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宁是他和前妻的儿子,身患绝症。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我这么多年的付出与守护,不过是个笑话,我就是他们全家精心挑选的救命子宫而已。

1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再升不起一丝爱意。

曾经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都在这场谎言中化成飞灰,成了我愚蠢的证明。

“齐晟,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我肚子的孩

子,真的是我的宝宝吗?”

他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诧异与慌乱。

接着别过头,不敢看我的眼睛:“你为什么会这样问,阿清!这……这怎么不是我们的

宝宝?”

齐晟不知道,他每次对我撒谎都不敢看我的眼睛。曾经浓情蜜意时,我把这种一眼就能

看穿的小把戏当成是一种情趣。可如今,他的这种反应只叫我心凉……

看着他语无伦次的样子,我心中已猜到七八分。

“齐晟,我再问你一遍,我肚子里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

“为什么护士说我没有用自己的卵子?”

“你实话告诉我,否则我一下飞机就把孩子打掉!”

齐晟顿时慌了。

我看到他嘴唇在不住地颤抖。

“阿……阿清,你先别……别激动,听我解释。”

“我前妻兰笙去世前,把她的卵子捐给了我。”

“小宁半年前又查出白血病,虽然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最终还是要骨髓移植才能康复。”

“我用她的卵子,是为了救小宁啊!”

“只要有了这个宝宝的脐带血,小宁就有救了啊!”

啪——

我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

飞机上的乘客纷纷侧目,齐晟低着头默不作声。

“齐晟,你真让我恶心。”

“阿清,你别激动。这样对孩子不好。”齐晟紧紧抓住我的双肩,他的力道捏得我肩膀

生疼。

我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疯狂,可齐晟,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生下这个孩子?

2

一进家门,我就拨通了妇产科的电话。

“您好,麻烦帮我挂最早的专家号,我要人工终止妊娠。”

“我的姓名是……”

话音未落,齐晟便劈手夺下了我的手机。

“阿清,我知道你生我的气。”

“我不该骗你,但……但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去找别的女人生这个孩子,你是我的妻子,只有你能成为我孩子

的母亲……”

我听着他喋喋不休,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

我立刻跑到卫生间,止不住地呕吐。

不知是怀孕的生理反应,还是因为齐晟的辩解。

十分钟之后,我才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地上。

虽然胃里已经没有东西可吐,但那胸口被攥紧的窒息感却久久不散。

我大口地喘着气,眼泪不争气的流出眼眶。

齐晟,你知道我多想拥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吗?

刚结婚的时候,你怕小宁受到冷落,便让我再等等。

我同意了。

我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小宁,以为这样便可以抚慰我做母亲的愿望。

但每当我看到别的母亲享受着那一声声“妈妈”,肆无忌惮地与自己的孩子亲热时,失

落感就会把我淹没。

我羡慕那种血浓于水的亲密无间。

人世间最普遍的快乐,对于我来说却是奢望。

直到小宁生病,你才提出要和我生一个孩子。

你怕自己的父母过度悲伤与绝望,就想着为这个家带来一个新生命。

小宁在充满希望的家庭氛围中,也更有可能康复。

我欣喜若狂的答应了。

你说担心自己的年龄会影响胎儿的质量,想要去美国做试管婴儿,我也二话不说同意了。

可我没想到,我的一步步妥协换来的竟是你的欺骗与背叛。

到了美国,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怀孕。

你和医生给的文件,我都不假思索地签了字。

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的一份文件,竟让我怀上了你和兰笙的孩子。

齐晟,你凭什么让我原谅你?

齐晟发现我在卫生间内半天没有动静,便推门进来。

他看着我一身狼狈地坐在地上,担心孩子受凉,急忙把我拉了起来。

他用手轻轻拍抚着我的背,在我耳边说道:

“阿清,我知道你委屈。”

“只要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你想怎么样都行。我们还可以再有一个孩子……”

我用尽全身力气一把将他推开,说道:“齐晟,你少跟我来这套。”

“你不知道我多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吗?可你居然在这件事上利用我、欺骗我!”

“阿清,你不要闹脾气了好不好?兰笙已经不在了,这个孩子孕育在你的肚子里,你为

什么就不能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呢?”

听到他的话,我被气得笑出了声。

“齐晟,我对你来说,究竟算什么?”

“一个没有思想的子宫吗?”

“清清,不管你想不想,这个孩子都必须留下。”齐晟眼中闪出一丝偏执“清清你

不要逼我,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3

我不愿与他纠缠,便径直从家里离开。

顺手拨通朋友的电话,准备借宿一晚。

齐晟发疯似地给我打电话,我索性将手机关机。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了医院门口。

突然电话响了,是小宁奶奶打来的。

“阿清,你和阿晟快来医院一趟,小宁出事了!”

放下手机,我几乎本能地转头往小宁所在的医院赶。

到了医院,齐晟和他父母已经在抢救室门口了。

我顾不上和他昨天的争执,连忙上前询问小宁的状况。

齐晟告诉我,小宁今早突然昏迷不醒,鼻血怎么都止不住。

我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所幸,小宁被医生抢救了过来。

“谁是孩子的家属?”

