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记大舞台里,黄金荣正悠闲地端着茶杯看戏,戏演到了高潮阶段,外面突然闯进来一群士兵,每人手中握着一杆长枪,迅速将整个剧场包围了。黄金荣见势不妙,立即放下茶杯起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几个巴掌啪啪扇到了脸上,把黄金荣打懵了。

而他的那四个保镖,从未见过这等阵势,个个吓得腿软,直往后躲,黄金荣猝不及防被士兵们按倒在地,十几杆枪对准了他。

黄金荣故作镇定地问:“你们是什么人?”

“黄爷,我们又见面了。”身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黄金荣抬头一看,感觉很意外,这不是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吗?

只见卢小嘉一脸怒气,狠盯着他说:“老子是什么人你敢对老子动手?那天你怎么打老子的,今天老子要统统还回来!”

紧接着,他吩咐手下人又狠狠扇了黄金荣几个嘴巴子,还对着黄金荣的肚子踹了一脚。

“叫你尝尝你家小爷的厉害,把人带走!”卢小嘉说完,坐上汽车扬长而去。

那伙人将黄金荣五花大绑起来,押上了一辆军用卡车。直到被关进了地牢里黄金荣才得知,原来上次来剧院砸场子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卢小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卢小嘉可不简单,他是当时风光无限的四大公子之一,他有一个“很牛的爹”卢永祥,卢永祥早年跟随袁世凯,一路不断升迁,袁世凯倒台后,卢永祥又转投段祺瑞手下,如今担任浙江督军,牢牢控制着浙江和上海的军务,在自己的地盘上堪称土皇帝。

卢永祥只有卢小嘉这一个儿子,卢小嘉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仗着父亲的势力,养成了一些纨绔的习气,平日里吃喝玩乐、飞扬跋扈。虽然个性张狂,但是卢小嘉有一个优点:头脑灵活。聪明的他积极地帮助父亲做事,一直活跃在大上海滩。

卢小嘉待人十分豪爽,与各军阀子弟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加上长相出众,又有一些才气,吸引来了一大片的女粉丝。虽然女人缘极佳,但对于每个女性他均以朋友相称,最多只是撩撩而已。直到有一天,卢小嘉因为一个戏子与黄金荣起了冲突。

戏子名叫露兰春,原本是黄金荣徒弟张师的养女,自幼学习京剧,基本功扎实。她小时候还管黄金荣叫“公公”,成年后却被黄金荣盯上了。

黄金荣曾经得过天花,脸上一堆的麻子。而露兰春的一张脸白白净净,嫩得可以掐出水来,那一对眼睛更是温柔妩媚,抬眸间,黄金荣彻底沦陷了。五十多岁的男人老牛吃嫩草,黄金荣的老婆林桂生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黄金荣愈发放肆了起来。

黄金荣虽然是个油腻大叔,但是热爱艺术,特别喜欢听戏。他见露兰春年轻貌美、声音又甜,就寻思着捧她出名。黄金荣又是为露兰春请来名师教学,又是重修了荣记大舞台。1919年,荣记大舞台修缮工作刚刚完成,露兰春便顶替张文艳成为了台柱子。

为了表示出对露兰春的宠爱,黄金荣不惜抛出重金为她做宣传,让保镖们去守场子,还亲自组建了一支啦啦队前来捧场。每当露兰春唱到动情处时,黄金荣在台下一拍手,啦啦队员们便开始拼命鼓掌喝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露兰春本来就有戏曲天赋,又会耍弄真刀,加上有黄金荣的撑腰,她在上海滩迅速走红了。露兰春的名声越传越神,吸引了很多社会名流与政府高官,这其中就包括了卢小嘉。

公子哥卢小嘉所有爱好玩腻了,也开始追逐女演员。他的跟班阿旺和卢小嘉年龄相仿,猜到了少爷的心思,于是在一天早饭时间,将一份当天的晨报特意放在了早点旁边。卢小嘉吃完饭,顺手拿起报纸,“露兰春”三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

