普虽然在外交上表现的非常有攻击性,甚至还派人刺杀过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但是在实际的军事举措方面,特朗普在任期间不仅没有对外发起战争,而且还主导了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让美国减少了在其他地区的军事消耗。

所以特朗普本质上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一个战争贩子。特朗普名义上并不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但是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特朗普政府的一切策略都在客观上促进了一定程度的世界和平。比如在涉及到中国内政问题上,特朗普的表态比拜登要更加客观和直接,他对干涉别国内政的兴趣不大,对本国经济振兴,以及抵制非法难民等相当重视。

与特朗普相对比,拜登则完全不同,他背后的民主党政治势力更加偏向于对外干涉,通过挑起地区性军事冲突的方式坐收渔利,以及在经济、军事上主张对外扩张,对内通过扶持“身份政治”思潮让美国百姓陷入内部斗争,再通过引入对性少数群体的保护以及改造美国社会环境的方式,让美国内部大体稳定,可以继续保持对外侵略,最终巩固其美元霸权。

综合来看,如果是特朗普上台,那俄乌冲突确实有可能会迅速走向结束,更何况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特朗普关系甚好,特朗普时期的俄美关系也相当不错,特朗普的演讲并非虚言。当然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奉行的国际战略是联俄抗中,而拜登奉行的则是联欧抗俄。

所以,无论是从特朗普与普京私交甚好的关系来看,还是从美国共和党试图联合俄罗斯,一同对抗中国崛起的大战略来看,如果当初特朗普连任总统,那俄乌冲突很可能就变成乌克兰接受俄罗斯的谈判协议,以俄罗斯得到利益为结束了。

不过,既然特朗普如此急于让俄乌冲突结束,那拜登又怎么可能舍得把总统宝座让给他?更何况,拜登现在已经执行了一系列反俄、反华战略,如果特朗普上来打断了拜登的计划,那民主党不太可能会放过特朗普的。现在美国的党争已经愈发激烈了,特朗普与拜登将来的较量虽然不说是你死我活吧,但至少也是内斗不止的存在。

所以,在美国政府尚未出现内部的巨大变动前,俄乌冲突仍将无法得到外力的制止。况且就算是特朗普之后在2024年的总统大选中赢了,拜登也很可能变本加厉的介入俄乌冲突,让这场对抗变成特朗普无法挽回的地步。此外,如果拜登和美国军方合作,对外发动大规模战争,以此让自己成为战时总统的话,共和党方面对民主党的撒泼耍赖估计也无法接受。

不过如果真这样干的话,那美国人就抛弃了自己一直以来对外宣传的所谓“民主自由”,正好届时也可以让全世界一窥美国的真面目。毕竟在美国霸权摇摇欲坠的当下,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想用自己的手段想让美国再次伟大,实际上都是无法达成的,美国现在应该放弃霸权主义的幻想,通过脚踏实地的实干,让美国经济实现复苏。靠偷靠抢注定是不能发展壮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