我们急忙迎了上去。

医生一脸严肃的说道:

“患儿的白血病复发了,需要继续住院进行化疗。”

“但这样不是长久之计。”

“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配型,最多再进行两三次化疗,癌细胞就无法控制了。”

听到医生的话,小宁的爷爷奶奶崩溃的哭了出来。

我也红了眼眶。

小宁躺在病床上,他刚长出的头发又被剃掉,只剩一层青色的头皮。

手臂上扎着针头,裸露的皮肤上泛出了青紫色的出血点。

看到这一幕,说不心疼是假的。

虽然我不是小宁的生母,但我一直拿他当自己的孩子来爱护。

甚至为了避免成为旁人口中的“恶毒后妈”,我对小宁更是加倍关爱。

这爱中,有多少卑微与辛酸,只有我自己知道。

有关小宁的事,我从来不敢怠慢。

他的衣食住行,我都是亲历亲为。

无论有多么忙,我一定会亲手给他做早餐,亲自接送他上下学。

为了有足够的时间陪他,我不知道放弃了多少晋升的机会。

有一次,他趁我不注意跑到了马路上,一辆轿车迎面而来。

我立刻飞奔上去将他推开,结果自己却被撞伤。

断了两根肋骨,一条手臂,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

即便如此,还是遭到了齐晟和公婆指责与训斥。

但看着小宁一脸愧疚地在我床边喊着“清清阿姨”,心里也是欣慰与幸福的。

现在看到小宁被病痛折磨地奄奄一息,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婆婆走到我身边,扑通一声跪下了下来。

她抓着我的裤脚哭着说:“阿清,我知道这件事是齐晟对不起你,但小宁是无辜的呀,求求你救救他吧……”

4

我看着跪在地上痛哭的婆婆,和站在她身旁不发一言的公公。

才明白,原来这件事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是不是就因为我对一个孩子毫无保留的爱,以及这段婚姻背后沉重的道德枷锁,齐晟他们全家才算定我会一次次妥协?

我想问问他们,到底有没有心,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

却发现自己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我出神地望着窗外。

身旁的齐晟默不作声地开着车。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阿清,你也听到医生说的话了。”

“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小宁就……”

我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且不说他对我的欺骗与伤害,这件事情,根本不是救不救小宁这么简单。

“齐晟,即便你可以千方百计地让我生下这个孩子,甚至可以让我原谅你的欺骗,可你有没有为这个孩子考虑过?”

“这个孩子来到世界上的目的,只是为了救他/她的哥哥吗?”

“为了这个目的,他/她一生下来就没有自己的亲生母亲。”

齐晟打断我:

“阿清,兰笙已经去世了。”

“没有人会否认你是这个孩子唯一的母亲。孩子只会认你这一个亲妈。”

我摇摇头。

“可我过不去那个坎儿,我心里知道这个孩子只是占用了我的子宫,实际上他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我照顾小宁这些年,哪天不是如履薄冰?”

“我得对得起兰笙的在天之灵。可你们谁对得起我?谁在乎我的感受?”

“够了!”

“说到底,你还是介意这个孩子不是你自己亲生的。你今天没看到小宁的病都严重到什么地步了吗!”

“小宁的命在你看来还不如孩子是亲生的重要吗!”

“董雨清,你太自私了!”

多么可笑。

被欺骗的是我,被他堂而皇之指责的也是我。

要是我真的那么自私就好了。

在怀孕之前,就早早离婚分割财产。

这样就不会被这个家一点点蚕食得连骨头都不剩。

“是,就算我是个自私的人。”

“齐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小宁真的撑不下去了,你会提前把这个孩子从我肚子里剖出来吗?”

我死死地盯着他。

齐晟握着方向盘的手开始颤抖。

“我……我……”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又飞快把头转回去。

然后自我安慰道:

“不会的,不会的,小宁会坚持到孩子出生的!”

“或者……或者在这之前小宁就等到了骨髓配型呢?”

我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齐晟,要是我们早能预知结果,我就不会问你了。”

“如果我们剖出这个孩子,他/她可能会因为早产而夭折。”

“如果他/她侥幸活了下来……”

“好了,阿清……阿清求你别说了。”

“那他/她也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健康。”

“我们这是在造孽。”

车突然停了下来。

齐晟崩溃地趴在方向盘上,身体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阿清,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

又过了一会,只见他开门下车,走到我的车门旁。

他一把拉开我的车门,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我面前。

他哭了。

“阿清,我知道我是混蛋。”

“求求你……”

“求求你还是生下这个孩子,他/她可能是小宁得救唯一的希望了。”

“求求你为这个家着想……”

“一个胎儿可能没什么,但这个家不能失去小宁啊!”

“孙子要不在了,我爸妈也活不下去了!”

我知道他已经无可救药了。

我不能继续和一个疯子讲道理。

更何况,如果家里人都来为了孩子纠缠我,谁来照顾小宁呢?

为了避免更大的悲剧,我只能自己尽快把孩子打掉。

然后和他一刀两断。

我不能刺激齐晟,免得节外生枝。

“阿晟,你先起来吧,我会考虑的。”

“我们先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