“今天有露兰春的戏?”卢小嘉抬眼望向阿旺。

还没等阿旺回答,卢小嘉接着说:“嗯,我知道了。”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笑。

卢小嘉对露兰春很感兴趣,一直想找机会去现场一探究竟。心动不如行动,这次他穿着一身白绸衫裤,带着两个小跟班,便直奔荣记大舞台。

醉翁之意不在酒,卢小嘉哪里是来听戏的,露兰春的绝世美颜和迷人身段,一下子勾住了卢小嘉的魂。第二天戏开场前,露兰春便收到了卢小嘉派人送来的一枚钻戒、一大束玫瑰花,卢小嘉还想约露春兰出来一起吃个晚饭。

露兰春心里清楚,自己是黄金荣的女人,但是她又不想得罪卢小嘉,只能先收下这枚钻戒,见面之事则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推掉了。

卢小嘉还没有被女人拒绝过,凭他的条件哪里找不到美女,可他偏偏就要名花有主的露兰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露兰春越是拒绝,卢小嘉就越是来劲,此后每逢露兰春演出,卢小嘉都会准时到场打卡。

直到有一天露兰春演《镇潭州》,她因为前晚着了凉状态不佳,唱曲时不慎走了音,还将一个基础的踢腿动作做失败了。

坐在台下看戏的黄金荣刚把雪茄往嘴里送,就听到了一个阴阳怪气喝倒彩的声音:“好,功夫好!”

紧跟着是一阵哄堂大笑,黄金荣眉头一皱,发现声音是从包厢里传出来的,里面还有人在使劲鼓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黄金荣

露兰春不是普通戏子,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因此没有谁敢对露兰春说三道四,喝倒彩的人明显是撞到了枪口上。

黄金荣脸一黑,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好猖狂!”

黄金荣的几个打手见状,一拥冲入了包厢,包厢里的人正是卢小嘉。但是这几个打手并不认识他,有个打手大声对卢小嘉喊话:“刚才乱叫的人是你吗?”

卢小嘉不屑一顾地抬了抬眼色:“是老子,你们想怎么样?”

打手们正愁平时没个练手的地方,这下可好,送上门来的机会。卢小嘉话音刚落,就被连扇了几个耳光。

卢小嘉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紧接着,打手们的拳头又跟下雨一样砸到了他的身上。

卢小嘉发现势头不对,自己今天只带了两个人,明显斗不过对方,而此刻那两个跟班的已经躲到墙角去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卢小嘉只能求饶。他缓缓地爬起来,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咱们走着瞧!”就悻悻地逃离了现场。

卢家大少爷挨了打,他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但是卢小嘉心里明白,自己的老爹平时为人谨慎,未必会因为一件小事去收拾黄金荣。卢小嘉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主,他回到了军营,亲自在部队里挑选了十几个精兵强将,大家换上便装来到了荣记大舞台,在黄金荣每天看戏的包厢埋伏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让黄金荣长长记性,卢小嘉命人把他绑架了回去。黄金荣的手下急忙将此事报告了林桂生,林桂生破口大骂道:“一群没用的废物,真是浪费老娘的时间!”

生气归生气,林桂生找到了杜月笙和张啸林,三人一起商讨对策。

杜月笙宽慰林桂生说:“我托人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老头子救出来。”

张啸林也自告奋勇道:“我和卢将军关系不错,我去杭州试一试。”

而此时,卢小嘉已经派人满世界散布“黄金荣被他抓起来了”的消息,更是出现了一种传言,说黄金荣在地牢里被揍得奄奄一息了。

张啸林找到卢永祥打了招呼后,杜月笙立即联系淞沪护军使兼任第6旅旅长的何丰林,他是卢永祥的妹夫,也就是卢小嘉的姑父。在何丰林的牵线搭桥和力劝之下,卢小嘉这才决定释放黄金荣。

见这些重要人物主动求自己,卢小嘉心中窃喜,但是表面上还是得端着。他提出了几个条件:一是露兰春得陪他玩几天,二是杜月笙他们要出三百万的赎金,三是黄金荣要辞去法租界公董局的职位。

这三个条件,条条都是在打黄金荣的老脸。堂堂青帮大佬黄金荣,怎么可能轻易辞去职位?露兰春是黄金荣的女人,又怎么可以随便陪卢小嘉玩?黄金荣不干了。

又是杜月笙出面,找了个梯子给卢小嘉下。

杜月笙对卢小嘉说:“卢少爷,露兰春就是一个二手货,残花败柳而已。我给你物色了另一个人,当红的小木兰,她可是卖艺不卖身的绝佳美人,比露兰春好得多。”

“真的吗?”卢小嘉一脸的质疑。

杜月笙呵呵一笑道:“小木兰现在就在门口候着,我让人将她送到卢公子的车里,以后她就是你的了,你看如何?”

