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越南官方宣布,国家主席阮春福因为多名下属干部贪污腐败,需要担负起政治责任,因此被迫辞职。阮春福派系的两名副总理、多名部长和其他高级干部,也纷纷辞职、被捕。从这次越南政坛的人事变动来看,称之为一场地震也完全不过分。

越南是当今世界仅存的少数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越南共产党牢牢执掌着政权,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南方邻国,是西方颠覆势力的重点进攻对象。

越南的政治治理水平还是要差一点,在全国一盘棋和党内统一问题上,也有很大的缺陷,因此山头主义比较严重的。越南的国土狭长,内部的政治派别可以简单分成南方派和北方派。

因为历史和经济发展的原因,南方派更倾向于西方势力,北方派曾经一边倒靠拢苏联。苏联解体之后,北方派采取了相对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随着与中国关系的改善,北方派更多地希望能够搞好关系,共同开展经济贸易合作。

至于中国和越南之间的领土领海纠纷,北方派实际上认同中国立场,也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这一点,从越南共产党几位北方派领导人的具体做法上就可见一斑。阮富仲作为越南共产党总书记、实际最高领导人,在中共20大闭幕后,就立刻向中国领导人发来贺电。

2022年十月底,阮富仲还到访中国。中国与越南北部接壤,与中国搞好关系,就能够拥有繁荣的边境贸易和跨境经贸合作。如果搞不好关系,历史的教训足够深刻。

而南方派的立场,就有点问题了。两名辞职的副总理分别叫做范平明和武德儋。范平明原本担任常务副总理,武德儋担任副总理。两人一个是从欧洲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毕业的,一个是从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毕业的。

英国广播公司在两人辞职之后特意发表评论,说他们的离任,会让越南的外交活动面临很大的困难。可见西方对武范二人的失权很是不开心。

替代范平明的,是胡志明市理工大学毕业的陈流光,还有两人分别担任副总理,是在苏联留学的黎明慨和陈红河。越南高层的政治选择,还是比较清晰的。

导致范平明和武德儋下台的直接原因,是他们的助手贪污腐败。这是越南的内政,其中的问题非常复杂,我们也很难完全把它搞清楚。主持反腐工作的,正是阮富仲,由他本人亲自担任中央反腐败指导委员会的主任。

阮富仲访华期间,正是西方集中火力攻击中国防疫政策的时刻。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把中国同全球供应链脱钩,把生产能力转移到印度越南之类的东南亚国家。

其中越南是最受重视的,因为越南的代工产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我们所看到的很多西方品牌消费产品,都是越南制造。

但是,以阮富仲为首的越南领导层很清楚,越南之所以能够承担这么多的代工业务,主要是加入了以中国为首的国际供应链。用中国所提供的机器设备,原材料,半成品,实施组装和包装活动,技术含量是比较低的,也不掌握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核心技术。如果中国真的离开了全球供应链,那么越南的代工产业也就成了无米之炊。

所以这次越南的反腐行动,实际上是在国家领导高层清除西方颠覆势力的影响,总体来说是有利于中越关系发展的。对于美国所主张的中美脱钩也是一个回击。这次越南政坛人事变化之后,我们对中越关系的未来应该更加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