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日本人,我以打败中国为骄傲。”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中国垒球世界冠军、抗日功勋之女任彦丽,竟公然加入日本国籍代表日本出战,那么她的下场如何?
任彦丽于1963年出生于中国北京,父亲是一名抗日功勋,从小就受军事理论教育的熏陶。
父亲经常会为任彦丽讲述一些在战场上的“英雄故事”和日本侵略我国时候的悲惨遭遇,父亲的本意是想让任彦丽“铭记历史”。
正常情况下,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一定会是一位以爱国为主的青年,然而对于父亲给自己传输的这些思想任彦丽并不以为然。
她说“这都是你们的老黄历,我又没亲身经历过,不懂得你们口中所讲述的爱恨情仇”。
随着任彦丽年龄的不断增长,家人逐渐发现任彦丽身上的“与众不同“之处,那就是身高在同龄人中鹤立鸡群。
在父亲的建议下,任彦丽开始从事垒球运动,凭借着中国人骨子中“不服输”的坚韧精神,任彦丽先后取得不菲的成绩。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时,任彦丽被上级部门任命为垒球队队长,并带领队员打败了各个强大的对手,取得世界冠军,一时间任彦丽成为人们口中的“亚洲重炮”。
可是任彦丽并不满足于此,她渴望取得世界冠军,更渴望自己的垒球技术获得全世界人民的认可。
当时日本的垒球技术在世界上处于先进水平,为了提升队员们的垒球技术,综合考虑下,国家垒球队花费重金邀请日本的垒球教练宇津木妙子来到中国。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宇津木妙子之所以会答应来到中国担任教练,并不是为了这些高昂的工资,更不是为了提升中国队员的垒球技术,而是为了为日本垒球队寻找更好的“继承者”。
很快这位身材高挑,技术成熟的大女孩任彦丽就引起宇津木妙子的注意。
在这之后,宇津木妙子便开始主动寻找机会靠近任彦丽,随着两人交流的机会越来越多,宇津木妙子和任彦丽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尤其是在任彦丽向她表达自己想要出国深造垒球技术时,宇津木妙子对任彦丽更加上心了。
他多次在任彦丽的耳边鼓吹“日本人的垒球力量”,甚至还会有意无意间向任彦丽传输一些“日本比中国好的思想”。
在宇津木妙子的劝说下,任彦丽想要前往日本的心愈加强烈。
但是任彦丽最担心的是“语言、生活习惯、学费”等问题,得知任彦丽的担忧后,宇津木妙子当场表示“自己会负责你到日本的一切事务”。
短短的一句话就将任彦丽心中所有的疑惑打消,1988年,任彦丽在宇津木妙子的带领下正式来到日本。
在此期间,宇津木妙子对任彦丽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不仅解决了在生活上的人问题,更是亲自担任起任彦丽在日本的翻译官。
随着时机的不断成熟,宇津木妙子开始自己的第二步计划,那就是煽动任彦丽加入日本国籍。
原本思想状态就不稳定的任彦丽在宇津木妙子的“循循善诱“下,将父亲年幼时传输给自己的“爱国思想“抛之脑后。
1995年任彦丽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放弃中国国籍,加入日本国籍。
一时间任彦丽的行为引来一片谩骂声,任彦丽的父亲气的多次被送进医院。
有人说“中国白白培养任彦丽这么多年,到头来却培养了一只白眼狼”。
还有人说“任彦丽这是在公然挑衅中国人民的忍耐度,如此走狗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中国”。
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父亲选择和任彦丽断绝父女关系,任彦丽的父亲说“我为有这样的女儿感到耻辱”。
面对着外界的质疑声和谩骂声,任彦丽选择“视而不见”,此时“日本胜中国”的思想已经在任彦丽的心中根深蒂固。
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任彦丽代表日本队出战,在训练后台任彦丽曾经说过一句令所有人感到狂怒的话“我是日本人,我以打败中国为骄傲”。
很难想象,如此大逆不道之言竟然出自抗日功勋女儿之口,真是令人汗颜。
作为家族的“叛徒”,一直到父亲去世,任彦丽都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身为女儿,任彦丽忘恩负义,背叛父亲的意愿,身为中国人,任彦丽两面三刀,公然加入日本国籍,不忠不孝任彦丽全占了,对于这种人来说,孤独终老才是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