卢小嘉大喜,最终放弃了其他条件,抱得赎金和美人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金荣被放了回来,经过卢小嘉的一搅,他的脸算是丢光了。让人大跌眼镜的还在后面,黄金荣居然鬼迷心窍娶了露兰春,并且将家中的财政大权交给了她。结果不出三年时间,露兰春就在外面有了小白脸薛恒。露兰春带着黄金荣的大量财产和情人私奔了,被她一同带走的,是黄金荣的各种黑料。

为了让露兰春交出这些重要文件资料,黄金荣同意了她和薛恒的婚事。一场闹剧折腾下来,黄金荣的江湖地位一落千丈。而杜月笙因为积极营救黄金荣,赢得了众人的赞誉,在上海青帮中的威望飙升,风头逐渐盖过了黄金荣。

再说卢小嘉这一边,绑架黄金荣一事,让卢小嘉的名字彻底传遍了上海滩。都说虎父无犬子,卢小嘉接下来为父亲做的一件事情,更是惊天动地。

时任江苏督军的齐燮元,想要从卢永祥口里夺食,他将手伸到了上海,暗示卢永祥吐出来给自己。这块风水宝地卢永祥怎么可能吐出来,齐燮元于是花大价钱买通了上海警察厅厅长徐国梁,让徐国梁帮助自己一同对付卢永祥。徐国梁掌握着上海的司法和警备势力,手里有一支8000人的警队,他们个个佩枪,名义上是维护上海治安,实际上在搜刮民脂民膏。

这卢永祥也不是什么好鸟,为了养军队不得不大肆掠夺百姓钱财。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面对徐国梁的立场松动,卢永祥一时间陷入了被动。

见父亲不便出面,当儿子的卢小嘉登场了。卢小嘉办事向来不按规矩出牌,几次贿赂徐国梁不成功他就失去了耐心,找到了好哥们李少川帮忙。卢小嘉通过李少川认识了王亚樵,这可是个狠角色,人送称号“上海滩头号杀手”,只要钱给到位,没有他在上海杀不了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回王亚樵能被卢小嘉请动,主要还是看在李少川的面子上。李少川是李鸿章的族孙,王亚樵和他既是老乡又是好友。此外,王亚樵的大哥韩恢遭到杀害,背后主谋是徐国梁,所以王亚樵对徐国梁也怀有仇恨。

卢小嘉直接拿出了一千块大洋,对王亚樵说:“把徐国梁干掉,我要他的脑袋!”

王亚樵若有所思地盯住卢小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卢小嘉一拍胸脯表示:“为父说了,事成之后,奉送湖州一地作为重谢!”

其实杀掉区区一个徐国梁,根本不用王亚樵亲自动手,收钱以后他便命令手下人行动了。徐国梁平时有泡澡的爱好,这一天他从一间澡堂走出来,看见同来的几个弟兄不见了,正着急寻找时,背后冲出来了一个黑影,那就是提前埋伏好的王亚樵的人。

这人迅速拿起手枪,对准徐国梁的额头扣动了扳机,一阵乱枪声响过,徐国梁直直地仰面倒下。还没有送到医院,徐国梁就在半道上咽了口气。

徐国梁被刺身亡,齐燮元的计划遭受重创,没多久凶手被抓获,供出了王亚樵和卢小嘉,此事在社会上引起了一片哗然,一时之间风声鹤唳,大上海的局势更加动荡起来。

世上没有长盛不衰的事情,1924年9月,苏、皖、闽、赣四省直系向皖系卢永祥发动进攻,江浙战争爆发,军阀混战中,卢永祥败下阵来,投靠了奉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 | 卢永祥

