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会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人们失去一定的理智,对于一位母亲来说她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想必就是自己的骨肉。如果说一位母亲没有能够将自己的孩子看护好,那么尤其是在失去公平公正的情况下,这母亲可能就会采用一系列手段来维护自己内心的公平,哪怕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2006年,北京地区发生了一起恶性的故意伤人事件,其实如果从道德伦理上来讲,这些案件不应该被冠上恶性伤人事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其原因就是原本是受害以方的母亲为了维护自己内心的正义,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不得已对仇人的骨肉痛下了杀手。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会导致如此的悲剧发生呢?

这位母亲名叫韩浪,她是一个重庆普通农村家庭的农妇。在2001年的时候,为了更好的生活,韩浪便带着自己的孩子前往北京打工维系生活。虽然说在北京的生活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般容易,可是韩浪的孩子其实十分地听话

事故就发生在一个在平常不过的一天,韩浪的孩子对母亲说到要去山里去玩,于是她就一直在家等着自己的孩子,可是直到深夜,韩浪也一直没有见到自己孩子的身影,于是感到不妙的她开始招呼自己的邻居们前去寻找。可是第二天一早村子里就传开了一个消息:在一处废弃井里发现了一些尸体,而这个尸体正好就是韩浪孩子的遗体

很快警方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那就是张二群家中的小儿子。由于张二群家中的小孩子和韩浪的孩子在玩耍的时候不慎将韩浪的孩子掐死,然后为了掩盖耳目,张二群家的孩子就将尸体扔进了井水里。

对于这种案件,法院很快就下定了判决书,但是张二群的夫妇却一直对韩浪采取消极态度,不仅没有赔偿韩浪应有的赔偿,而且就连法院的人上门催促的时候,他们也只是一个劲的哭穷

一直苦苦等待的韩浪,并没有等到自己应有的赔偿,相反在此期间张二群的夫妇却一直拿孩子的事来刺激韩浪。而且他们认为也正是因为韩浪的孩子的原因,所以才使得自己的孩子进了少管所,并且肯定是要影响自己孩子一生的。

于是,在这种错误思想下张二群夫妇便一直在村里带头孤立韩浪,非但没有给予她任何生活上的帮助和赔偿,反而还带领全村人一个劲的对她冷嘲热讽。而法院的工作人员多次上门的时候她们也只是一个劲的哭诉自己的难处。在这种情况下韩浪的孩子的尸体便一直停留在太平间内,最后眼看是不能再拖,于是韩浪只好向亲朋好友借钱,这才安葬了儿子。

直到有一天,韩浪在外出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张二群夫妇的谈话,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反正再关几年就要出来,到时候自己会给孩子。准备一系列的金钱房屋让孩子在村里安安稳稳的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卖部

这句话对于韩浪来说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张二群夫妇也发现了韩浪的身影,于是他们就十分刻薄的说道,反正我们的儿子再过几年就要回来了。你的孩子永远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了,而且我就算把钱全给我儿子,你一分赔偿款也不可能得到。

这句话成为了压倒韩浪内心善良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她决定不再走法律途径。她要用自己的手段来维护自己内心的公平,更重要的是她要为自己的儿子讨回一个应有的公道

于是她就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张二群大女儿的身上,由于张二群的大女儿常年在外读书,每个月都会定期回家,在摸清楚了张二群大女儿的回家路线之后,韩浪就开始着手准备相关的事项。她不仅从村中的小卖部中买来了硫酸,而且还一反常态地在张二群夫妇面前装傻,有人说韩浪这是因为没有了儿子而受到刺激变傻了。

眼看韩浪变成了这样,张二群夫妇也就变得更加嚣张,不仅对韩浪进行更多的言语上的嘲讽,而且就在平日里也会变着法的来对韩浪的生活造成影响,剪断电线,往韩浪家门口倒垃圾等等都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韩浪对此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激动,终于,她熬到了张二群夫妇大女儿的放学日子,于是,那一天,她早早就来到了车站。在确认了张二群大女儿的身份后,直接将自己手中的硫酸尽数泼到了这个女孩的脸上

事后,警方逮捕了韩浪,在面对警察的询问时,韩浪直言,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感到抱歉,但是最令自己开心的还是终于为自己的儿子讨回了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