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一个充满诱人前景的想法从实验室中诞生,在其真正能够走向市场造福社会之前,连接着两者的这条道路却并不平坦。科学家转行开公司,创新已经有了,创业却成了难题,失败者往往十之八九。在美国,高校教授创业失败率高达96%-97%。而在中国,情况更不容乐观,这一点可以从专利的低转化率上看出。据《2020年中国专利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高校有效发明专利产业化率仅为3.8%,而美国的这一数据是50%。

究其原因,一是身份的骤然转换导致的不适应,很多科研的发现往往是偶然的,但企业家进行研发必须要以市场为导向,这就造成了思维模式上的落差;二是科学家本身属于企业运营的门外汉,对于团队的搭建、对内对外的管理、资金链的维护、股权的分配等问题并没有经验也没有资源,只能困在这些繁琐又关乎公司生死的事情中举步维艰;三是创业之初不得不投入的巨额资金,这一点在生物科技领域尤其如此,厂房建设、实验器材购置等,都是将研究成果工艺化、产业化道路上的重重关卡,而科学家并不擅长这些。

因此,能否找到适合的创业合伙人,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最终的结局。然而,具有高校、研究所背景的年轻企业家在创业时,往往面临着二选一的抉择:要么在接受风投公司大量注资的同时也交出公司的运营权,自己退居科学顾问的位置;要么走向另一个极端,除了钱以外,得不到风投公司的任何帮助。

但现在,出现了第三种选择。

近日,三位拥有强大生物技术行业资历的创始人Zach Weinberg、Alexis Borisy和Christoph Lengauer以5.2亿美元资金启动了一家名为Curie.Bio的新风险投资公司,旨在帮助生物技术领域的初创公司从零开始成功完成A轮融资。

这笔资金筹集自GV、Casdin、ARCH Venture Partners、a16z bio+health和NexTech等知名投资者,并分为两个实体:2.7亿美元的种子基因用于投资初创公司,另外2.5亿美元用于建立研发部门,可提供不同服务协助初创公司推动科学发展。正如在其官网所说,Curie.Bio既是“种子投资人”,也是“药物发现的副驾驶”。

Borisy指出,相比于科技界,生物技术领域的独立公司“没有多少种子可用”。即使有了钱,也难以获得建立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所需的“特定领域”知识。而Curie.Bio将从大约由5、60名(并且还在不断增加)员工组成的服务团队中,提供最好的猎药人、药物制造商、专家来支持创始人,增加其成功开发药物的机会。这些人足以在大型药企中任职,在药物发现和开发方面拥有数十年的经验,但往往“大多数种子期公司不可能招聘到或负担得起”。

Curie.Bio提供的服务甚至包括药物开发过程中治疗目标的选择、根据投资人反馈对里程碑的设定、实验计划的设计和调整以及供应商的挑选,做到像“团队中全身心投入的成员”那样,与创业者们“在战壕中并肩作战”。Weinberg表示,初创公司如果在这些事情上犯错,要付出的代价往往非常昂贵。

在资金方面,Weinberg表示,对于他们投资的每一家公司,投资部门将拿出500万至700万美元收购33%的股权,并在必要时提供筹集更多资金的机会,以支持其12到18个月内的开销,这个时间通常足够一个成熟的概念走向有意义的价值拐点。同时服务部门将收取7%的股份以代替现金。Borisy表示,与传统的融资模式相比,这种交易结构能够让创始人仍然保有较大的股权,同时获得的资金足以生成那些帮企业赢得A轮融资的数据。

这对于那些不仅提出了公司的创业理念,也希望继续在公司发展中起到更大作用的科学家们而言,无疑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

目前,Curie.Bio已经投资了四家公司:Forward Therapeutics、Astoria Biologica、Decrypt Biomedicine和Differentiated Therapeutics。Curie.Bio的三位创始人中,Weinberg担任首席执行官,他曾是癌症健康科技公司Flatiron Health的创始人,该公司于2018年被罗氏收购。运营主席由Third Rock Ventures的前合伙人Borisy担任,并带来作为一系列生物技术公司,包括EQRX、Relay Therapeutics、Blueprint Medicines以及Foundation Medicine的联合创始人的经验。首席科学官Lengauer也是Third Rock Ventures的前合伙人,同时还是MOMA Therapeutics、Celsius Therapeucs和Thrive Early Detection的联合创始人和Blueprint的CSO。公司的名称则来自于法国科学家居里夫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 三位共同创始人(图源:curie.bio

在公司官网的一封公开信中,Curie.Bio这样写道:“我们相信,未来十年生物技术创新的最大解放将来自于创造更多的创始人——更多的冒险者——更多拥有非凡想法的科学家,他们获得了创办自己的公司所需的支持。”

“因此我们的愿景是:解放创始人。”

Curie.Bio能否实现其设想可能还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去验证,但三位创始人已经做好准备,在五年、六年或是七年内,让生物技术领域的创新自己给出答案。

题图来源:curie.bio,仅用于学术交流。

责编|风立宵

校对|风立宵

End

参考资料:

[1]https://curie.bio/

[2]https://pharmaphorum.com/news/new-vc-curiebio-makes-its-debut-500m-war-chest

[3]https://endpts.com/alexis-borisy-zach-weinberg-debut-520m-idea-for-a-new-biotech-investing-model/

本文系生物探索原创,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其他任何媒体、网站如需转载,须在正文前注明来源生物探索。