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杀死的女子

2020年江苏南京的民警要梳理一个旧案,那个案件是发生在2003年,由于受技术原因的限制,当年没有办法破获那个案件。

现在因为破获那个案件的技术成熟了,所以也该把那个案件拿出来研判一下了。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案子呢?

那是2003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一个男子行色匆匆匆匆的来到派出所报案。

他说他的妻子被杀了,死在了他家的床上。

本来那一天他一直在外打麻将,回到家里就是晚上了。

他没有看到妻子,就在家里到处找。

结果发现妻子死在了床上,而且是一丝不挂。

他在出来报警时,还给妻子盖上了被子。

通过他的讲述,民警得知,他已经把第一现场给破坏了。

民警赶到了现场查看,死亡的女子是因为窒息死亡的,时年26岁。

民警在现场勘查了一下,发现他们家的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这说明凶手应该是通过他们家的门,以和平的方式进入到现场的。

现场还留有一个烟头,这说明凶手在屋子里吸过烟的。

除此之外,民警在他们家的纸篓里,发现了很多用过的纸巾。

由于女子生前被侵犯过,而且在她体内提取了3种混合的DNA。

当年的技术,不能把三种混合的DNA分开。

搞不懂是哪三个人留下的。

民警决定提取废纸篓里的那些被用过的纸巾中,是否留有嫌疑人的生物检材。

通过一一提取,只提到了两个人的生物检材。

一个是死者丈夫的。

另一是一位老人的,当时这个老人有七十多岁了。

民警先是找到了这两个人,通过核实走访了解,排除了这两个人的作案嫌疑。

既然不是这两个人作案的,那肯定就是第三个人的了。

第三个人是谁呢?

民警走访了附近的群众,就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太,他们向民警反映,案发那一天下午,他们在楼门口聊天时,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

这个陌生男人走进了被害人的家里。

当时这个人叼着一根烟,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年纪。

留着的是个大背头。

他离开的时候,神情显得很慌张,还是跑着出去的。

紧接着到了晚上,就得到了消息,有人被杀了。

他们对这个留着大背头的陌生男人记忆犹深,很有可能他就是第三个留下DNA的嫌疑人。

由于当年的技术不成熟,没有办法把他的DNA分离出来。

2020年技术成熟了,民警可以将当年保存好的证据拿出来了,他们把三个人的混合DAN分离出来了。

有了独立的第三份DNA样本,就可以来寻找凶手了。

不为人知的秘密

民警把混合在一起的DNA分离开,就有一个江苏淮安的邵氏家族的人被比中了。

也就是说,留在死者体内DNA的人,除了死者丈夫,七十多岁的老汉外,还有一个姓邵的男人,这个人现在是五十多岁。

若是嫌疑人当年四十多岁,现在五十多岁,也是相符的。

民警想要到这个邵氏家族,接触一下他们的族人,了解一下嫌疑人邵某的情况。

通过了解得知,那个姓邵的嫌疑人,他竟然是被抱养来的。

得知这个消息后,民警首先怀疑,是不是比对数据出错了?

若是他是被抱养来的,他肯定和淮安邵氏家族没有血缘关系的呀。

可是,民警对比的那个数据显示,他们是有25%的相似度。

就是因为看到这个结果,民警的推测,他肯定是邵氏家族的人。

难道这里面还有其它的隐情吗?

民警想要直接接触嫌疑人邵某,看看他是否知道他的身世?

邵某见到民警上门,了解他的身世。

他就拿出来了一张出生证明,原来他家是陕西西安的,他知道他是跟着母亲过继给了别人。

当年他不到三岁,他原来是姓朱,过继后就改为姓邵了。

所以,对于他亲生父亲的事情,他是一无所知的。

他的母亲,也早就去世了。

想要了解他的真实身份,还必须要赶赴陕西西安,也就是他出生的那个地方。

阿房宫区公路30号,这个就是他出生时的家。

民警先到了给他发出生证明的医院,不过医院里的档案只保存了30年,他的相关资料早就被销毁了。

在医院里没有任何收获。

既然朱某的家,是在陕西阿房宫区公路30号,那就来这里走访吧。

原来西安通过几十年的改造,这个地方早就没有了。

就连阿房宫区也没有了。

通过对上了岁数的人了解,他们只知道朱某出生的地方原来是一个纺纱厂,所有在这里工作的人,他们都是集体户口。

所以在这里,也很难了解到和朱某有关的信息。

现在民警想要知道,朱某为何被过继给邵家了?

他和邵家有什么血缘关系吗?

在西安的一公安局里存留的档案中,他们发现朱某的亲生父亲的档案,他的父亲是在朱某两岁时,因为患食道癌去世的。

他去世后,就把儿子朱某过继给别人了。

朱某还有一个哥哥,这个哥哥若是活着的话,也已经有七十多岁了。

也许,找到了朱某的哥哥,就能了解朱某的真实身份了。

通过几个月的排查与走访,朱某的哥哥还真的被找到了。

他也是在江苏,只不过是在南京。

他告诉了民警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说他确实有一个弟弟,只不过这个弟弟和他是同父异母的关系。

他的父亲结婚过两次,第二次没有领结婚证。

他们的老家,本来就是江苏淮安的。

等于是朱某的父亲死亡前,他就把不到三岁的儿子,过继给老家的堂兄弟了。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朱某和淮安邵氏家族,有血缘关系了。

朱某之所以一开始姓朱,是因为他是跟的母亲的姓,过继后他就改姓为邵了。

作案经过

民警在西安调查了几个月,没想到案件又转回到了江苏南京。

这个案件就是这么戏剧性。

听完朱某哥哥的讲述,民警还在朱某哥哥家里看到了一本家谱。

上面记录着他们家族十代人的信息。

朱某也是其中之一。

了解了朱某的身世,现在也搞清楚DNA的比对,是没有出问题的。

他就是民警要逮捕的嫌疑人。

民警重点调查朱某这个人,发现他有过两次犯罪记录,都是和猥亵女人有关。

而且在面对民警的时候,他都是零口供。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老油条了,属于油盐不进的类型。

想要让他承认他当年杀人的事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如何对付他呢?

民警通过蹲点的方式,逮捕了朱某。

一逮捕他,民警就提取了他的指纹,而且还和当年作案现场留下的指纹做了对比。

发现他的指纹和十七年前,现场留下的一模一样。

不管是DNA,还是指纹,都证明了,就是他做的案。

他也知道民警找他是什么事情。

他对付民警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说,他不开口。

只要他不承认,就拿他没有办法。

所以,民警还是要给他做工作,给他啦家常。

在民警谈到他结婚生子,谈到他的孩子后,他流泪了。

他让民警给他拿一张纸,他要擦擦他的眼泪。

这是一个好现象,这说明他要交代问题了。

擦完眼泪后,他说我要找你门的领导。

他想坦白了。

他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不想要让家人被牵扯进来,他做的那件事,他的家人都不知道。

他讲述了十七年前,杀害那名女子的经过。

当年他是从淮安到南京打工去了的,那时候他不到50岁,他在孤独寂寞的时候,他也会找地方消遣。

他就到了一处民房里,在那里他见到了死者。

就是因为钱的事情,他和那个女人发生了争执。

结果就是他把那个女人给勒死了。

之后,他就潜逃了。

没想到这一逃就是十七年。

在这十七年里,他一直都是在担心受怕中度过的。

现在好了,他落网了,也该给被害人一个交代了。

他承认了他杀人的事实,而且是证据充分确凿的。

最终他被判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在破获他的案件的过程中,他也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