自此卢家开始走下坡路,卢永祥花费二十多年心血得来的浙江督军位置被取代,他带着卢小嘉逃往日本避难。后来卢永祥被奉系排挤,不得不隐居在天津的租界里,于1933年郁郁去世。卢小嘉彻底失去了靠山,这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老爹去世,坐吃山空,不能再为所欲为了,想要继续维持奢靡的生活,只能另辟蹊径,卢小嘉决定“转型”。

他所谓的“转型”,就是当小白脸吃软饭。这个“没爸的孩子”无权无势,但是拥有一张很会哄女人开心的嘴,加上平时保养的也不错,最后如愿泡上了社会名流。

卢小嘉和溥仪的弟媳唐怡莹打得火热,怎奈新到手的情妇也是一个花钱如流水般的主,两人身上那点仅存的积蓄很快就被挥霍一空。陷入爱情的唐怡莹非要跟卢小嘉在一起,为了供养他的潇洒公子哥生活,唐怡莹打起了醇亲王府的主意。

唐怡莹一脸认真地和卢小嘉商量:“不如我们去醇亲王府里拿点东西出来?”

原来溥仪离开紫禁城之前,将大量值钱的财物寄存在了醇亲王府,如今都还留在那里。

见还有这等好事,卢小嘉自然是开心的,于是唐怡莹想尽办法带走了大半的古董和金银,几乎搬空了醇亲王府。将这些稀世珍宝置换成现金以后,唐怡莹跟随卢小嘉私奔到了上海,继续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了钱,卢小嘉又飘飘然起来,激情过后的生活是一起鸡毛,他对唐怡莹逐渐产生了厌倦,

1937年,溥杰宣布与唐怡莹解除婚约,这下子唐怡莹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卢小嘉在一起了。

她兴奋地问卢小嘉:“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结婚?”

卢小嘉压根就没打算娶唐怡莹,而且此时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卢小嘉勾搭上了一个姓袁的青岛女人,女人的老公是一名西医,为了卢小嘉她已经和老公离了婚。袁小姐相貌出众,柳叶眉,杏仁眼,菱角嘴,人称“青岛美人”。

卢小嘉望着唐怡莹,把自己的新情况和盘托出。

“感谢这段时间你的照顾,但是我们的性格不太适合,不想再耽误你了。”卢小嘉“很绅士地”提出了分手。

唐怡莹一愣,其实她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一天,只是真正来了却感觉如此不是滋味。

她叹口气道:“那就这样吧。”唐怡莹没有再多说什么,卢小嘉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其他表情。自此,两人和平分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卢小嘉另找情人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这几年唐怡莹的钱快被他花完了,他要提前为自己考虑后路了。

不过青岛袁小姐只是卢小嘉的备选项之一,这口“软饭”没吃多久,卢小嘉又在打牌时认识了刘姓阔太太,她的老公是上海印铸局局长,刘太太本身也是富家女,平时出手相当大方。

一天晚上,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之后,卢小嘉向刘太太提出建议:“最近有个千载难逢的生意机会,你看把你的钱交给我打理怎样?”

微醺的刘太太没有说话,只是一歪头靠在了卢小嘉的肩膀上。

其实刘太太也观察这个男人有一段时间了,她觉得自家小白脸很听话,第二天便放心地将积攒许久的私房钱交给了卢小嘉。

不到一个月,卢小嘉垂头丧气地来找刘太太:“那就是个骗子,钱都被他骗光了!”

刘太太不会想到,投资失败只是个幌子,这些钱被卢小嘉趁机私吞了。

眼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卢小嘉故技重施:“我是个失败的人,很感激你的关心照顾,但是我们可能不适合在一起......”

他和刘太太提出了分手,一脸决绝地转身离开,留下寂寞的女人独自惆怅。

靠着从女人身上捞来的财富,卢小嘉开始在香港经营生意。抗战胜利之后,他偷偷跑到了台湾定居,从事进出口贸易,身边的女人如衣服一般换来换去,也算是混得潇洒。据说他还在一次赌博中,赢了某位富豪的一百多套房子。直到1960年代末,卢小嘉在台湾去世。

而那个曾经被他绑架的黄金荣,解放后沦落为扫马路的清洁工,最后在上海病逝。一切恩怨化为唏嘘声,随风消散。

文 | 筱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